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五十九章:京城知故事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左右两个奶娘肉夹馍似的将贺明琅护在中间,生怕来往的衙役撞倒了小主人,左右开弓挥着两手把忙得晕头转向的人推开,骂骂咧咧之声接二连三响起,奶娘也不示弱骂回去。

    贺明琅仰头手里拽着徐元衣裳后摆,不清楚府衙上下穿行的人在做什么,他们怀里手中抱着各种各样的器物白纸,像是在玩耍,但面上的表情又十分凝重。

    “徐窝囊,他们好忙啊,都没人陪我踢球了,你陪我。”

    徐元敲了下他的脑门,学着贺明琅的口气喊了声贺顽劣,“我也忙,踢球改日再来?”

    站在院里发呆也叫忙?分明是嫌弃他不懂事爱捣乱,不想跟他纠缠,贺明琅气得嘟嘴,“不陪算了,你们都不搭理人,本公子自己找乐子去,哼!”

    徐元没拦,吩咐两个奶娘“好生照顾小公子,今天到处都乱的很,莫要上街乱跑。”

    奶娘慌忙答应,小跑追上贺明琅,路上又与办事的衙役撞到一处,送往京城的折子呼啦啦散了一地,两拨人叽哩哇啦对骂一通,倒把闲得发慌的贺明琅逗得咯咯直乐。

    ……

    狂躁的大风吹起薄薄的沙尘浪潮似的扫过京城家家户户屋顶,檐下的家雀不安地唧唧喳喳,纷纷纷扬扬昏黄的尘埃中稀稀拉拉走着三两个行人,偶尔咒骂几句“鬼天气!”

    兵部值房烧着两三盆炭火,屋里热烘烘暖如三春,吸入口鼻中的气息湿湿的,暖暖的,全然不同于外面的干冷。

    兵部侍郎急匆匆推开值房大门,顾不得反手关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隔间,等他走到兵部尚书李重山身边时,满身的冷气已被暖流吞噬。

    “大人您看,平阳府传回来的讯息,咱们的人暴露了。”

    座上的人样貌约莫三四十岁,身上的红色官袍衬得脸面红润眉色浓黑,发量和胡须的数量虽然少,根根却如刀如刺。旁人若是不提及他六十一的年岁,端看外貌以及他所在位置,少不得赞上一句“中年得志”。

    信件平整铺在桌案上,兵部侍郎往砚台里加了少许清水,右手执墨条安静研磨……李重山在哗哗的水声中久久不动,目光停留在信件上。

    他安插到平阳府的眼线,还未跟着三德进城就死了,甚至抛尸到他妹夫陆堇的军营当中。陆堇在信中提到那两人都没了眼珠,凶手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三德公公已经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了吗?

    过了半晌,他才问兵部侍郎“五军都督府那边呢?”

    “秦大人路过聊城遇人不淑,被敲了竹杠,眼下身无分文,大都督忙着替小儿子补送川资路费,就算消息传到都督府估摸着也没空打理。”

    李重山难得发出点笑声,似乎是遇到了天大的开心事,“那老家伙宠儿子没底线,秦阶又不是三岁小娃娃……不过有件事能让老家伙分心也好,给贺芳年的信你来写,同窗之谊他不会不理。”

    侍郎垂首应下,双手托着信件快步回到自己位置上,重新磨了墨,提笔刷刷书写。

    ……

    京城的风沙并未吹到聊城,城里最有名的酒楼喧嚣不绝于耳,某间阁子突然开了窗户,酒香顿时外泄,街道上马蹄声吆喝声叫骂声灌进来,沉闷的房间被这些鲜活的市井气息注入,瞬时活泼不少。

    “小侯爷您可别再喝了,秦大人好容易来一趟聊城,咱们非但不欢迎反而将他的路费骗个精光,这……”

    这该如何是好啊?秦大都督宠小儿子秦阶可是满朝皆知,连老侯爷都怕他……小侯爷这不是给江家添乱吗。

    酒楼小二溜进阁子,眼见江小侯爷醉醺醺敞露胸怀瘫在软垫上,高挺的鼻梁上俏皮的耷着一缕黑发,随着小侯爷一呼一吸之间,发梢轻微上下摇曳,再往下欣赏……两个黑洞洞的孔正对着他!

    啐,简直没眼看,店小二抬起手挡住视线,语速飞快道“小侯爷原谅则个,酒楼近日要闭门休业,不能招待您了……”

    “为啥?”江小侯爷醉梦中听到“休业”二字,顿时醒了三分,他还没喝够呢。

    还能为啥呀,再不把小侯爷送回家去,酒楼估计真得关门大吉咯。店小二硬着头皮转述侯府管事的原话“秦大人已经住进侯府,小侯爷若再不回去,就去给秦老大人当儿子!”

    “本公子巴不得呢!”江小侯爷翻身坐起,嚷嚷道“秦阶人呢,有本事告状没本事找我打一架,孬!”

    仆从赶紧打发了店小二,俯身在小侯爷耳边道“秦大人似乎要启程了,小的来时听了一耳朵……平阳府似乎出了大事,小的还听见什么长公主啊军营啥的……”

    江小侯爷的酒这下全醒了,嘿嘿嘿傻笑,仆从被他整得云里雾里小心肝怕得直颤抖。

    主仆两人前后脚刚进侯府大门,一根长棍当头落下眼见要落到江小侯爷头上,他急急侧身把仆从推到前头顶上,躲在后面道。

    “爹您怎的不学学秦大都督好好宠爱自己的儿子呢!”

    “小侯爷,”仆从双腿颤颤,“不是侯爷,是锦衣卫——”话未说完就被江小侯爷扔得老远,小侯爷暴躁的动静隔着三重门都能听得真真儿的。

    “秦阶呢,本公子还没还钱他能走到哪儿去……哈?路费到了他也不能不辞而别,平阳府有贺芳年镇守能出什么乱子……长公主没了和本公子有——”

    “你把话再说一次!”江小侯爷道。

    答话的锦衣卫冷不丁被江小侯爷拎在半空,心头一悬,这小侯爷天生神力吗?

    “若是小侯爷您接到令阳长公主突然暴毙的消息,也会同秦大人一样着急吧。”

    令阳长公主在京城时对秦大人以及江小侯爷这些小辈都很和善,跟亲祖母似的,秦大人不管不顾赶去奔丧很合理啊。

    “我……”话到嘴边又被江小侯爷吞咽回去,“我倒是想去……”可是老侯爷他不准啊。

    “要不小侯爷您逃吧,逃了还能追上我们大人。”锦衣卫憋得脸通红,脖上青筋一条条暴起,却在不停腹诽——

    五哥和寒十四那个傻子惹了大事还不自知,秦大人原本没打算直接到平阳,这下可好,全乱套了!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