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六章:信任诚可贵(上)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五个大箱子运回平阳的第一夜,东、西二府相安无事。

    一弯弦月高挂云端,四下的风势缓和不疾,群虫鸣叫一派和谐。

    古仁独自站在院里,月色对这个眼角已有鱼尾纹的老将同样温柔,可惜柔和的光华却洗不掉他渐渐燃烧的怒火。

    “金榜题名,我呸!”

    古仁啐了口唾沫,没头没尾开始骂了起来,“山窝窝里妄想养出金凤凰,也不看看自己儿子是哪路货色,敢肖想三小姐。”

    “真当老子匹夫,不晓得你心窝子里的小九九?好歹是家中几辈儿做官的了,眼光不知道放长远些,放着皇宫里的公主不要,折腾我家小姐干甚!”

    古仁对着一坛花草骂得尽兴,觉察到身后风吹草动立即停下来,“谁!”

    不等那人出声,他眉心松动神情一变,俨然是人们熟悉的儒将之风。

    自从追随镇南大将军阮延良后,古仁的言行举止慢慢内敛,是为避免有人拿他做文章鸡蛋里挑阮延良的骨头。

    无人时他才得机会释放一身匪气,骂个痛快。

    月门那头丫鬟兔月道“古将军,小姐寻你。”

    “就来。”古仁掌风一动,花坛下杂乱的草叶随风散得没了踪影。

    见面的地方是西府练武堂,在此之前除了宝贞公主之外从未进来过一个女人。

    刚到的古仁听见堂内呼呼生风,这股狠辣绝厉的风声如大蛇吐信一般勾/引着他手中的宝刀嗡嗡震动,一次紧接一次的鞭打啪啪砸落在地。

    是公主!

    是宝贞公主使的鞭子!

    他兴奋的大喝一声“精彩”,欻拔出宝刀以迎敌姿态冲进去。

    “公主,末将前来挑战——”

    练武堂正门“砰”应声倒地,刀还举在半空,古仁呆若木鸡站在门口。

    问儿惊呼“小姐,门坏了!”

    古仁步子都没挪一下,目之所及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只听见阮妙菱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坏了库房里多的是,安心转你的陀螺。”

    问儿安心应是。

    古仁口干舌燥。

    荒唐啊,那些鞭子可是将军专门替宝贞公主定做的。

    小姐最近喜欢转陀螺了吗?古仁仔细想了想,那是小姐五岁时迷恋的玩意儿,怎么还玩重样了。

    他默默收刀。

    “汝阳市面上有种七彩陀螺,作坊里配送的鞭子很牢实,小姐喜欢,末将立刻吩咐人送一车来。”

    他目光紧紧盯着问儿,“只是别弄坏了公主的珍爱之物。”

    问儿鞭着陀螺道“仁叔,小姐是见夫人用的鞭子陈旧了,特意让奴婢拿来润一润。”

    阮妙菱抱着碗口大小的陀螺出来,古仁眼神素来毒辣一眼分辨出是新做的,头皮瞬间一紧。

    “仁叔看看我新做的玩意儿,好不好看?”

    古仁看着笑得眉眼弯弯的三小姐,捧着自己的新作向长辈邀功炫耀,长的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心却如同赤子一样纯净。

    还是他熟悉的三小姐,爱玩儿的性子长辈看着就闹心。

    “好看,小姐的手艺还用说。”古仁哽咽,“只是粗活交给下人去做,您何必亲力亲为。”

    阮妙菱甜甜一笑,“把玩耍的活计都交给别人去准备,岂不是教他人得了快乐,我不得快乐。”

    古仁心道什么歪理?

    问儿附和道“有的人玩了一辈子却只得一半的快乐,咱们聪明无双的小姐要把另一半给补上,自己创造新的玩意儿!”

    古仁还是懵懵懂懂。

    “仁叔,简单点儿说呢——”问儿收起鞭子凑到古仁身边,“全国的东西小姐都玩儿遍了,心里觉着闷。”

    所以在南大街小院小姐是因为这个不高兴?

    阮妙菱斟了茶,道“下半晌听说您差点提着刀去找老太太算账,我便知道徐家的婚事惹仁叔不快,妙菱在这赔个不是。”

    古仁唬得离了座。

    “这桩婚错在老太太见将军离世、公主又不在家中,才和徐家勾结毁小姐的大好前程,您有什么错呀!”

    阮妙菱语气平平,“我没有据理力争,让仁叔费心。”

    古仁自认费了心思,可与将军对他的知遇之恩相比算得了什么。再说三小姐小小年纪,就算据理力争了结果也不会变好,兴许会更糟。

    这么一想,古仁灵光一现。

    那他下半晌提着刀去找老太太算账,事情也只会越来越糟,说不定还会累及三小姐的名声!

    乖乖,他这匹夫脑子真是经不住事儿。

    想明白了,古仁郑重对着阮妙菱拱手。“末将思虑不周,反倒让小姐担心,末将对不住将军和公主。”

    “小姐,奴婢对不住将军和公主……奴婢把鞭子抽坏了。”问儿奉着断作两截的长鞭神情委屈。

    阮妙菱在桌上挑了一根扔过去,“后面对不住的多着呢,一条鞭子算什么。”

    古仁闻言不知为何心里松了一下,但很快又提心吊胆。

    小姐的意思是……这次对不住不算什么,往后还有?

    “将军走后,公主还好吗?”

    下半晌听说小姐每月只有三天能去大福寺陪宝贞公主,古仁着实心酸的紧。寺里又没有阮将军,能有什么东西牵制住公主,让她连家也不想回了?

    阮妙菱道“不瞒仁叔,其实这一年里我不曾见过娘亲。”

    问儿怀抱陀螺抹着眼泪儿到门外站着。

    “整个平阳都知道我每月会定时出府三日,而这三日便是去大福寺尽孝。”

    阮妙菱从兵器架下的暗格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古仁。

    古仁览尽盒中物,不明所以。“公主让小姐去学医道?”

    问儿在门外咕哝“哪是学医啊,庸医成天让咱们小姐扎自己手臂,每回都青着一大片回来。”

    阮妙菱嗔道“那是我学艺不精,你不也是青着一片回府么。”

    门外擤鼻涕的声响伴着浓浓鼻音飘进来,“能一样么,奴婢那是贪玩儿摔的,疼在皮面上罢了。小姐拿针扎自己,手疼心更疼!”

    古仁喃喃“公主素来疼爱小姐,哪舍得您吃这等苦头?”

    “娘说女儿家得有一技傍身,才能不被人轻看。那些能捻针绣花的闺秀满天星似的,成亲后活得自在的反倒没有几个。”

    阮妙菱望向古仁,“仁叔您可是看着爹和娘怎样在一起的,娘说的可对?”

    古仁欲言又止,“公主她——”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