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三十七章:剩下的尾巴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问儿揉眼,睡意未褪,“三德公公您瞧奴婢成吗?奴婢能挑能扛,不挑食能护主……”

    “问儿姑娘是三小姐的左膀右臂,到我这儿便是屈才了。”三德忙摆手截住话,能挑能抗的是汉子他又不缺。

    古仁换了身新衣才来,虽是简单用水清洗过,阮妙菱仍能闻到混杂在空气中的血腥……她看向三德,为何他身上就没有?

    “时候不早了,末将送公公回府。”话音刚落,一顶软轿停在院中,三德来时乘坐的马车被知府大人当作证物,牵回了府衙。

    三德朝古仁哈腰含笑谢过,这个男人早已不是往昔待在镇南大将军身边默默无名的小将,单凭一个将军名号,便能压自己一筹。

    “有劳古将军。”

    软轿行去,古仁抬头望天又看向廊下的兔月和问儿,小姐不叫人省心,两个丫鬟也没什麽大用处,“着人赶快将风筝收了,知府大人因为这脸都气绿了。”

    问儿打着哈欠,泪眼朦胧“他生气跟咱们有干系?他是气自己无能呢!他方才不是喊着要把所有人都抓回府衙么,三德公公怎的不去,将军您怎的也不去?”

    兔月急忙扯她衣袖,“问儿姐姐你……”怎么转手就把她给出卖了呢?“将军别气,奴婢和说书先生一直安安分分在墙头看热闹,一声没出。”

    “你们——哎唷,真要被你们气死!”古仁掉头大步流星追上三德公公的软轿,他这家长当得是越发艰难了。

    ……

    火风筝渐次在黑夜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浇桐油的火把。

    平阳府兵丁围住徐亨及其带来的家丁,“徐大公子不要叫我们为难。”他们可是看在徐二公子的份上才会对徐亨如此客气,换做别人,早一根麻绳捆了即刻关进大牢。

    “凭什么抓我,我又没有斗殴!”徐亨手指一一戳过木桐和家丁的鼻尖,“他,还有他们才是斗殴!”

    他今夜若是依了他们,便等同于弃了青云之路,当他傻么!

    木桐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公子您不是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么。”他才刚上位一日,好日子还未享受呢,他不想受刑,更不想死。

    “滚犊子。”徐大公子破口而出一句秽言。

    兵丁诧异盯着他瞧,原来读书人也会骂人滚犊子,骂得挺溜。

    交头接耳,嗡嗡喳喳一片议论。

    徐亨再争辩,兵丁懒得再听直接上麻绳,给敬酒不吃也只能给罚酒了,这些富贵人咋的都这么有特色呢?

    阮家三小姐如此,徐家大公子也是如此,怪不得两家长辈拧着脑袋也要更改婚约,好促成二人的婚事。

    “其实俺觉着徐二公子比他靠谱,咋滴不选他呢……”

    “嗯嗯就是……二公子多谦和呀,对咱们这些人都以礼相待呢……”

    兵丁俯身清扫乱后的战场,陆守备的兵马以及锦衣卫分列两边,收捡属于自己阵营的尸首,四下静得只剩窸窸窣窣清扫的声响。

    “徐二公子来了!”有人从远处跑来道。

    墨色充盈的长街尽头,隐隐约约出现一只火把,光影里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缓缓而行。

    小厮掌火,见远处有团火烧比他手中的还旺,激动笑道“公子您瞧阮家快到了,不知道三小姐在不在外面——”

    他眼尾上翘笑眯眯瞥了瞥徐元光风霁月的神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人终于要见到了呢,小的光是想一想,这心就要蹦出来。”两指相对作比心状。

    徐元关爱的抚摸小厮的脑袋,叹道“你自进了徐府便有些呆傻,也怪本公子不曾好好教导你,你我来此是接大哥回家的,不是为了美色——”

    “可来时公子您分明说的是出来赏花赏月赏美人……”

    小厮围着徐元打转,火球划出蜿蜒绚丽的弧线,远处观望的人呆呆伫立,双目发直,如见神祗。

    “那也只能藏在心里想,”徐元抢过火把攥在手中,“你小心些罢,仔细烧着本公子,连美人也看不得了……”

    “公子您骗人!”

    爽朗的笑声漂浮在雾霭中,“这个时辰美人都已安寝,你若是想看,去勾栏,花费记本公子账上。”

    小厮急跺脚,哼,公子继会打人骂人之后,说谎竟然能面不改色了,这也是成为奸臣之前所必备的么?

    对哦,奸臣也常去勾栏寻花问柳,小厮捂嘴偷笑,他得替公子把钱攒下来,然后嘻嘻嘻……

    “徐二公子怎的来了?”这个时辰他该下值回家才对。

    徐元早已敛了笑容,拱手向兵丁道“家兄今日出门后一直未归,家母特意让我出来寻找,只是为何他会与诸位在一处?”

    徐元疑惑的看了一眼徐亨,“大哥?”

    徐亨别过脸面,哼了哼。

    “老实点!”兵丁大喝一声,徐亨身躯一抖,转头要骂。

    后面传来声低低的冤枉,“官爷我真没动……”

    兵丁头子对徐元礼貌一笑“徐大公子今日带人聚众斗殴,将整条大街弄得污七八糟,且那个木桐是今日破坏街容整洁的疑犯……府台临走时发了话,一个不漏全抓回去……”

    徐元了然点头,一旁看得心惊胆战的徐亨急了,“徐元你别信他的话!”

    “闭上你的臭嘴!”又是一声大喝。

    “官爷啊,真不是我说的呀……”声音低颤细如蚊蚋。

    徐亨回头朝声音传来处瞪了一眼,再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求徐元帮忙是决计不可能!一个窝囊废只配做他的影子,无分和他共享荣光。

    “既然是府台大人的命令,徐元只好遵从。”徐元看向徐亨,“大哥且到府衙暂住一夜……明日,明日上值,我向大人求求情。”

    “不——”徐亨启唇,身后的门却吱嘎一声巨响。

    问儿灵巧的从门缝里钻出来,不给偷眼看门内的徐亨半点机会。

    “徐木……徐二公子您才来呀,下半晌徐大公子呼啦啦领着一群人来找我们麻烦,我可是吓惨了,才托个小孩儿给您送信。”

    徐元对问儿一笑,“下次再遇上这等事,姑娘可以直接派人禀报府台大人,我只是虚虚领个小差,做不得主。”

    徐亨横眉一跳,这话是故意说给他的?徐元是不打算搭救他么?

    问儿皮笑肉不笑道“偶然办了件好差事,您不就能从小差升成大差了?”真不知小姐叫她说这些话有啥意义。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