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离凰 正文 第143章 当年的换子(1/4)

作者:蓝家三少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阿娜公主怕是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你是瀛国的公主,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侮辱本王的妻儿,本王没找你算账,你还敢来寻本王的不痛快?来人!"薄云岫目光冷戾,他素来是这样生人勿近的性子,若说有所改变,也只是因为心尖上的人。

    黍离上前,"王爷!"

    "把阿娜公主送出城,交给太子殿下。另外,替本王给瀛国太子带句话,这到底是谁的脚下?本王是什么脾气,他们最好弄清楚再进来!"薄云岫眯起危险的眸,"免得到时候本王出手太重,伤着他们!"

    "是!"黍离做个手势,"公主,请!"

    阿娜慌了,"薄云岫,我不走!我入朝,是为你而来,你不能这样待我,我是要当你的离王妃的。"

    "下辈子都轮不上你!"春秀冷笑。

    阿娜不甘心,快速冲上去,"薄云岫!"脖颈猛地被掐住,阿娜骇然瞪大眼睛,"薄、薄云岫!"

    "跟瀛国打了那么多年的仗,其实也都习惯了!"薄云岫凉薄的睨着她,口吻中不带一丝情愫,"若是杀了公主,再杀了瀛国的太子,不知道瀛国能出多少兵?"

    沈木兮身子微颤,"薄云岫!"

    眸色微变,薄云岫当即甩开阿娜。疾步将沈木兮揽入怀中,软了声音哄着,"抱歉,不该在你面前发脾气,眼下找孩子要紧。"

    阿娜捂着脖子,疾步退后,扶着春风楼的石狮子大口大口的喘气。

    薄云岫方才还杀气腾腾,差点致她于死地。却因为沈木兮一声轻唤,便什么都不管了,声音温柔得能拧出水来,也不管周遭。是否还有闲杂人。

    "都看到了?还不死心?"春秀插着腰。

    及至阿娜离去,薄云岫都没有多看她一眼,有些人不在心上,自然无需浪费自己的宝贵的时间去应付。一辈子不长,他的余生只想留给薄夫人一人。

    薄云岫再也没心思去关注瀛国与本朝的联姻,他现在只想找到沈郅,只想好好陪着薄夫人。饶是皇帝求爷爷告奶奶的来了,薄云岫照样未点头。

    "皇位是你的,江山是你的,关我薄云岫什么事?"他一句送客,薄云崇灰溜溜的打道回宫。

    于是乎。同瀛国接洽之事,悉数交给了丞相和关太师,薄云岫执政这么多年,头一回固执的不理朝政。

    傍晚时分,传来消息,说是有人在城外的树林里瞧见过一个孩子两个男人,但后来去了哪儿便不得而知了,瞧着不像是被带走的,而是自己走的。

    "王爷!"黍离急匆匆的跑进书房,"太后娘娘来了!"

    薄云岫正站在窗边,当即回望着坐在桌岸边,执笔画图的沈木兮。

    沈木兮倒是不受影响,只回了一句,"我不去见她!"

    "让太后去花厅。"薄云岫抬步往外走。

    房门重新合上的那一瞬,沈木兮瞧着纸上滴落的墨晕,娇眉微蹙。

    花厅内。

    太后的脸色依旧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好似苍老了不少,见着薄云岫进来,竟是当即从位置上站起,放下了杯盏往他身后看。

    然则薄云岫的身后只有黍离,再无他人。

    薄云岫瞧了她一眼,自然能看到太后眼中,难掩的失落之色。不过他并未吭声,只当什么都没看到,朝着太后施礼,"太后娘娘这会子过来,不知是什么意思?"

    "哀家难道??难道就不能来吗?"太后紧了紧袖中的双手,在墨玉的搀扶下,慢慢坐了回去。

    心里服软,嘴上却是??死鸭子嘴硬。

    薄云岫见得多了,也没打算拆穿,这件事是薄夫人自己的决定,他绝对不会干涉,只给予无条件的支持!

    拂袖落座,底下人奉茶,薄云岫面无表情的执起杯盏,优雅浅呷。

    "薄云岫!"太后自然比他耐不住,"哀家今日过来,是想确定一件事,想必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吧?哀家有些不太、不太相信??"

    "那你当年倒是相信得很呢!"薄云岫冷嘲热讽,口吻却是不温不火的,"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怎么年轻轻的时候老糊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