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邪王嗜宠小兽妃 第93章 我死也要拖你们(1/2)

作者:烟淼字数: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完^本.神^站.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Μ

    ,    方楚楚双手一摊,“反正我也不亏,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希望以后我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你萧瀛的名字。”

    “会的,以后一定会的。”萧瀛点头,眼中一片决然。

    微风卷起窗帘,空气中满是麦穗特有的香气,有些湿润,有些清淡。

    萧瀛侧脸看着她,双目如星,璀璨浩渺。

    马车到了萧府,萧瀛让长寿护送方楚楚回听风阁。长寿和方楚楚接触了半天下来,发现她虽然也姓方,但完全没有家里的那位那么强悍,性子随和,没有什么架子,萧瀛让他护送方楚楚回去,长寿也乐意做这份差事,拿了个面幕让方楚楚戴上,而他就避开人群,从萧府的后门溜进,带着方楚楚回到了听风阁。

    俩人刚到门口,就看到院门口站了好几个婢女打扮陌生的人,她们把院门口围的水泄不通,院里隐隐的还传来女人的打骂声。

    方楚楚眉头微微蹙紧,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拨开人群,冲进院子里,却发现院子里俩个肥胖的老嬷嬷正按住倚兰的身子,而另外一个嬷嬷拿着板子正不停的鞭笞着倚兰。

    “住手!”方楚楚怒目。

    几个嬷嬷听到她的声音,皆抬头看过来,而被她们强行按住的倚兰也发现了方楚楚,轻声唤道,“夫人!”

    方楚楚大步的走上前,把那拿着板子的嬷嬷的身体重重往旁边一撞,喝道,“谁让你们打她的。”

    “哟,姐姐,你终于回来了。”一个既清冷又带着幸灾乐祸的声音幽幽的从屋里面响起,方楚楚循声看过去,蹙紧的眉头更是多了一跳皱痕。

    又是方雪鸢。

    萧瀛不是说她被关进祠堂里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方楚楚挺了挺胸膛,扬声道,“萧夫人,请问我的婢女做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你这般的想置他于死地。”

    方雪鸢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纱长裙,纱裙上绣着一朵朵的红色梅花,裙摆与袖口金丝滚边,袖口繁细处又绣着一排的梅花,腰间系着一条粉黄色的腰带,匀称的身段十分的突出。

    看到方楚楚,方雪鸢剪剪水眸闪过一抹如毒蛇吐芯般阴毒的光彩。

    “怎么回事?”方楚楚冷睨了她一眼。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方雪鸢肯定是想好要整她的主意了。

    倚兰趴在地上,皱着眉头道,“夫人,萧夫人一大早就冲进院子来,她说她屋子里的镯子丢了,说是被奴婢给偷了。”

    方楚楚觉得方雪鸢是疯了,为了栽赃嫁祸,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了。

    倚兰会没事而且还故意隔了那么多院子去偷方雪鸢的手镯,呵呵,真是笑话。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方雪鸢冷冷的瞥了方楚楚一眼,声音既恨又冷,有一种破冷的轻薄与讥诮,“姐姐,你这奴婢真不会说话。妹妹哪里是这个意思啊。妹妹只不过今早要戴一个手镯,后来发现那手镯不见了。正好招来嬷嬷盘问时,那嬷嬷说是看见姐姐屋子里的丫鬟在那里出现。妹妹这才过来问她的,哪知她没说几句话话,便对妹妹出言侮辱,这几个嬷嬷看不惯,这才拖着她打的。”

    她的话刻薄,带着冬日的阵阵寒意。

    方楚楚轻盈的眼睛微眯,上前推开那两个按住倚兰的嬷嬷,轻轻的扶起已经被打的浑身无力的倚兰,给她拍好衣服上带着的尘土,轻声安慰道,“没事,有我在。是我们做的,我们会承认。不是我们做的,别人休想冤枉我们半厘半毫。”

    倚兰脸上挂了彩,她的全身都是伤,听到方楚楚的这番话,她鼻子一酸,突然觉得自己所有的隐忍都是值得的。

    把倚兰安抚好,方楚楚蹲下身,拿起被那个嬷嬷丢弃的木板,握在手中左右击掌着。她眸光一冷,冷冷的往刚才的那三个嬷嬷身上一扫,厉声道,“你们听清楚了,你们刚才打倚兰几下,我会让你们加倍偿还的。”

    那三个嬷嬷被她的眼光所惧,皆吓得看向方雪鸢。

    方雪鸢柔柔的笑着,望向方楚楚,“姐姐,看你这架势,似乎是要袒护自己的奴婢啊。”

    “你闭嘴!”方楚楚朝她喝道,紧着上前几步,与她对立而视,义正严明道,“你说倚兰偷你手镯我就信。那要是你放了个屁,我难道还要忍受着恶臭,同意你的答案吗。”

    方雪鸢从袖子里掏出自己的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巴,嫌弃道,“姐姐,你现在好歹是王爷的侍妾,怎可以说如此粗鄙的话呢。”

    方楚楚浅笑道,“对什么人说什么话,对你这种人,我觉得跟你说话都是侮辱我自己的。”

    “姐姐,妹妹好心帮你整治这个恶仆,没有想到你非但不感谢妹妹我。竟然还恶语相向,妹妹对姐姐是实在是伤心。”方雪鸢“难过”的拿起手帕拭泪,仿佛受了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