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四十四章:半道上截胡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城外的山火虽然扑灭,后续却有许多麻烦要处理。西府内丫鬟婆子拎水桶攥鸡毛掸,上上下下洒扫庭院的灰尘,只古仁一个孤零零站在院中央。

    房内忽然传出一声轰响,问儿在里面尖叫“小姐怎么办呀,又失败了。”

    “继续呗,这才是第二次。”

    问儿边跺脚揉肩边往外走,“试验第一次用了七天,第二次用了六天,加起来咱们已经浪费十几日了,都够咱们玩几十个别的花样……”

    阮妙菱捣鼓木头人也疲累了,跟出来道“这不是在进步嘛……”见古仁站在院里,阮妙菱愣了片刻,怎么没人通报?

    “仁叔有事?”

    古仁扫了眼在忙碌的丫鬟婆子,有的飞身上檐扫尘,有的倒挂在房梁下擦拭玻璃窗……似乎他回来之后,这些人都与公主在家时一样,或者说从来没变过。

    问儿一会儿飞上房檐对洒扫的婆子道“可看仔细了,绝不能让东府的人混进来。”一会儿又落到地面对小丫鬟吩咐“上回就是你粗心没守好门,才叫二小姐偷摸进来把小姐推下水,再有一次我可不留情。”

    言语还是一贯的犀利啊。

    小姐仍旧爱玩,话却是少了许多,古仁自哂,原来不变的只有他们。

    “之前与小姐提过的五十名尚未编入阮家军的民兵,已经进城了。”

    阮妙菱闻言眉梢上扬,嗓音微微颤动“我知道的,仁叔多谢您告诉我。”多谢不再把她当作一个只会贪玩的孩子。

    古仁抬头一愣神,昨夜被发现的三十个人齐刷刷站成一排,面色羞赧。“属下办事不力,只好将功折罪去救火了。”

    古仁才发现他们其中有的人毛发卷曲,隐隐透着股焦味儿。

    阮妙菱道“西府家丁,他们如今需要这个身份。”

    没有人比古仁更能明白这句话其中的含义,既是给了这五十人一个安身立命的机会,也表明小姐是信任他的,古仁不会什么花言巧语,只能道“多谢小姐。”

    问儿突然插话问道“将军您昨晚去哪儿了,今儿院子里也不臭了。”

    真是直接到不给人思考的余地,古仁只得实话实说“毐大人他们之前藏在六隐山时发现了两具尸体,昨日进城时带了进来,末将担心会连累小姐,又给扔了回去。”

    问儿笑道“将军是想让陆守备查出杀人凶手,好空手套白狼吧。”

    古仁没反驳,没有中间的插曲这事也该陆堇摊上。

    思索间阮妙菱递来一封急递,古仁展开一看惊得两手一沉,宛如捧着个千斤重的聚宝盆。

    “十万两黄金?”古仁揉揉眼,还是折现的,真是重金之下必有豪贵。

    他再往下看,其中一行分明写着平阳府,徐亨。

    “仁叔,劫下这份策论题。”阮妙菱十分爽利的说道,“之后想法子送给徐元。”

    问儿急了,凭什么要送给那根木头呀,小姐真要嫁给徐元?

    阮妙菱摸摸问儿的脑袋,“徐元中意的是二姐,他若中了状元谁能阻拦他娶谁?婚约是死的,人是活的。”

    问儿不明白,扭头去看古仁。

    古仁亦是懵懂,扭头却发现无人可看……家里能为小姐分忧的丫鬟是一个没有。

    问儿,也就嘴皮子和武功厉害些。兔月年纪小贪玩儿还容易被骗,叫她出主意是万万不能的。

    阮妙菱心想总不能对他们说自己是再生之人,知道上辈子徐元本该是那个状元,也知道徐家老爷子利用职务之便偷偷对调了徐亨与徐元的答卷,只好笑着说道“是他的就是他的,咱们帮他一次,也是在帮自己。”

    帮自己?

    问儿捕捉到了关键,兴奋的蹿上房梁。小姐不用嫁给徐家的呆头鹅和烂木头,简直好得不能再好。

    古仁也少见的咧起嘴角,不怎么亲和的脸上添了几分笑意。

    劫书,又是劫自家的东西,容易得很,想当初占山为王的时候他连囚车都劫过。

    ……

    大街上,马匹拉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一块大黑布笼盖着,引得过路人频频侧目。

    徐元慢慢随车移动,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这样,给徐公子添麻烦了吧?”

    徐元回道“没有,倒是我给师傅您添乱了。”虽然困住陈知的只是府衙用来运水桶的木筐,却与囚车无异了。

    “那个线索真的有用吗?”

    陈知低头盯着下方仅有的一点光,那两个人的样貌他虽然没有看清,却在大火中瞥见了他们腰上的牌子。

    徐元安慰道“虽然只有一半,但只要用心找,总能找到。师傅你且宽心,师母和师弟那里我会安排好。”

    “劳烦你了……”陈知噙着点笑。不得不说,徐元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学生,没有枉费他的良苦用心。

    “先生您在看什么呀,我个头矮看不到呢。”

    人丛中一道女声夹着几分嗔怒传来。

    徐元循声望去时,一个老先生将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姑娘扛在肩头,面色涨红却是笑容满面问那小姑娘,“瞧见没有?黑魆魆有啥好看的,小姑娘就是好奇。”

    坐在单先生肩上的兔月兴奋拍手,“哪里黑了,先生您眼神儿不好……只是那人怎么这样眼熟呀。”

    单先生见兔月歪着脑袋思索,被她勾起了好奇心,踮起脚看了一眼。嘿,敢情小丫头是被公子哥儿迷住了。

    “兔兔姑娘啊,那是徐家二公子,你家小姐未来的小叔子。”

    兔月哼道“才不是呢,他是我家小姐未来的夫君。”问儿姐姐时常在她耳边念叨,耳朵都起茧了,不会记错的。

    单先生似是听到了不得的消息,阿呀一声哈哈拍腹狂笑。“稀奇稀奇真稀奇……”

    一片嘈杂中徐元却把他二人的话听得分明,低头抿嘴笑了下。

    陈知也在里面笑,丝毫不像被抓的疑犯。“原来外头流传的都是假话,将来要与阮三小姐结亲的,是你。”

    人头攒动中兔月朝徐元摇摇手,晃得下边的单先生险些倒地,她也不怕,一个劲唤“姑爷,姑爷!”

    这样好看的姑爷,将来可以天天见,为什么问儿姐姐偏偏不喜欢呢?

    问儿姐姐常说徐二公子是块烂木头,可他这样走在衙役中间,分明像个做官的,与府台大人相比丝毫不差。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