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穿到大佬黑化前 正文 060

作者:锦橙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不了吧, 今天我们还是别做兄弟了,我还要去洗衣服。”时暮挣开周植,抱着大堆衣服准备去水房。

    周植一把拦住, 仗着身高箍着时暮, 又牵过夏航一, 带着两人直接来阳台找正洗球鞋的傅云深。

    “人都在这儿, 我就敞亮说了。”周植表情严肃, 看向傅云深, “深哥您能见鬼,还有暮哥能……”

    中间顿了下后,直接把话头移到了夏航一身上,“还有你,我原本以为你和我是一样是个凡人, 结果你欺骗了我, 你们三都欺骗了我感情,我觉得你们孤立我,嫌弃我。”

    时暮:“……请你先客观说出对我的评价。”

    周植:“你是个美食家。”

    “……”某种方面来说还真挺可观的,时暮内心很满意。

    傅云深刷着鞋, 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嘲讽道:“你很有自知之明。”

    周植被一噎, 愤愤拉了拉时暮袖子,“暮哥,你看他,你管管他!!”

    时暮眼皮子一跳, 甩开他那不老实的手,“我又不是他老婆,我怎么管?”

    傅云深手上动作一停,抿抿唇,大力用鞋刷蹭着球鞋鞋帮。

    [叮!傅云深对您的兄弟值降-50,原因不明。]

    ?

    ??

    她这是又说错话了?

    时暮懵。

    傅云深甩干鞋上泡沫,端起水盆挤开三人,换了盆水后认真冲洗球鞋,看到周植还不甘心的样子,傅云深叹了口气仰起头,“快说,你到底要干嘛?”

    周植噘嘴,娇滴滴的:“我一个兄弟家刚开了一家夜店,让我们过去给捧捧场。”

    他脸上一红,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因为和你们打架又没考好,除了每星期必要的生活费,剩下的全给我拿回去了,我原本还存了点,可那点钱都给我那个小弟的家人看病了……”

    夏航一看向他:“所以你打肿脸充胖子,现在没钱去了?”

    周植竖起中指:“总结很到位。”

    他蹲到傅云深跟前,眼巴巴瞅着他:“深哥,我们这周去玩玩呗,那家店就和你们小区隔了四条街,十几分钟就到了,很方便的。再说,老夏刚入住,我们怎么着都要办个欢迎会呀,交流交流兄弟感情,你说怎么样?”

    “不去。”傅云深推开他,准备去倒水。

    周植很有眼力见的先一步端起水盆,又小跑过来接起球鞋放在一边晾晒,傅云深没管他,擦干净手回屋里换下一身汗臭的衣服。

    傅云深这边是没希望了,周植又看向时暮。

    时暮心里一跳,连连摆手:“你别看我,我没钱的,我一穷二白,生活费都不知道找谁要呢。”

    周植叹气,蔫蔫趴在桌上。其实他就是想去玩儿,自从被断生活费后,周家姐姐那边也不理他了,小弟倒是不少,但是肯定不能和小弟要钱啊,那多掉面儿。

    “你很想去吗?”夏航一俯身凑到他跟前。

    周植嗯了声,眼皮子耷拉下垂着:“我就是想和你们一起出去玩儿,大家在一起唱歌多有意思啊,到时候还能叫贝灵她们几个过来。”

    他是个闲不住的,让他每周待在家里会疯,好不容易认识几个交心的兄弟,自然要一起出去乐呵乐呵。

    夏航一抿抿唇,拍拍他肩膀:“成吧,这周我请你们去。”

    周植眼睛亮了下,又不住摇头。

    夏航一笑笑:“没事,我生活费够的。何况刚来这城里,什么都不熟悉也不了解,也挺想去玩玩看看,你不用客气,毕竟你们也帮了我不少。”

    “行了。”傅云深突然一巴掌拍了过来,“带你去就是了,不要麻烦别人,去给我把衣服洗了。”

    “得咧!!”周植嘴角扯开,笑呵呵抱着床上那两件衣服去洗。

    时暮看了看手上床单,一股脑塞了过去:“也给我洗了。”

    周植不乐意了:“为啥啊,你又不出钱,你自己洗。”

    时暮挺直胸膛,理所应当又臭不要脸:“因为我和深哥是自家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你帮我洗就等于帮他洗。”

    周植被这个逻辑折服了,美滋滋拎起一袋洗衣服,抱着一篓子衣服下楼。

    身后,傅云深眼带笑意:“嗯?自家人?”

