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离凰 正文 第164章 秘盒里的东西(1/6)

作者:蓝家三少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不过当年,韩不宿的身子不大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她说过,是、是剜了什么东西的缘故!"夏礼安哪里晓得这些弯弯绕绕,"不过我没多问,她也没多说。"

    后来南贵妃死了,韩不宿便也消失了。

    "她走之前来过一趟。"夏礼安道,"给了我骨牌,然后还叮嘱了两句,给了一个锦囊,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她当时好像一直在吐血,后来去了何处,便不得而知了。"

    沈郅满脸的失落,希望落空了,这就意味着爹身子里的东西,怕是再也没法子取出。

    "怎么了?"薄钰问,"你不高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沈郅摇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郅儿?"夏礼安蹲下,"男儿大丈夫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必须保持风度,输了又如何?又不是输不起。孔明尚且有大意失荆州的时候,何况是咱们。莫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也莫要低入尘埃,人呢??最该挺直的是腰杆!输什么,也不能输了自己的气度。"

    沈郅深吸一口气,"外祖父,郅儿记住了!"

    "你们走吧!"太后幽然轻叹,"去问柳山庄,去离王府,去哪都好!"

    音落,太后温吞的转身,"哀家做错了太多事,自私了一辈子,临了只想留住她身边,所以迟迟不肯放了你,可现在哀家明白了,哀家只是觉得输不起而已。"

    "太后?"墨玉搀着太后往外走,"您就不怕??"

    "皇帝会平了夏家数年之冤,到时候夏家的人,夏家的事儿,就不再是见不得光的,不会再有人拿夏家做文章。"太后深吸一口气,于门口处转身瞧着夏礼安,"哀家穷尽一生,想保护的人一个都能护住,想留的人全都弃了哀家而去。你运气好。你赢了!"

    她佝偻着腰,好似一瞬间老了不少,"其实哀家还是要谢谢你的,你把哀家的女儿教得很好,善恶分明,恩怨分明,不像哀家这般,糊糊涂涂了一辈子,最该做对的一件事,却错得何其离谱。夏礼安,带着孩子们回去吧!她看到你回去,会很高兴的!"

    如此,沈木兮对她的怨恨,应该也会少一些吧?

    墨玉将钥匙递到了沈郅手中,沈郅呐呐的接过,却是连谢谢都忘了说。

    目送太后离去的背影。夏礼安轻叹,"人在做,天在看,苍天何曾饶过谁!"

    "外祖父!"沈郅回过神,快速将夏礼安身上的锁链解开,"我们可以回家了!"

    "嗯,回家!回家!"夏礼安忽然有些胆怯了。

    近乡情怯,他是有多久没回去了?家里会变成这么样子?或者说,他现在这一身的狼狈,儿女们可都还认得他?老了老了,反而矫情害羞起来了。

    "郅儿,外祖父现在这般模样,是不是挺吓人的?"胡子那么长,头发那么白,脸上已经满是皱纹,走两步就得喘一喘。

    他好久没活络筋骨。走起路来都不太稳当,沈郅和薄钰一人一边搀着他,刚好给他当小拄杖。

    "很久没看到太阳了,不适应!"夏礼安没能走出春禧殿,外头的光太刺眼,他的眼睛根本无法适应。

    "夏大人!"墨玉递上一件斗篷,"遮一遮,会好点!"

    穿着斗篷,遮住脸,再撑着伞。

    白日里这样在宫里行走很是怪异,可沈郅和薄钰是谁?离王府的两位小公子,既受离王府两位小公子搀扶,必定是了不得的人物,是以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你娘,嫁给了离王?"夏礼安轻叹。

    "外祖父知道我娘??其实不是??"沈郅有些犹豫。

    马车里就祖孙三人,倒也安静。

    "其实方才,有些话我不敢说,毕竟太后是个外人,我终是担心??"夏礼安左边拥着沈郅,右边拥着薄钰,两个孩子伏在他的膝上,这样的天伦之乐,他此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外祖父放心,很快就能见到娘了,有些事您可以同娘说。"沈郅也不着急,"娘其实想找韩不宿,是为了她身体里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