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离凰 正文 第31章 丢的不止沈大夫一个(1/6)

作者:蓝家三少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脑袋似要炸开,沈木兮努力睁眼,可是眼前黑乎乎的,有布带遮住了所有的光亮,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轮廓。人影晃动,不辨男女,不知敌友。

    "你是谁?"鼻尖还有淡淡的杏仁味,沈木兮靠在冰凉的墙壁上,身子虽然没被绑着,但是酥软无力,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她自身可解任何剧毒的毒物,唯有这些算下三滥的东西,解化起来需要比毒物更花时间。

    "你发现了!"

    这声音像是知书的?

    "你不是知书!"沈木兮想要挪动身子,奈何实在使不上劲儿。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阴测测的感觉,"不过这也不重要,只要你配合,什么都好说。"

    沈木兮没说话,配合?配合什么?

    "你有个儿子!"

    音落,沈木兮猛地昂起头,循着声音的方向将脸扭过去,"你想干什么?"

    "穆氏医馆里丢了东西,是不是在你手里?"

    "是你们杀了我师父?"沈木兮咬牙切齿,"是不是你们?"

    "穆中州是死了,可你还活着,有些东西自然要从你手里讨回来。"男人好似蹲下了身子,说话的声音与她隔得很近,滚烫的呼吸正喷薄在她脸上,"那老东西没交给你什么东西吗?"

    "没有!"沈木兮一口回绝,师父的死没那么简单,连尸体都抢走了,可见这些人对那把钥匙觊觎甚深。只不过,一把青铜钥匙,为什么会让师父招来杀身之祸?

    眼下的局面,她得拖??

    拖延得时间越长,她就越安全!

    "刘捕头呢?"沈木兮忙问。

    "那家伙对我们没用,我们要的是你??手里的东西。"男人忽然攫起她的下颚。

    力道之大,疼得沈木兮当即倒吸一口冷气,更是扯动了胸口的伤,疼得她身上直冒冷汗,连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只要她身上有他们想要的,就不会杀她。更关键的是,他方才说"我们"。这就意味着他不是单独行动,应该是有组织,也就是说在府衙周围,他还有帮凶。

    "你就不怕你儿子??"他伏在她耳畔低语,"那孩子我见过,叫沈郅,很乖很漂亮的一个小男孩。沈大夫,你要不要猜一猜,他会不会变成第二个穆中州?"

    "那也得你有本事才行!"她冷声回应。

    男人显然一怔,四周静默如冰窖。

    沈木兮什么都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一阵风掠过面颊,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你觉得有个离王府,便奈何你不得了吗?我就不信,高高在上的王爷。会护着一个大夫的儿子。"

    "蛇是你养的?"沈木兮昂起头,"你的那些方子出卖了你。"

    "你、你什么意思?"他冷然。

    沈木兮笑了,却因伤痛而导致面无血色,"你本来接近成功了,但是蛇穴被毁,心血付诸东流。不是所有的蛇,都能适应毒物反应的,你特意留在府衙的那条蛇,就是最好的证明!那条蛇的毒性比起原来的那些蛇,简直差了太多!"

    原来的毒蛇浑身是毒,并且毒性极烈,就算是她的血,也要解化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是薄钰为什么服了药,还需要那么久才能苏醒的原因。

    薄云岫当时虽然中了毒。但是这厮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体内混杂了其他的毒,所以看上去比较严重。若非这蛇毒着实无药可解,沈木兮不会冒着被拆穿身份的危险用血救他。

    有句话薄云岫说对了,她是大夫,这双手是用来救人的。当然,沈木兮也没跟他客气,他不是要装死装病吗?得,成全你,有本事别喊疼!

    男人大概是气急,呼吸都便得沉重起来,脚步声一直在沈木兮周边徘徊。

    "你的虎狼之药,失效了!"沈木兮又补刀。

    男人忽然掐住沈木兮的脖颈,将她死死抵在墙壁上,鲜血从伤处涌出,渐渐的染红了她的衣襟,她只觉得衣襟位置湿冷得厉害。脖颈上一松,大概这男人没料到她身上有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