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四十一章:来得太突然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三更天,风忽然大起来。

    四更天时街上打更的扯起嗓子大喊“不好啦,山上着火啦,山上着火啦!”

    在他之前已经有兵丁滑下城楼一路飞奔去府衙,城外十里坡方向熊熊大火已是肉眼可见,火如果烧得再远可就不得了了!

    大街小巷家家户户点灯开门,睡眼朦胧忽见远处的天一片橙红,打更的声音源源不断贯入耳中,人们才大梦初醒纷纷疾走相告。

    “嘭嘭嘭!”

    兵丁用力拍打大门,“开门呀,着火了,府台大人!”已经吓得语无伦次。

    不过眨眼功夫,府衙上下燃上灯盏,贺芳年边穿衣边往大堂赶去。“好端端怎么着火了,是城里还是城外?”

    长随也是一脑子糊涂哪里清楚这些,正巧兵丁等不及冲进后堂,“大人大人,十里……十里坡方向……着火啦!”

    贺芳年虽是刚醒,脑袋转得却很灵活,十里坡外全是山,此时又是秋季,一丁点火星子燃起来就是要烧了整座山的呀!

    “备马,备水,赶紧召集全城的木匠带上木锯,出城灭火!”贺芳年顾不得戴官帽,又吩咐道“派个人去把徐元找来!快!”

    府衙人影晃成一片,秩序却是井然,长随快步跟在贺芳年身侧冷不丁想到一件了不得的事。

    “大人,陆守备的兵营好像在十里坡方向……”

    贺芳年下意识就道“那就让他们帮着灭火——”

    他猛地止步,万一大火是从兵营开始蔓延呢?天煞的!今年怕不是个灾年哦!

    “通知陆守备,他若还想要自己的兵就赶紧插翅膀飞过去!”

    街上人声动荡,守备府岗哨遍布各个角落,甫一听到十里坡方向失火便急忙放烟火哨。

    “咻——嘭嘭!”

    烟火炸开,守备府府内上下脚步急切。

    东郭墨一摇一摇赶来时,陆堇已是一身戎装骑在马背上,朝他冷喝一声“你留在府中看好陆钺,他要是少了根汗毛,老子回来割你的肾下酒!”

    东郭墨下意识护着自己的腰,他还是知道眼下气氛非同寻常,脸皮子上也不露笑,一个劲诚恳的点头。

    ……

    徐府在城西南,从东大街出发得横跨半座城,陈馬年纪小步子不大,等他赶到时,城外失火的消息已传得满天飞。

    徐府外面有几匹马,还有几个官府的衙役急得围着马团团转,陈馬跑过去徐元正好从里面出来。

    “二公子!二公子!”陈馬挥着手喊道,他得赶紧把爹出城的事情告诉徐二公子才行。

    徐元发现了他,与衙役交代两句后走到陈馬面前,见只有他一个人,问道“你怎么来的?”

    “跑来的,徐二公子您帮帮忙吧,我爹夜里出城去了!”

    徐元神情一滞,面上既惊愕又难以置信,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令他如此惊愕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纵火案事发的日子,提前了!

    “你爹什么时候走的?为什么出城去?他不知道宵禁之后不能出城吗?”接二连三的问题问得陈馬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爹说十里坡有一批红缨枪要检查,二更天就走了。”

    红缨枪?徐元握拳十指泛白,陈知是为了他早日练成枪法才……

    徐元将陈馬推给小厮,“赶紧送他回去,家里人问起,就答我去城外找府台大人。”说罢翻身上马,墨黑披风与夜色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

    阮家东、西二府亦是被吵醒,里里外外灯火通明……平阳府城上空的光亮丝毫不逊于城外。

    阮延哲絮絮叨叨赶到大厅,阮老太太和大房的人早已到了。“天儿还没亮了,都吵吵啥吵吵!”

    阮道和阮妙晴齐声道“城外十里坡着火了。”

    “着就着了呗,干咱们什么事?”阮延哲一屁股坐下,就见一屋子的人齐刷刷用骇人的眼神盯着他,他心虚道“你们看我做什么……”

    阮妙晴站出来解释“如今正值秋季,树木干枯易燃,如果风向改变转向城中,到时烧的不止城外,整座平阳城都要覆灭!三叔您是没醒么!”

    一听要烧了全城,阮延哲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那你们还坐着干嘛,赶紧收拾东西走啊。”一个人抱着花厅里值钱的字画瓷器,忙得连轴转。

    阮道往外走,阮妙晴落后一步跟上。

    阮老太太喝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去,回来!”

    姐弟俩肩并肩回头,“去救火啊,我们的家在平阳,我们可不想走,再说爹和大哥回来住哪儿呢?祖母和母亲若是想走,便走吧。”

    大夫人是以丈夫儿女为天的,闻言也跟过去。“媳妇也不走,媳妇要在家里等延起和正儿回来。”

    阮老太太不想走,可事无绝对,万一山火真的蔓延进城呢?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心思宛转间已下了决定,“延哲还有三房媳妇,你们赶紧收拾细软,妙仪妙柔还有妙露陪着祖母。”

    不多时阮延哲夫妇便将细软收拾妥当,装了三辆马车,留了两辆马车载人。随身侍候的丫鬟婆子跟在车旁,一行人摇摇晃晃向城门而去。

    街上人影幢幢,惶恐不安遍布各个角落。

    ……

    问儿一听到消息便跑去古仁的院子,这种人心不稳的时候最需要有魄力的人才镇得住场面。

    古仁只要一出马,不说话,一张脸就能解决。

    然而古仁的院子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见不到,问儿又跑回去。

    “小姐,古将军不见了!”

    这场山火来得始料不及,阮妙菱以前只听到一星半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场火来早了,因为古仁预定的死期就在此后的几日。

    这火烧得太早,是不是古仁的期限也要提前?阮妙菱不敢想,但可以确定古仁今夜是安全的。

    阮妙菱突然想起府里多了些不速之客,堵了一把,隔空喊道“砍柴人,你们可以出来了。”

    阴影处晃过几道影子,问儿眨眨眼,院子里陡然多出三十几条人影,吓得她连连拍拍小胸脯“骇死人了!”

    有个年轻的壮汉恭敬的对阮妙菱拱手,“小姐知道我们还在?”

    按理古仁不声不响出门,应该会带他们一起走才对,小姐不可能知道。

    阮妙菱道“你们人太多容易引起注意,我只是赌一把而已。”

    她甜甜一笑,松了口气“看来赌对了。”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