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十二章:玩乐的高手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阮延良活着时她可以肆无忌惮想玩就玩,但时局不同了,西府缺了个能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无人撑腰的阮妙菱只需要默默无闻的活着,默默地嫁人生子,把和她利益相关的资源转送阮家,便能安稳一世。

    这是老太太的原话。

    大夫人深吸一口气,眼看着入秋的最后一只蝉松开攀附廊檐的手当啷掉进花丛。

    “该为你爹和大哥准备冬衣了,烦心事自有人去管,你们回屋读书。”

    三口箱子停在练武堂院中央,问儿跑到门前没有进去,因为此刻阮妙菱正在屋内冥思。

    “小姐,徐大木头送来二百只风筝,奴婢瞧了都是顶好的手艺,放在几号库房合适?”

    练武堂大门紧闭,里面四壁悬挂明珠亮如白昼,竖立在兵器架上的刀剑钩戟斧钺表面擦过一抹惨白的光。

    阮妙菱开门,里面的光顿时涌出去晃得人眼睛一痛。

    “天气不错,放吧。”

    问儿也不询问放什么放在哪里,蹦蹦跳跳去找来一堆比自己年纪小的丫鬟,一手插腰一手挥舞手帕“箱子里的风筝你们拿一些去给外院的小弟大哥老伯,一人一只一个也不能少。”

    兔月站在问儿脚边的石头下,双手合握两眼灿灿盯着问儿,“问儿姐姐,我能拿两个吗?”

    问儿一向对自己的小跟班友好,蹲下来拍着她的肩,“能,别少了院里姐姐们的份儿就行。”

    兔月闻言小脑袋滴溜溜转起来,心里算一遍才道“咱们西府一共一百二十人,多出八十只风筝,我多拿一只,还有……”

    问儿止住兔月数指头,“后门外常有孩子在那儿玩耍,叫他们一人带几个伙伴,多简单。”

    “对哦,问儿姐姐你真厉害!”

    西府少了男女主人,丫鬟婆子平日里除了打整内务就是陪三小姐玩乐,玩多了手艺也比平常人高出许多倍。

    内院丫鬟婆子各自扎一堆,甬道上来来回回人影幢幢分不清彼此,空中飞的风筝高低快慢各有不同,来往交错间没有发生两只风筝相互碰撞的情况。

    婆子牵着线面不红气不喘“这线不如宫里送来的好……”

    “画师画的糙,上色不仔细……”

    管库房的婆子板着脸,手中的风筝线一收一放,“三小姐是把你们的眼养刁了,一大把年纪还以为自己跟问儿她们一样呢。”

    “三小姐说了,心不老人就永远十八。”婆子双颊一红双眉一抬,皱纹全无。

    库房婆子道“说你胖还喘上了,用心玩,可不要辜负了徐大公子一番心意。”

    “心意都是用心的,这个用钱……”其实用不用钱无所谓,买两只和两百只都一样,关键是有心。

    阮妙菱无心在这种无意义的玩具上费心,她目前想做的是造出这世上没有的新奇的玩具。

    问儿跳过门槛滑进来,“小姐,木头人做成了当真能和它比武?”

    地上横七竖八摊着分裂开的木制肢体,头是头脚是脚像极真人,与市面上出现的傀儡人偶无二,只是体积大些。

    阮妙菱盯着木头人,半晌才道“做个木头人容易,难的是如何让它像人一样行动自如。”定下目标不难,难的是执行,旁人因拖延懒惰而未能行动,她却难在没有先例依循。

    “如果爹在汝阳遇险时有一个会动的木头人做掩护,就能回家了。”阮妙菱低头笑着抚摸木头人,声音轻如鸿羽。

    问儿将木头人的肢体拼凑完整,找来自己的衣衫给它盖上,笑嘻嘻道“小姐您瞧,这是奴婢的分身呢。赶明儿奴婢也做一个当夫人的分身,夫人见了一定欢喜。”

    阮妙菱道“是呀,还有娘呢。”

    屋外碧空如洗彩筝飘飘悦人心脾,五颜六色的风筝如同小伞织成的巨型伞笼罩在西府上空,府外孩童豆子般滚滚而来聚集在后门。

    不消片刻一只只小风筝围绕阮家东、西两府一圈,相隔甚远的地方也能看到漫天的风筝,顿时府门前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三夫人和阮妙仪在娘家听到风声,热乎饭顾不上吃一口匆匆打道回府,前门堵了许多人,不得已走了后门。

    阮老太太由婆子搀着站在自己房门前望天,连连唉声叹气“搞什么幺蛾子,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成天不务正业麽!”

    阮延哲剔着卡在齿间的肉丝,漫不经心道“其实她也没有正业可做啊,又不是读书考功名的男儿。”

    阮老太太斜瞪他一眼,“刺绣琴棋书画不是正业?”

    女人就是眼界小。阮延哲闭嘴眯眼欣赏风筝,这些卖了够给妙仪和夫人添置好几身冬衣了……

    阮妙仪气喘吁吁的在月门外停了片刻,双手用力将眼睛揉出了眼泪,提裙跑进老太太的院子。“祖母,嘤嘤嘤……”

    阮延哲打了个颤颤,虽然是自己女儿,这哭功明显不是继承他的。他一抬头,三夫人已经到了他面前,没哭,形容却有些狼狈。

    “老爷……”这一声无哭胜有哭。

    阮老太太不管娘俩突然回来是为什么,爱抚着阮妙仪头发道“妙菱只是搭救了徐大公子养的贵犬,送点礼物当作答谢而已。”

    真是这样么?阮妙仪蹭着老太太软和的肚子,温顺道“孙女不放在心上的。”

    三夫人道“这风筝总不能一直都在天上飞吧。”

    “天黑自然就停了,能看的时候多看几眼,上边飞的可都是银子。”阮延哲又低声提醒妻子一句,“你的冬衣也在上面飞呢。”

    阮老太太听不务正业的三儿在一旁唧唧喳喳,蹙眉道“你有空就想想办法打听你二哥的遗物有多少,偌大个西府总有一两个耗子洞可以钻。”

    阮延哲应是。

    阮府门前层层叠叠人裹人,外围停着一驾马车。徐元兴致正高,指着天空问小厮看到了什么。

    小厮吸着嘴唇挤眉深思,他只看到了风筝,可照实了说公子会不会不高兴?但不说实话,公子一样会不高兴。

    “风?筝?”

    徐元瞟一眼小厮鸡崽似的战战兢兢的神情,不由笑了,小厮松了口气。

    小厮反问“那公子你看到了什么?”

    “富贵之家多豪奢。”

    二百只风筝全飞了,可见徐亨此次没讨到好。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