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离凰 正文 第207章 最后关头(1/5)

作者:蓝家三少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立占↙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m

    见着沈郅面色异常,捂着心口弯着腰。

    薄钰心下一紧,低低的问,"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沈郅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你若是不舒服,定要说出来,切莫一个人独自憋着,如今这情况,断然不能再有人出事。"薄钰柔声叮嘱,"沈郅,你素来思虑周全,脑子比我好使,可不能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犯糊涂。"

    沈郅宛若醍醐灌顶,心神一震,"你、你说得对!"

    爹如今不知所踪,娘又是这般的情况,若是自己再一蹶不振,到时候可怎么得了?出了事,怕也没人能拿个主意。

    思及此处,沈郅默默的捻起瓜子嗑着。

    见状,薄钰松了口气,能吃能喝,便没什么大事。只要身体不垮,其他的都能慢慢来,不着急,也急不得!

    "沈郅?"薄钰有些犹豫,"你说,五叔的师父什么时候会来呢?"

    沈郅摇摇头,回头望着端着糕饼过来的春秀。

    "都饿了吧?"春秀将滚烫的糕饼搁在门槛上,"小心烫,都先吃点,我已经让厨子去做饭了,做你们喜欢吃的菜式,一会好好吃饭!"

    沈郅狠狠点头,糕饼有些烫,他抓了好几次才抓着一点,掰碎了些许就往嘴里塞。

    吃饱了,有力气,才能帮爹娘的忙!

    这是这心口位置??

    怎么还是这样难受?

    娘??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薄云风还是没能找到自家师父。那个没脚的小老头,成日就跟游魂野鬼似的,不找他的时候,他能突然给你冒出来,等你要找他了,跑得比谁都还快。

    "师父!"薄云风双手叉腰,站在林子里大声喊,"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再不出来,人都要死光了!你给我滚出来!老东西!老不死!老妖怪!"

    然则,一通大喊,也没能把自家师父喊出来。

    薄云风颇有挫败感,干脆瘫坐在地上。"师父啊,快点出来救人啦,人都要死光了,回头谁陪你玩?徐福,你给我滚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欺师灭祖,不认你了!有鸡腿,我就自己吃,有山珍海味,我也自己尝,吃不完我就喂狗,狗吃不完。我就丢了倒了,打死也不给你。"

    "臭小子!"

    忽然一拂尘砸下来,疼得薄云风登时从地上弹跳起来,龇牙咧嘴直揉着生疼的脑门。这一棍,直接让他额头肿得老高,细细长长的棍印,何其清晰,可见力道之重。

    薄云风红着眼眶,"你要杀人吗?我是你徒弟,又不是韩天命那个讨债鬼,下这么重的手,你的良心不会痛?这些年的鸡鸭鱼肉,山珍海味,我都是喂狗的吗?"

    "臭小子!"老头举起拂尘。

    薄云风咬着牙站在阳光里,"出来,你有本事就出来,晒得你乌漆嘛黑,晒得你老态龙钟,满脸皱纹,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老头扭捏的哼哼两声,"蠢货!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回血洞去!"

    "师父,你找到法子了?"薄云风忙不迭上前,给老头捶肩,"师父啊,这么多年了,您还没找到法子对付那个讨债鬼吗?师父师父??"

    之前对着陆如镜吹过牛,说是找到了法子,一定要抓了那讨债鬼,这会倒有些脸红了。

    "那讨债鬼把凤凰蛊给拆了,我得想个法子,先把凤凰蛊合回来。"老头紧了紧手中的拂尘,"拆开容易,合回来??难啊!"

    一旦拆开,凤蛊与凰蛊便成了独立的个体,有了自我意识,再想合回来相互牵制,不管换做谁,都是不愿意的。所以问题的关键是,怎么能把讨债鬼拆开的凤凰蛊,完好无损的合回来?

    凤凰蛊重生,才能与回魂蛊抗衡。

    可历代护族与巫族,不管是长老还是族长,都没有像韩天命这般,血脉精纯之人,饶是沈木兮,也是差了那么一点。

    血脉精纯,还得会控蛊之术,如此才能彻底融合凤凰蛊,压下回魂蛊。

    "师父,你不能上吗?"薄云风问。

    老头翻个白眼,"你是不是蠢?谁见着老祖宗不害怕,回头在你体内活蹦乱跳一阵,那就真的死绝了!也是那讨债鬼命大,游走这么多年,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