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七章:信任诚可贵(下)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宝贞公主是何等人呢?

    如不是阮妙菱提醒,古仁只会记得她是镇南大将军阮延良的夫人,是三小姐的母亲。

    当年西宁卫爆发动乱民不聊生,是尚未出阁的宝贞公主领着三千羽林军千里救急,经过三天三夜血拼,暴动才被压制住。

    可宝贞公主却因私自调度羽林军犯了死罪。

    先皇再宠宝贞公主也不能视律法为无物,先是废了她女将军的封号,再按律执法。

    建朝二百余年的大宋已是江河日下,若要重现盛世,能文能武的宝贞公主绝对是稀有的干将。

    文官们惶恐,个个削尖了脑袋请旨把宝贞公主送去南方思过,实则为贬谪。可这位公主没事儿人一般依然过得很自在,屡建小功。

    而后才得机会和阮延良情投意合,诞下唯一的女儿阮妙菱。从那之后宝贞公主退出战场安心抚养女儿,一身荣耀渐渐被将军夫人的名号掩盖。

    阮妙菱言笑晏晏看着古仁。

    “如在街上随意拉一个人问宝贞公主是谁,答的必定是将军夫人,何人还记得她年少时也曾荣耀一方?”

    古仁惭愧低首。

    “小姐所言极是,当父母的人眼光总会看得比旁人长远,不为眼前只为将来。公主定然不希望小姐受苦,可有些苦是现今必须要经受的,不吃苦中苦哪成人上人。”

    阮妙菱点头,问道“听说先皇在时十分宠爱娘亲,甚至娘在南方怀有身孕时三尺外必有锦衣卫保护?”

    “都是外人添油加醋乱说的,锦衣卫素来只有杀人的名声,谈何保护。”

    古仁停顿片刻,犹疑道“若是在南方还真不好说,时值南方骚乱频频,将军既要排兵布阵又要兼顾后方,分身乏术也是有的,先皇又在病中无暇关照到公主的一切。”

    “末将当时另有军务,是以不在南方。”

    说不准先皇真有派遣锦衣卫前去。

    阮妙菱垂眸揣测,她记得先皇在她未满百日时驾崩,紧接着原是太子的外祖父染上伤寒不到三日便离世了。

    三月之内皇上和太子接连离世,举国哀恸的同时心里也乱成了一锅粥。

    南方的动乱未停,西宁卫边缘的鞑靼又蠢蠢欲动,人心惶惶寝食难安。幸而以兵部尚书李重山为首的一带官员力推成康帝,大宋在危亡之际才得以保全。

    慌乱中谁会记得宝贞公主身边有锦衣卫。

    成康帝登基后一切百废待兴,将这支锦衣卫忘了也有可能。

    古仁道“五军都督府的都指挥使秦阶,此人乃是大将军的良徒。因上任千户犯了死罪入了大狱,他如今正兼管锦衣卫,小姐何不写信去问一问?”

    “仁叔认为此人可信?”

    古仁看人眼光素来老道毒辣,频频为阮延良称道。

    “此人在带兵杀敌很有一套,与弟兄们处得也不错。只是……”

    阮妙菱接过话道“只是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五年足够改变一个人,尤其是在官场。”

    古仁正是此意,只是他私心以为秦阶会顾念和将军的师徒情帮小姐一次。

    问儿道“上回在长公主府香巧姐姐与奴婢说过,秦大人在京城很有名呢,虽是兼管锦衣卫,却比锦衣卫那些吸血鬼有人情味。”

    香巧和问儿都还是怀揣芳心的小姑娘,看别的男子就给像自己找如意郎君,目光只停留在样貌上,探不到深处。

    阮妙菱不同,以前徐元在秦阶手底下办事时,她为了让他少走弯路仔细研究过秦阶此人,可惜永远是未知多于已知。

    一日徐元面色惨白回家,冷汗涔涔道“秦大人不喜别人探究他,今日亲眼看他徒手捏死一个探子,可把我吓惨了。”

    此后她再未做过这些事,不再询问朝中局势,以致于在死前才知晓阮府被抄家。

    奉旨抄家的人,正是都指挥使秦阶。

    阮妙菱收回心思,道“此事不急,咱们眼下还有要紧的事。”

    问儿道“银子。”

    古仁道“婚事。”

    “仁叔,银子重要些,东府好几双眼睛都盯着呢。咱们将军用性命挣来的银子凭什么都要被他们掳去!”

    “小丫鬟懂啥,小姐的婚事才重要。徐家大公子徐亨相貌平平配不上小姐,二公子虽然俊美却窝囊得紧,小姐嫁给他不得吃一辈子苦。”

    问儿想要争辩几句却找不到话说,银子重要,小姐的婚事也很重要。

    “唉,真难选。说书的果真不骗人,世上哪有双全法。”

    阮妙菱笑道“自古难两全的事惟有忠孝,银子婚事与之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爹的身家可比我的婚事值钱多了。”

    ……

    小厮捏着鼻提着一篮子香料趁月而来。

    “公子,您让小的准备香料,莫不是要送给府台大人?公子第一日上值送点礼是不错,可府台大人不爱熏香,他家小姐倒很喜欢……”

    小厮倒抽一口凉气,公子难道打算脚踏两只船?

    徐元一手抽起一本书砸去,一手执笔蘸饱墨继续抄书。

    他的字从前都是龙飞凤舞没个正形,大人们常常不肯赏光看一眼便草草批复了,这一世可不能这样了。

    “上回你不是说三小姐梦魇么,将这些香料送给西府的丫鬟们,她们常在主子身前走动多少能留下些香气,三小姐夜里也能睡得安稳。”

    小厮蹲在桌案前露出一个脑袋。

    “公子莫不是对阮家三小姐做了亏心事,现今忙着弥补,为了成亲后能少吃点苦头?”

    徐元顺势捞书打在小厮脑门上,“我从前待你是否太宽容了,明日让娘把你调去喂马,在我这儿啰唣得紧。”

    “小的这样开朗的小厮公子上哪找去?大公子身边的青桐,成天苦着一张脸跟死了爹妈似的,把主子的好运都挡在了门外。”

    小厮递来一张揉皱了的纸。

    “今儿他又苦着脸弄得大公子文章写得不顺,自个儿讨了一顿打。”

    纸上确是徐亨的手笔,从缭乱无形的字迹看得出他气得不轻,而且心思不在文章上。

    徐元道“你怎知青桐不是真死了爹妈,明儿送完香料你再去药铺买点好药去看看青桐,也别提死爹妈的事,不厚道。”

    小厮叹气道“青桐挨打没初一有十五的,公子有什么法子没有?”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