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离凰 正文 第101章 我想摸一摸你的眼睛(1/6)

作者:蓝家三少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薄云岫从宫内回来,已是入夜时分,听得底下人来报,说是沈大夫那头没什么动静,便也不去扰她清静,只身进了书房。

    烛光里,月归送来的那幅画被铺平搁在桌案上,五芒星图纹,泛着异样的诡异。

    事实上,薄云岫早就派人去盯关傲天,可这人好像没什么不一样,还是如往常一般肆意妄为,唯有出现在医馆街对面时,才会表现出一副凝神静气的模样。

    据说,那模样很是诡异,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很轻。

    "我回来了?"薄云岫深吸一口气,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关傲天回来便也罢了,怕只怕不止关傲天一人回来。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如今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早已不在人世。

    在先帝时,便已被挫骨扬灰。

    揉着眉心,薄云岫只觉得头疼,关傲天让人把这东西送去医馆,交给沈木兮,到底是什么用意?还有那一句"我回来了"究竟说的是谁?

    那个被挫骨扬灰之人?

    "沈大夫!"门外一声喊,薄云岫当即直起身。

    想了想,赶紧揽过手边的公文折子,又紧赶着捏起笔架上的笔,假装一本正经的处理公务。然则笔尖未能蘸墨,耳朵倒是竖得高高的,生怕漏了外头的动静。

    "他在里面吗?"沈木兮问。

    黍离颔首,"是,王爷正在处理公务,沈大夫,您有事?"

    "要紧的公务?"沈木兮皱眉,若是他忙,不打扰也罢。

    黍离笑了笑,"自然是要紧的公务,王爷素来矜矜业业,从不敢耽搁朝政,沈大夫您也晓得,皇上不理朝政。是以这社稷安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王爷一人的肩上。王爷夙兴夜寐,岂敢懈怠!"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他了!"沈木兮抬步就走。

    薄云岫恨不能把这房门给掰下来,不关门,许是就能自己进来了吧?奈何这黍离蠢得跟猪一样,此前不是交代过,于这离王府内,沈木兮百无禁忌?!

    "沈大夫!"黍离喊道。

    薄云岫搁下笔杆子,屏气凝神。

    "王爷此前交代过,若是您有什么事,可直接进去找他,不必通传,您既然来了,还是进去瞧瞧吧,若是误了什么事。王爷怪罪下来,卑职吃罪不起!"黍离俯首。

    心头一松,薄云岫默默的拿回笔杆子,还好??没那么蠢。

    门开的时候,薄云岫正专心致志的批折子。

    "我??"沈木兮想着,有求于人是不是先行个礼,好歹表示一下尊重?

    行了礼,沈木兮深吸一口气绷直了身子,见着薄云岫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不由的心生悔意。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她治病救人,他身负天下。

    天底下没有谁,一定要帮谁的。

    "罢了!"沈木兮掉头就走。

    "来都来了,有什么不敢说的?"薄云岫搁下笔,"你似乎并不是这般。容易退缩之人。"

    换做旁人,沈木兮自然不会退缩,可他是薄云岫,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始终高高在上的薄云岫。

    "我想再去一趟胭脂楼。"沈木兮站在原地看他,"但是月归肯定不会答应,是以我觉得??"

    "什么时候去?"他问。

    许是他应承得太爽快,沈木兮愕然仲怔,"嗯?"

    "什么时候?"薄云岫又重复了一遍。

    沈木兮确定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旋即开口道,"自然是越早越好,芍药至今没有出现,经过胭脂楼的时候,我也未曾见到芍药的踪迹!"

    "去换身衣裳。"薄云岫合上手中的公文,"走吧!"

    "你不是很忙?"之前黍离说,薄云岫公务一堆,抽不开身,如今怎么有空?

    他凉凉的瞥她一眼,"到底去不去?"

    "去去去!"自然是要去的,沈木兮掉头就走。

    薄云岫如释重负的松口气,疾声道,"黍离!"

    黍离一愣,紧赶着跑进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