    她一愣,脸上一红,佯装无事背过身。

    “我可不是你自家人,不要乱认亲戚。”他张嘴,慢慢比了一个小基佬的口型,接着脸上被扯了扯,傅云深哼着小曲儿进入洗手间。

    [叮!傅云深对你的兄弟感情值+100。]

    兄弟感情值?

    不是兄弟值吗?

    时暮捂着脸蛋,继续懵。

    坐在一边吃瓜的夏航一看了看时暮又看了看傅云深,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

    周五放学铃一打,周植率先冲入415,等时暮他们回去时,周植已经收拾好东西坐在床边等着了。

    时暮一件一件把晾晒好的衣服从阳台收回,折叠好,周植抖动着双腿,迫不及待时,突然想起一件被遗忘了很久的事儿,他拉开床头柜抽屉,从里面翻找出一个U盘,时暮一看,那不是那四个男鬼学长留的吗,他们还一直没来得及看呢。

    周植收好在口袋里,嘿嘿笑了两声:“等明儿我们在深哥家看。”

    时暮收回视线,摇摇头说:“算了吧,你深哥不会允许这玩意在他们家电视上播放的。”

    “我把我电脑带回去不就得了,他要不看,我们俩偷偷看。”

    时暮哼笑声:“你就不怕里面都是病毒。”

    周植眼珠子转了两圈后,鬼头鬼脑凑到时暮跟前,压低了嗓子邪笑着:“我约莫着,里面应该是那种东西。”、

    “哪种东西?”

    他捏了捏自己的胸,笑的猥琐,时暮懂了。

    别说,里面可能真的都是这种东西。

    “快点,走了。” 已经收拾完的傅云深在门口不耐催促。

    两人不敢耽误,急忙跟上。

    夏航一背上老旧的帆布包:“贝灵今天值日,我要先等她,要不你们先走吧,到时候电话联系。”

    “别啊,我们顺路一起走了,今儿我去深哥那住,你和贝灵要不一起过来。”

    夏航一摇摇头:“我倒是无所谓,但贝灵一个女孩子,和我们一起不太好。”

    说的也是。

    时暮睫毛扇动两下,“这样吧,今晚我们一起去深哥那儿,我给你们做顿饭,明天晚上我们去周植说的那家店。”她看向傅云深,“可以吗,深哥?要是不行去我那儿也成,就是我家有点小。”

    “我吃糖醋排骨。”

    撂下话后,傅云深背着书包转身离开。

    *

    晚上接上贝灵后,直接坐车回了傅云深家,时暮换鞋进入厨房,冰箱又被塞了一堆菜,不用想都知道是傅云瑞干的。

    夏航一和贝灵都是第一次过来,有些拘谨,周植倒是不客气,捞起颗苹果咬了口:“你们不要见外,来这儿就是自己家,随便。”

    傅云深家的地板被擦的明晃晃,沙发前是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外面小院儿种的花花草草,夏航一从小的住的都是农村大院儿,原本以为贝灵家就够豪华了,没想到傅家更奢侈。

    他小心翼翼换鞋,拍拍屁股坐在沙发上,左右看看,小声问傅云深:“我们来这么多人,你家人不会介意吧。”

    此话一出,周植一口苹果卡了嗓子眼,厨房里切菜的时暮差点没把手指头削下去,贝灵眼疾手快,直接拉住了他袖子。

    关注过那个新闻的都知道傅云深是孤儿,经历过往无比复杂。

    气氛凝固,夏航一又不笨,立马察觉是说错话了。

    “我家只有我一个。”对比紧张的三人,傅云深神色从容,眉眼如常,不见丝毫气恼。

    贝灵松了口气,瞥见时暮独自在厨房忙碌,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她捏捏衣角,起身:“我、我去帮帮时暮学长,你们聊着。”

    说着,钻进了厨房。

    周植打趣道:“灵灵是觉得和我们坐着无聊吧。”

    她背影一个踉跄,没吱声。

    电视开着,傅云深又像往常一样转到体育频道,支着下巴安安静静看着。

    夏航一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头不住动着,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张张嘴又说不出口。

    傅云深丢下遥控器,看过去:“你想问什么就问,不要扭扭捏捏的。”

    夏航一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眼,收敛目光,非常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听说时暮……吃了你妈?”

