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七十一章:能顺利买吗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下半晌贺芳年放徐元半天假,一因他新作的文章较之前有很大的进步,二来自从山火案之后徐元连家也不曾回,整日整夜歇在府衙,衙役有几回偷偷禀报说徐夫人每日都来给徐元送吃食,却不让通报,怕扰了大家办事。

    徐元就算再有心求教也看得出贺芳年两眼通红,忍着困乏和他对话,当即承了老师的好意收拾书本快步走出府衙。

    因为临时放假,小厮没来接他,徐元只好把两本随身携带的书拢进袖中,沿着街边缓步行走,从他身边走过的行人皆是脚步匆匆。

    街边小孩子举着糖人玩编花篮的游戏,腿勾腿手搭在前面一个人的肩头,三五个小孩能成一组,七八个小孩子亦能成一组,蹦跳着旋转,手里的糖人忽高忽低,有被舔化了脑袋,也有整个被小孩子一口塞进嘴里大嚼特嚼……徐元从他们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袖子被人一拽,回头发现袖口正黏在一个娃娃的糖人上。

    花篮因为徐元介入被迫解散,小孩子们围成一圈责备那个丢了糖人哭哭啼啼的娃娃,没人敢责备身量颀长的大人,徐元自然被晾在一旁。

    “我说——”徐元打断他们,指了指袖子,两道隽秀的浓眉蹙起,“花篮没了可以再编,糖人没了可以再买,责备和哭并不能解决问题。”

    徐元拿银子给几个看起来稍微懂事的男孩子,“是我不小心撞上你们,糖人我来赔偿。”

    男孩子不肯接,他们心里知道究竟是谁撞的谁,如果接了他们心里有愧。

    “大哥哥,是我们弄脏了您的衣裳,我们向您道歉。您的衣裳一看就是好料子,我们担心您会和其他大少爷一样揪着我们打,让我们爹娘赔钱才……”

    徐元一笑,颠了颠手中的银两,“所以本公子才说责备和哭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们可以一口咬定是我撞你们,众人齐心其利断金,还怕我讹你们?”

    “可大哥哥您并没有讹我们……”

    “如果本公子真的讹你们呢?是装作没事人一样责备他?还是大家一起哭?”徐元从他们肩头一一拍过,“对卑鄙的人,你们得比他更卑鄙,才能求得胜利。”

    孩子们脸上显露出疑惑,徐元话锋一转,“但是,对内心善良的人,你们得比他们更善良,才能换来尊重。不要对所有人卑鄙,也不要对所有人善良,不然还是逃不过被欺负的下场。”

    孩子们仍旧有些懵懂,唯有那个丢了糖人的小孩子眼中闪着璀璨的光芒。徐元说这番话本意就是为了提醒他,看他似有所悟,这才心满意足挥手和他们告别。

    “牙婆、卖婆今日在长公主府上买卖丫鬟婆子,百年难遇呢……”

    “我听人说长公主府上的丫鬟婆子都见过不少世面,连府台大人的千金今儿也慕名去了……长公主这一走她们没了主子,也不能随同回京,倒也便宜了咱们。”

    “可不是,等大户人家挑走了一等的丫鬟婆子,咱们随便出几两钱买个丫鬟或婆子回去,也能充个门面。”

    “我看你是想买丫鬟回去做填房还差不多,婆子顶多能奶孩子。”

    两人在前头你一言我一语,冷不丁回头发现徐元在他们身后,忙拢着袖子打佥,各自道了声“徐二公子好。”

    徐元回礼,被两人邀请一同去长公主府凑热闹。

    “徐二公子今儿买个丫鬟呗,平日您身边只有一个小书童,哪有丫鬟伺候得知冷知热?”

    徐元腼腆笑了笑,“我一人自在惯了,买个丫鬟没什么用处。我家书童是个气量小的,若见我在房里添个丫鬟伺候,定要以为是自己伺候不周,往后办事少不得多个心眼万般托辞。他办事不力,我心里就会不痛快,日子长了难免怨怼多多。”

    另一人嗨了声,“哪有这样麻烦,他办事不力发卖了便是,向来都是下人看主人脸色做事,还从没见过主子把下人当菩萨供着的。”

    他二人的主意倒有条有理,徐元耐心听他们讲了一路,时不时含笑点头似是听了进去。

    徐府不缺丫鬟,只要徐元想,随口说一句徐夫人自会安排。他只是觉得府里的丫鬟除了铺床叠被捏腿揉肩之外,再无半点用处,而且这些小厮都会做。

    三人走得不慢,很快行到了长公主府所在的大街,小贩们没有固定的售卖地点,加上消息灵通,早早挑竹筐推小车来到此地,遇到这等大型的买卖下人的交易,牙婆卖婆的生意惯常会持续到日落西山。

    人群外停着不少奢华的马车和软轿,服饰艳丽的丫鬟不时在马车和长公主府之间来回走动,每来回一次,跟在丫鬟身后的人的容貌服饰都不相同。

    徐元比身边随行来的两人高一个头,稍稍错开攒动的人头就看到站在府门后的香巧。

    她前面还站着两个扎着双丫髻的丫鬟,神情欢喜,只有她愁眉不展,像是在乱哄哄的人群中找什么人。

    “贺小姐出价五两,买下二等丫鬟穗儿!”

    徐元左侧的男人接连蹦起来三回,眼看着穗儿跟着贺小姐的丫鬟回到马车旁才作罢,总结了一句“一个普通点的丫鬟值四两银,这个模样周正又是长公主府上出来的,五两不亏。”

    右侧的男子轻轻碰了徐元,“徐二公子在府衙做事,可有见过府台的千金明月小姐?”

    徐元道“不曾,贺小姐乃是大人的家眷,平日在后院生活,岂是我能轻易见到的?”

    那人轻叹一声很可惜的模样。

    “白公子出价七两,买下风筝一只!”

    今日除了能买丫鬟,长公主用过的一些旧物也能买,但多数人都冲着丫鬟婆子而来,猛听见有人花七两银子买一只风筝,很是讶异。

    徐元看着风筝被人举着走出人群,又看见一个满头花辫子的男人坐在马上,举着鲜艳漂亮的风筝对马车的小窗笑得十分明媚。

    “三小姐,您瞧风筝有了,热闹您也看了,该去玩儿了!”白云道。

    问儿掀开车帘,阮妙菱从窗口往外看去,低头嘱咐问儿几句,问儿连连点头飞快钻进人群。

    “再等等。”她道。

    这次没有阮妙仪插足,买下香巧应该会很顺利。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