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离凰 正文 第10章 你叫沈郅?(1/2)

作者:蓝家三少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县太爷可算是松了口气,离王府的小公子终于醒了!彼时诸大夫束手无策,可把他吓坏了,所幸沈木兮医术高明,难怪离王求贤若渴,非要强求。

    病床前,薄钰爬了起来,小脸虽然苍白,但可以吃下半碗粥,可见没什么大碍了。

    见着薄云岫进来,稚嫩的小脸上旋即绽开欢喜的颜色,"爹!"

    薄云岫坐在床边,面色稍缓,不似平素的严肃,"没事就好。"

    "爹!"薄钰靠过来,眸中扑闪着晶亮的光芒,"钰儿没事了,我们什么时候回东都?好久没看到娘,钰儿想娘了!"

    薄云岫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长长吐出一口气,"你身子刚好,需要休息几天,不然长途跋涉的会吃不消。听话,好好吃药,好好吃饭!"

    "是!"薄钰点头,将头枕在父亲的腿上,乖顺的享受着父亲的宠爱。

    娘说,离王府就他一个孩子,父亲不疼他又能疼谁?可从小到大,父亲对他总是若即若离,连抱都很少抱他。每每问及缘由,娘总推说是父亲太忙,顾不上他!

    如今见着父亲脸上的凝重之色,他更相信父亲是担心他的,只不过父亲是尊贵的王爷,自然不像寻常人家,轻易表露对儿女的疼爱。

    薄云岫低眉,薄钰的五官像极了他母亲,性子亦是如他母亲般的温和。不过这次出行,薄钰是悄悄跟来的,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所以才会出这么多的状况。

    "好好休息,爹晚上再来看你。"薄云岫推开孩子,起身往外走。

    "爹!"薄钰抿唇,不舍的看着他,"这就要走了吗?"

    这口吻,同他母亲如出一辙。

    薄云岫回头看他,"有事?"

    "晚上能不能陪爹一起吃饭?"薄钰满脸期许,"钰儿知道,此次是钰儿闯了祸,拖累了爹的行程。现在钰儿好多了,想下去走走,这样能早点痊愈,早点跟爹回东都见娘亲!"

    临了,薄钰试探着低问,"爹,可以吗?"

    薄云岫点头,拂袖出门。

    "孙贤?"薄钰坐直了身子,面色微沉,"你说爹看中了一个女子,非要带回东都?"

    孙贤是薄钰的贴身护卫,当即行礼应声,"是!那女子叫沈木兮,是个大夫。公子的性命,也是沈大夫救回来的,所以王爷带她回东都,大概是出于求才之意!"

    "什么样的女子?"薄钰忙问。

    孙贤想了想,"五官端正,不怎么说话,很是斯文得体。方才听人说,沈大夫还有个儿子,年纪与您相仿,这会都在厢房那头待着,说是沈大夫病倒了!""去看看!"薄钰掀开被褥下床。

    "公子,您的身子还没好……"

    "少废话!"薄钰瞪了他一眼。

    孙贤只得快速给薄钰更衣,伺候着这位离王府的小祖宗出门。

    薄钰很想知道,父亲到底看中那女子什么?医术还是容貌?若只是医术倒也罢了,否则娘可就要有劲敌了,他不会让别人抢了他和娘的位置。

    这些年,王府后院进来不少女人,娘经常抱着他哭,他最见不得母亲伤心的样子。娘还说,若是其他女子生下父亲的孩子,他就不可能再坐上王府世子之位。

    薄钰赶到厢房的时候,沈郅还站在院子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房门。

    "你叫沈郅?"薄钰走到沈郅面前,两个孩子年纪相仿,脾性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一个盛气凌人,一个冷若冰霜。

    沈郅瞥了薄钰一眼,便当他是空气。

    薄钰自小便被人捧在掌心里,王府上下哪个不是对他卑躬屈膝,如今却被一个乡野小子蔑视,自然是气不过的,"问你话呢,你聋了?没听到吗?"

    春秀双手叉腰,毫不客气的喊道,"哪来的野孩子跑这儿嚷嚷?一边呆着去!"

    "放肆,这是王爷的小公子,还不快向公子行礼!"孙贤冷喝。

    "呦呦呦!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可不是什么王府,有脾气回你的王府撒去,少在这儿摆威风。"春秀捋起袖子,拍了拍后腰别着的杀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