    噗——!

    周植这下子真的被苹果卡了喉咙。

    傅云深深邃的眼眸略过周植,低低嗯了声,纠正道:“继母。”

    “继母也是母啊,你……就不生气?”

    从知道这件事后,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心头想不明白,他想着傅云深也不是什么小气人,既然做室友了,有些事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周植凑过来小声说:“这个有点复杂,你还是别问了。”

    夏航一眼神茫然:“复杂?”

    周植挠挠头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毕竟这是傅云深私事儿,外人过问不得,要再深入点,说不定会伤到兄弟感情,虽然他也挺好奇真相到底是什么。

    傅云深撇了下唇,直勾勾看向夏航一,那眼神是刺骨的冷:“你想知道?”

    夏航一摇摇头,柔和笑着:“你不想说就不说,我也就是多嘴一问。”

    他凉凉笑着:“我把我继母杀了,杀了两次,一次要了她命,一次让她魂飞魄散。”

    夏航一一愣。

    周植跟着一愣。

    即使看过新闻,但真正听他亲口说时,心里还是跟着一凉。

    傅云深收敛视线,拿起遥控器继续转着台。

    既然话题打开了,周植也没准备继续憋着,他小心翼翼问:“深哥,你能说说为什么吗?当时新闻都说你……说你怕继母抢遗产才……”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周植怕傅云深误会,急忙解释道:“当然,我没有误会你的意思,咱两都认识这么久了……”攥攥拳,周植深吸口气,“算了,我不问了,我收回我的话,傅云深你永远是我哥们儿。”

    转身,扭头,又抓起一个大苹果。

    夏航一看着电视屏幕,“我也一样。”

    周植啃着苹果:“我觉得你继母肯定不是啥好东西,我真的是向着你的。”

    夏航一点头:“我也一样。”

    周植:“你真的别多想,你别晚上把我杀人灭口啊。”

    夏航一继续点头:“我也一样。”

    “操,你他妈是复读机啊,能不能别学我说话!”

    “我也……”

    夏航一回过神,红着脸没说话。

    原本沉重的气氛因为这两人瞬间回暖,看着咋咋呼呼的周植和腼腆的夏航一,傅云深唇边逐渐漾开笑意,眼神里的阴沉被温柔所融化。

    屋子里的灯亮着,很暖。

    厨房有灶火声,旁边坐着朋友。

    他看着电视,突然觉得能活着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  夏航一;俺也一样!!!

    写这章就是让他们增进一下感情,深深又不是那种卖惨让别人同情的人,宁可让人误会也不想得到别人练习。如今两傻蛋无条件相信他,他真的很开心,心结算是打开,以后可以和大家放心做兄弟。{不包括时暮)

    *

    我见证了一个神仙爱情!!

    我家养了两条鱼,大小差不多就是深哥的13+5,不算大不算小,其中一条是个逮虾户,非常狂躁,昨儿为了抓泥鳅直接鲤鱼跃龙门从鱼缸翻出去摔到了柜子后面我的个天!然后另外一条就在它摔的那个方向痴痴看着,我们用了好几分钟才捞上来,这期间它一直不动,捞上来后一直黏在它身边,早上我还见它们亲嘴儿吗,不管另一条游到那里,另外一条一定是黏在身边。

    神仙爱情真的_(:з」∠)_,

    有个小宝贝不开心,你不要每天在被子里哭呀,我答应你,我明天给你更新一万字!!!

    希望我的宝宝们都开心。

    今天来大姨妈了,肚子太疼了,呜呜呜,双更我看情况吧。你们可以先睡。

    本章前一百红包。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