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三章:有错得承认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罗大有展信一览,四十出头的大男人险些从树上跌下来,吓得满头虚汗。

    “这年头的小姑娘都这般厉害?鼓囊囊一封信七页纸竟只写一句话,太不像样了!”

    管家抱着一怀脆梨吓得不轻,生怕罗大有把腿摔断咯,又好奇阮三小姐写了什么竟把老爷吓成这样。

    “老爷快下来罢,这些梨足够二小姐吃一阵儿的。”

    罗大有跳下树来,把信丢去。“说什么害人者人恒害之,分明是威胁!唉,可她说的又很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管家道“二小姐年轻气盛,遇到这种事难免一时糊涂。可三小姐言之凿凿又送信威胁,小的觉着度有些过头了。”

    “她只不过送封信谈不上过头,反而是妙仪犯了大错在先,若三小姐当日落水死了,妙仪这一辈子都难辞其咎。咱们该庆幸三小姐还活着,活着比什么都好。”

    “把这些梨用锦盒装好,明儿我领着妙仪去给三小姐道歉。”罗大有叹口老气,头一回觉得舅舅比亲爹还难做人。

    翌日一早,问儿忙前忙后打点一通,红扑扑的脸蛋上一直挂着笑容,早将昨日阮妙菱说要嫁徐元的一番话抛在脑后。

    “小姐料定罗家舅舅今日会上门道歉,此时去长公主府赴约,会不会不大合适呀。”问儿眉飞色舞道。

    阮妙菱见她脸上没有丝毫担忧,心中早已鬼灵精鬼灵精的说了她千万遍。

    忽而正经说道“你这对人不对事的毛病得改改,免得将来害了自己。”

    问儿嘻嘻哈哈道“有小姐在,奴婢不怕!那些没良心的花着咱家的银子却来欺负小姐,奴婢又不是慈眉善目的菩萨,凭啥给她们好脸色。”

    阮妙菱俏皮一笑,“也对,咱们可是阮家的金主,财大气粗有什么好怕的。”

    收拾停妥,主仆二人乘马车摇摇晃晃到了长公主府门前。

    当今皇上的亲姐姐令阳长公主能在平阳府安家落户,并促进一方商业繁荣与长治久安,都要归功于阮妙菱的母亲宝贞公主。

    为这,知府贺芳年各方各面都十分优待阮家。

    阮妙菱虽不知这位姑奶奶为何执意要与母亲同在一地,但这位长辈疼爱她的心意不假,甚至赶超她的亲祖母阮老太太。

    可惜这样一位心慈的老人命不长久,在她未出阁之前就暴病府中。

    “姑奶奶!”阮妙菱远远瞧着站在檐下雪发银丝的老人,银铃般的嗓音一响,人已经扑进了令阳长公主的怀中。

    她深深嗅着温暖熟悉的味道,此时此刻才真切的觉得自己回来了,怀着痛定思痛的心情一睁眼回到了七年前。

    令阳长公主捧起阮妙菱的小脸,疼爱道“你祖母真是个没用的,她二孙女是孙女,难道咱们妙菱就不是她孙女?延良在世时她对你心肝长心肝短的,如今聚宝盆不在了就翻脸不认人,真是黑心肠!”

    阮妙菱噗嗤一笑,睫毛煽动。“姑奶奶快别骂了,与那种人计较对您身子不好。”

    趁扶令阳长公主进门之际,阮妙菱观察姑奶奶面色红润,切脉时也并无异常,实在想不通仅半月光景姑奶奶会暴病而亡。

    “姑奶奶最近可有身子不适的地方?”

    令阳长公主摆手道“没有没有,别担心我这老婆子了。听说你祖母答应了徐家的条件,等徐亨中了状元便娶你过门,可是真的?”

    “真假掺半,老太太心疼二姐尤甚,怎甘心将她嫁给一个窝囊废,多半是让想来一出偷梁换柱。”

    阮妙菱端坐着说完话发现令阳长公主正定眼瞧着她,神情很是欣慰,半晌才听令阳长公主道

    “从前宝贞与你爹把你宠上了天,我担心将你养得娇蛮使性便责骂他们几句,眼下看来倒是我多心了。”

    “那我眼下想要天上的太阳,姑奶奶还给不给?”

    “哈哈哈,你这刁钻小丫头一点儿没变,贫嘴的紧。”令阳长公主笑着对外面道“香巧,快把妙菱丫头要的太阳取来。”

    门外立即进来一粉色衣衫的丫鬟,手中捧着一朵硕大的向日葵。饱满黑亮的瓜子儿密密麻麻铺满了葵花脸,金灿灿的花瓣儿上尚沾着露珠,显然是刚采不久。

    葵花脸后面露出一张娟秀的面容,阮妙菱太熟悉这张脸了。

    令阳长公主过世后香巧便被发卖了,那日正巧她不在平阳城内,错失先机让阮妙仪将香巧买了去。此后阮妙仪日日把香巧带在身边,就连嫁入徐家也常在她面前晃悠,不想记住都难。

    看她失神,令阳长公主道“香巧前日才到平阳,之前一直养在京城的令阳长公主府内,今儿你还是头一回见。往后需要姑奶奶做什么,差人告诉香巧就是。”

    话不离题,令阳长公主绕回来接着说道“你不喜欢这门亲事,姑奶奶可以让皇上废了这桩亲。”

    问儿一旁听得忙不迭点头,“姑奶奶您快些跟皇上说罢,昨儿小姐还真打算嫁给徐家废柴呢!”

    阮妙菱道“皇叔祖日理万机,这种小事怎能拿去烦扰他。离春闱虽说只有几个月期限,可世事素来无常,谁也不能打包票徐家两位公子能蟾宫折桂。”

    令阳长公主道“你自己有主意便好,我也不勉强你。”

    ……

    连通阮家东西二府之间的月门紧闭着,罗大有拽着阮妙仪等了半日还未见阮妙菱回来。

    “兔月你快把门打开,我进西府等二小姐回来。”

    昨日送信的小丫鬟隔着扇门喊道“不开不开就不开,问儿姐姐吩咐说小姐没回来,谁也不准开门!”

    阮妙仪站得腿脚酸软,娇滴滴道“舅舅咱们走罢,三妹娇蛮使性的事你知道的还少吗,在这儿跟个丫鬟死磕什么。”

    罗大有浓眉一竖,“你不将你三妹推下水,哪来这些事!”

    “她抢我夫婿,我推她一把不过是小惩大诫,何错之有。”阮妙仪看着月门前的锦盒,嘟嘴不满道“你还把我爱吃的梨送给三妹,我才不道歉。”

    说罢作气提裙跑了。

    该认错的人都走了,罗大有再留下也无甚意思,灰溜溜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天将黑尽,燕归巢人回府,阮家西府亮起了烛光。

    问儿听兔月把家中发生的事讲了一遍,转头添油加醋的向阮妙菱描述。

    “二小姐该庆幸奴婢当时不在场,否则定打得她亲娘也认不出。小姐你说,这口恶气咱们怎么出!”

    阮妙菱道“再过几日,爹在汝阳的遗物该送到了。古仁来信说爹临走前留下了不少家财。”

    问儿似有所悟,笑道“奴婢记得夫人的年例也快到了,不知这回负责押银的是哪位公公。”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