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十九章:只差一点点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平阳府府衙,贺芳年抽空检查徐元刚交上来的课业,以平阳府为例,阐述如何管理街道之类的小事。

    出乎贺芳年意料的是徐元竟然完成的很好,根本不像第一次接触,很官派,却也十分实用。

    “图之啊……”贺芳年拿着徐元的卷子,不知该夸他聪明,还是夸自己确有做老师的天赋。

    徐元虚心受教道“有什么不对之处老师只管指出来,学生再做修改。”

    “没有没有,这篇文章你写的很好,不似新手。”

    若不是他的儿子尚年幼,一定要安排在徐元身边好生学习才是。

    提到幼子贺芳年问长随“小公子哪里去了?”

    长随道“上半晌与明月小姐一处玩耍,下半晌跟着先生念书。只是方才街上闹哄哄的有许多孩子跑过,小公子起了兴问了一句……”

    后面还有话没说便是情况有变,贺芳年面色甚不好看“跑哪里去了!”

    长随看徐元一眼,道“小公子听说阮家三小姐有稀奇玩意……大人放心,小公子身边有十几个人护着,绝对能安然无恙归来。”

    贺芳年焦急的模样一看就是十分不放心,抄起书要打长随,举起放下,来来回回始终没落到实处。

    这个长随最近办事真是越来越不麻利。

    贺小公子前些日子偷跑出去就把百姓家养的鸡给抓来烤了,又调皮把屠夫家的门户大开,弄得大猪小猪满街乱跑影响街容。

    为这,贺芳年没少赔礼致歉,一个知府做成他这样……也是一言难尽。

    徐元道“老师莫急,学生去一趟,定把小公子带回来。”

    府衙总得要贺芳年坐镇,贺夫人与贺小姐又是女眷不便外出,此时由徐元去再合适不过。

    贺芳年本也作此打算,听他自荐便点头应允,“小子顽劣不好哄,图之你多担待。”

    徐元整敛仪容,告辞坐上马车去往阮家。

    ……

    队列在渐渐缩短,得了奖励的男孩子女孩子揣着银锭跑到街口买零嘴,回来时红枣蜜饯花生桂圆揣满了口袋。

    没表演的孩子看得眼馋,个个踮脚专心关注前排的动向,心中不住的催促再快些,再快些。

    陆少爷站到了最前面。

    “我叫陆钺,是平阳府守备陆堇家的公子。”

    阮妙菱看他玉面清俊,一身华贵之气,扎在孩子堆里没有流露厌恶平民的神情,有时还偷偷学习孩子们的动作神情,是个不一样的官家子弟。

    “陆守备……本参军不曾耳闻,不能吩咐你做相关的事,不如……”

    阮妙菱话未说完,陆钺目光坚定道“没关系,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卖爹时面色还能如此镇定的人,而且是个不过六岁的孩子。

    阮妙菱不言,陆钺以为她不愿意,小手在衣摆处不着痕迹蹭了蹭,“我,我知道你想听这些。”

    “三小姐才不会想听这些呢……”

    “陆家的事平阳府谁不知道,三小姐扮演参军是与我们玩儿的,才不想知道呢……”

    问儿俯身在阮妙菱耳边道“小姐,要不奴婢请陆少爷离开?”

    阮妙菱摇头。

    她今日所为就是想探听平阳府为人知的甚至不为人知的事情,陆钺的到来出乎她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她送平阳府孩子们玩具,陪他们玩游戏,就是想借孩童天真无邪之口搜集八方消息。

    “请说。”

    陆钺年纪虽小,说话条理却比同龄的孩子清晰,阮妙菱不需要将他说的话颠来倒去咀嚼几遍就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隶属于五军都督府的陆堇,家有一妻一妾,今年刚升任平阳府守备,正春风得意梅开三度,前不久抬了一门妾室。

    这些都是阮妙菱不曾听过的,因为从前不需要。

    陆钺又道“前不久尚书舅舅来信让我去京城玩儿,参军大人可有东西让我捎带回来?”

    阮妙菱看得出陆钺很认真在参与游戏,笑道“原来陆苍鹘还有位尚书舅舅,不知他在哪里任职,我挑个普通的物什,让尚书大人省点脚程。”

    “他在兵部。”

    他在兵部,又是尚书,阮妙菱能想到并且确认的只有一人——李重山。

    先皇逝世,身为太子的外祖父一病而去,大宋群龙无首……是李重山带着百官推举成康帝登基。

    真有意思,一个受五军都督府管辖的守备竟然是兵部尚书的姻亲。

    果然,钱没白花。

    “陆少爷扮演的苍鹘很不错,可以得双份奖励。”

    问儿正要掏钱。

    陆钺目光在她身后的箱子上逡巡,低声道“我不要银子,可以要一个绣球吗?”

    那绣球实在太漂亮了,七彩的绣线上串着许多小铃铛,踢起来一定比蹴鞠有趣。

    陆钺得了两个绣球,回头看了眼仍旧在扮演参军的阮妙菱,神情恋恋不舍。

    随从道“少爷,咱们这一趟出来得久了大人会生气,是时候回府了。”

    陆钺一步三回头上了马车。

    落在后面的两个随从你一言我一语。

    “阮家三小姐每回捣鼓出新鲜玩意儿,少爷不吝千金也要买,怕不是着了魔。”

    “我看着像,方才他像个被男人抛弃的娘们儿,苦兮兮的怪膈应人。”

    两个随从见掉队赶忙加快脚步,原本被占据的车道又停了一架马车。

    一个锦衣圆胖的男孩见了马车,脸色一白寻思跑路时,忽见车帘后露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小公子,那人是大人的学生徐家二公子。”

    锦衣圆胖的小公子正是贺芳年之子,贺明琅。

    贺明琅溜到车前掀开锦帘“徐窝囊是你呀,要不要来玩绣球?”

    徐元从一个孩童口中听到“窝囊”二子还是头一次,颇为新奇,低头盯着贺明琅,笑意从嘴角蔓延到眼梢。

    “贺顽劣是你啊,你竟然会玩绣球?”

    贺明琅似吃了个大鸡蛋被噎的口不能言,他什么时候成顽劣了,一个窝囊废竟好意思挤兑他是顽劣?

    “顽劣是你爹说的,我只是借用而已。”

    徐元轻笑,他从前好歹也吃了几年衙门饭,什么样的骄气公子哥儿没见过,甩个巴掌给颗甜枣的事对他来说简直信手拈来。

    “小公子真是厉害,在这里玩了许久也没被认出身份。”

    贺明琅得意哼了声“那是,我才不像陆钺,一来就和阮三小姐……”

    说到阮妙菱,贺明琅扭头一看,伞下只留一片空荡。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