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十一章:惊人的前奏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平阳府这天晚上很不安宁,街道上没有灯火,脚踏声频繁,拍门声浪潮般起起伏伏。

    有人壮胆扒拉开窗户偷看了两眼,黑衣,黑鞋,黑幂篱,总之黑影重重。

    商铺里微黄的光投射在地,乱七八糟的一片脚影,往上看,黑衣人拿出银晃晃的东西往里面一丢,店主哑着嗓咿咿啊啊不知是哭是笑。

    咚咚锵锵一阵乱响过后,归于平静。

    下条街又陷入同样的境地。

    翌日,晨雾袅袅,浩浩荡荡三辆板车拉着三口大箱子来到阮府门前。

    阮延哲刚从被窝钻出来,得知消息深一脚浅一脚朝着大门飞奔。

    “贤……大公子这是来送礼?”

    阮延哲踮脚越过徐亨看了看三口描金大木箱,车夫正抓着帕子不住地擦汗,板车不动如山让人浮想联翩。

    这聘礼送得过早了吧,妙仪出嫁的日子不在今年啊。

    徐亨拱手“此等小事本不该叨扰岳丈。”

    阮延哲被他一声“岳丈”喊得心花怒放,拍着大肚子道“妙仪今日陪她母亲回娘家住,天未亮就走了。”

    徐亨只道自己是来送礼给三小姐的,见不到二小姐也无妨。

    原来是见那个小祖宗。阮延哲握拳咳嗽,往西府方向指了指“门在那处,哈,困死了我且回去睡个回笼觉。”

    “阮家人怎能如此无礼!”

    青桐察觉徐亨正冷眼瞧着自己,冷不防身上旧伤一痛,随即紧闭双唇。

    阮老太太年纪大了不再贪睡,问讯急忙叫婆子搀扶,乌泱泱一堆人耳花乱坠珠钗翠响赶了过来。

    阮妙晴和阮道兄妹俩晨起读书,听下人来报,握着书本提裙的提裙掀袍的掀袍,一路小跑。

    阮府门内站满了人。

    “大清早就来送东西,二小姐回来可要高兴坏了……”

    “不是二小姐,是三小姐……”

    “箱子那样沉,是好东西吧,三小姐真有福……”

    阮老太太屏蔽耳后的闲言碎语,鼻翼不停翕动,死死盯着徐亨。

    这个男人将来会是二孙女妙仪的依仗,会走上仕途前途无量,为什么,为什么要去招惹西府那个人!门当户对的他不要,偏要低声下气求娶过气公主之女。

    “徐大公子是来见三丫头?”

    徐亨扫了眼里面的人山人海,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倒来了一堆。

    “是,还请老夫人通融,晚辈有要事得见三小姐一面。”

    阮老太太道“不是我不通融,西府的事一向不归东府掌管。”

    人,也是如此。

    通报一声在徐亨看来不过是很简单的事,阮老太太却推三阻四,身为阮家长辈难道连一个西府都管不动?

    “既然三小姐此刻不方便,那晚辈再等等,天儿暖和了三小姐自然能出门。”

    天暖人们都该出门了,阮老太太磨牙切齿,若是二儿延良还活着,她随便找个由头就能将徐亨拿捏得死死的,就算出了差错还有儿子在前边顶着。

    如今大儿阮延起在保宁当知府,远水救不了近火,三儿阮延哲又没有功名,她老婆子做什么都磕磕绊绊不顺心。

    “去,请三小姐过来。”阮老太太吩咐道,再这么下去丢人的可不是徐家,不能因为小祖宗空惹一身骚。

    雾气慢慢散去,两刻钟过去还未见人,阮老太太开始心神不平。

    “给老太太请安。”

    廊下走过来一个水灵灵的小丫鬟,饿狼扑食般冲到阮老太太跟前,忽而脚尖一碾停在大门中央,对着老太太施了个礼。

    徐亨眼皮一跳,那个丫鬟步法有些……

    阮老太太往后面看,除了婆子还是婆子,“三小姐人呢?”

    问儿眨眼“小姐说诸事都由奴婢代劳。”她扭头看向外面,入眼的只有徐亨以及随从,至于那三口大箱子,恍然无物。

    徐亨上前一步,“你就是昨日陪三小姐上街的丫鬟问儿?可还记得在城西救过一条贵犬?”

    “贵犬?我和小姐昨日没救过贵犬,呆头呆脑的老黄狗倒是救了一只。”

    “就是老黄狗,它是我养的。”徐亨迫切说道。

    问儿将他上下看了几遍,“难怪……所以大公子今日是来报恩?”

    徐亨见时机一到急忙命人打开箱子,拿起一只蝴蝶风筝,“这二百只风筝权当我送给三小姐的谢礼。”

    伙夫们正要着手搬运,问儿指着西府大门“往那儿搬,三小姐不住这儿。”

    大夫人望着远去的车轱辘,偷偷观察老太太的神色,“二百只风筝可是大手笔,本该属于妙仪的。”

    阮老太太眯眼,“手笔大不大在其次,只要人在心在,胡闹一些可以容忍。有了这二百个玩具她这月也能省下一笔花费,前几日不是因为银钱短缺没有添置黄菊么,去补上吧。”

    大夫人想起运到令阳长公主府的黄菊也能入住自家庭院,喜不自胜忙去安排,迎面撞上立在廊下的阮妙晴和阮道。

    阮妙晴道“娘真打算动用三姐的钱,就只为了几盆花?”

    大夫人嗔道“哪是用三小姐的钱,这些银钱你二婶娘拨过来就是花费的,买几盆花摆设怎么了。对了,三小姐这次得了这么多玩具,你们姐弟去西府要一个,这样又能省下一笔开销。”

    阮道睁着大眼“娘,为何爹做了知府以后咱们活得更穷了?”

    开销从西府那里一点一滴的挤,食单从西府偷偷摸摸地备份,如今连玩儿也要厚着脸皮去伸手,他不喜欢。

    大夫人拍着子女的肩膀“三小姐的新玩具哪次不是一箱一箱往家里搬,十个库房都不够放的,分你们两个又不会少几两肉。”

    肉自然不会少几两,可生而为人的自尊会压得他们抬不起头。

    阮妙晴和阮道已经到了会察言观色、明辨是非的年纪,这也是个想反抗却不能反抗的年纪。

    两人还是最后劝了母亲一句“三姐长大了,娘不能再用去年的目光看待她,买花的事娘还是暂且缓一缓,也许过了今天娘会大吃一惊。”

    大夫人一嗤,就凭阮妙菱一个人能让她到吃惊的地步?那真是小看了她。

    阮妙菱每日不参与昏定晨省,不遵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规,教养出来的丫鬟牙尖嘴利嘴不留情……

    东府仍把她当菩萨供着,就是因为她不惊人。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