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步步谋婚:盛娶世子妃 正文 第530章 官道恶战(1/3)

作者:冬九九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夜色下,营寨的营火点点闪闪,几人围着营火而坐。

    周围的环境一片安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时青雪斜倚在莫君扬身上,目光落在昏黄的火堆上。

    没有说话,也没有闭眼休息。

    "你在想什么?"莫君扬将人揽得更紧了一些,同时将大衣盖在了她的身上,才低低地问。

    时青雪也下意识地往温暖的怀抱缩了缩,反问:"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些穿着草寇衣服的人真的来自军队,那你说他们是谁的人?"

    莫君扬一开始没有回答,静默了许久,才低声道:"我不知道。"

    "猜测呢?"时青雪抬头看了莫君扬一眼。

    莫君扬又是一阵无声的沉默,声音压得更低更沉,"不是从时家军出来的。不是从兵部出来的,护城军也不是??"

    时青雪扯了个不是笑容的笑容,接着道:"地方官兵也不可能出现在京都,那就只剩内卫了,对吗?"

    莫君扬的薄唇紧紧抿着。不知道是答不上来,还是单纯地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时青雪没有继续逼问,转而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管幕后真凶是谁,把这些'草寇'抛出来,明显是想要息事宁人。

    莫君扬:"该查的事情。还是要查清楚。"

    时青雪失笑,"这一点,你倒坚持。"

    莫君扬略一挑眉,"不然你以为我会怎么做?"

    "我以为,你会帮忙遮掩呢!"时青雪心里还真这么以为的。

    毕竟这件事疑团重重,现在线索几乎又断了个干净。

    想要再查下去都很困难,更何况其中牵连,恐怕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可怕。

    莫君扬摇摇头,"既然查了,总要有个结果。"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不敢面对真相的人。

    时青雪点点头,又说:"既然这样,我们再好好想想这件事吧!先说我们现在能确定的。

    以阿玄的观察,这里肯定是之前十数宗劫银案都是在这里发生的。"

    莫君扬点点头,顺着她的话说:"嗯,而且这些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初搞劫掠的那一批人。"

    时青雪提出第一个疑点,"按照白银的负重来说,如果清晨出发,绝对不可能半夜三更经过这地方,会事先就在之前的山谷安营休整。"

    莫君扬:"没错,所以他们运送的东西绝对是比白银轻很多的东西。"

    "那问题就来了,那一车车从国库运出来的白银去哪了?"时青雪问。

    "暂时还不好说,不过上千万两国库之银绝对十分可观,我已经命人彻查整个京都,却没有发现丝毫踪迹。"

    时青雪若有所觉,"那就只剩下两个可能了。这些库银要么早就运出京都,无影无踪;要么,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你觉得哪种猜测更有可能?"

    莫君扬的眸色暗沉,黑漆漆的,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他一阵无言后,还是摇头了,"不知道,也许??"

    他的声音低哑暗沉,似乎带着千金重担。

    缓缓的、一字一句地吐出来。

    时青雪必须用十二分的精神去听,却在这时。一阵鸣笛声从树林里发出来,打断了莫君扬的话。

    原本在火光映照下昏昏欲睡的众人都猛地惊醒,第一反应都是站起身,唰唰唰地利刃出鞘,全部直指黑暗处。

    也是这时候。一道道黑影如魅,飞跃出来。

    时青雪根本没有看清,就听见了兵器碰撞的声音。

    紧接着,她就感觉腰身被人紧紧环住,整个人随机腾空而起,'乒乓'的响声尽在耳前。

    她下意识地抓住了莫君扬的衣领,耳畔又传来男人沉稳的声音,"别怕!"

    时青雪愣了一下,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

    这男人,明明是千钧一发之际。危险近在眼前了,竟然还有余力来安慰她。

    好想她是什么精致的瓷娃娃一样,除了要贴身保护,连心情也要一起看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