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邪王嗜宠小兽妃 第93章 我死也要拖你们(2/2)

作者:烟淼字数:更新时间:

么天大的委屈。

    方楚楚厌恶了她这副抽抽搭搭的哭泣样子,手中的木板紧紧的握起,凑近她的身边,压低声音狠绝道,“方雪鸢,我劝你在把事情闹大之前,先想想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方雪鸢望着方楚楚,她的目光如条盘身昂首的蛇,幽冷而怨毒,她亦是压低声音道,“方楚楚,你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和谁出去了。方楚楚,你个贱人该死!该死!你又低贱又卑微,这样的你凭什么爬到我的头上,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扒你的皮,喝你的血!”

    方楚楚心中一凛,突然明白了方雪鸢醉翁之意不再与诬陷倚兰偷她的手镯,而是要把事情闹大,让夜辰朔当着世人的面过来盘问她刚才的去向。

    这招,可谓是一石二鸟,其心歹毒之极。

    她微微的仰了仰下巴,脸上的气势完全不弱与方雪鸢,勾着唇,冷笑道,“那好啊,你把我搞臭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方雪鸢咬牙切齿,“我恨你,只要能把拖着一起下地狱,我死都愿意。”

    方楚楚冷笑,面上抬起头迎视着她的目光,“幽州人都说你是‘第一才女’,但我觉得你真的蠢到家了。你和你娘亲一样,愚蠢而拙笨。我早就跟你说了,方富贵本来就不是个好人,这样的男人刘月香还当宝一样供着,她蠢到家了。而你,你也一样,你既然能嫁给萧瀛,那你就好好的做你的萧夫人。你和柳芊芊勾结起来,想要置我于死地,请问,我死了,难道你的生活就会好了吗?你和你娘亲是不折不扣的蠢货。”

    方雪鸢颤抖着又咬牙道,“方楚楚,你别得意太早了。我看等夜辰朔回来了,你怎么跟夜辰朔交待你刚才的去向。你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你和你娘亲也一样,专门是勾引别人的狐狸精。你勾。引了祁郧还不够,还来勾引萧瀛。方楚楚,我会让你们这对女干夫淫妇被世人所唾弃。你们俩都完蛋了。”

    方楚楚望着她那双被仇恨燃烧着的眸子,昂然道,“好啊,你就闹啊。让整个幽州城的人都知道你这个幽州第一才女竟然还不如自己的破鞋姐姐。到时候别人固然会嘲笑我,可是会有更多的人在背后嘲笑你这个被丈夫冷落的幽州第一才女。方雪鸢,你可自己想好了。路是自己选的,将来要过什么样的日子也完全取决于你的决定。”

    或许因为她的话戳到方雪鸢的痛处,方雪鸢目光快速的闪过一丝慌张,然后才鼓起勇气道,“你少吓唬我!我是不会被你这些话给吓到的。我娘亲斗的过你那薄命的娘亲,那我也能斗德过你。你们母女俩永远都只会是我们母女的手下败将,永远都是。”

    方楚楚觉得方雪鸢心里已经扭曲到一定的程度。而这些都是刘月香那个女人言谈身教而来的。小时候在方家时,刘月香总是会拿她和方雪鸢作比较。有时候会在她洗衣服时,刘月香领着方雪鸢,然后便对她一对肆意的打骂。有时候她在劈拆,刘月香又叉着腰带着方雪鸢过来“看”她。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刘月香每次教育方雪鸢时说的话,她总是叉着腰,苦口婆心道,“雪鸢,你要争气,千万不要像那个贱女人生的女儿那样。你是高高在上的方家千金大小姐,而那贱人生的女儿以后一辈子都只配匍匐在你的脚下生活。”

    有其母必有其女。现在的方雪鸢疯狂程度无亚与刘月香。

    方楚楚目光如炬的望着方雪鸢,脸上的神情一片淡然,她勾唇道,“方雪鸢,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既然你这般的想要拉着我一起毁灭,那剩下的就靠你的本事了。但是我想告诉你‘只要爬起来比跌倒多一次’那就是我赢了。只要我比你晚死,我一定会折磨刘月香的。到时候我们再看看到底谁是胜利者。”

    “你混蛋!”方雪鸢厉声的扬起手,重重的甩了方楚楚一巴掌,神情激奋,“你个贱女人,你休想爬到我的头上。”

    “啪!”方楚楚也毫不客气的扬手打了她一巴掌,冷声道,“方雪鸢,你以为我还是先前那个被你和刘月香任意欺凌的方楚楚吗?”

    一院子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俩个姐妹俩一见面就这般的水火不相容。

    看着她们俩人斗法,都没有人敢上前。

    支持(綄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