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七十三章:她居然不要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竞价一向是价高者得,买的起的挥金如土,买不起的人或站或坐,也有的将手搭在其他人肩上看热闹,看眼下的势头……贺小姐这是要和徐二公子拼个高下。

    这可是单大买卖啊!牙婆双手合十搓了搓,用平常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大嗓门喊道“贺小姐,二十六两!”看向举牌的徐元的目光又几分急切又有几分期待。

    人精的牙婆粗算过,以贺小姐的财力顶了天能出价五十两……瞧徐二公子的样子似乎是铁了心要买下香巧,往少里算她能赚五十五两,这其中包括了中间介绍以及香巧身份归置的佣金。

    五十两银子……可不少了。

    徐元再次举牌,云淡风轻好似花出去的钱不是他的,“三十两。”

    嘶。

    以这种价钱买回家去的丫鬟,恐怕得供起来每日三炷香跪拜吧!看热闹的人挤破脑袋往长公主府门后看,到底是什么天仙似的人物值三十两?

    牙婆唇角弯了又弯,果然她猜中了徐二公子的套路!

    “三十一两!”

    “三十五两。”

    “三十六!”

    “四十。”

    “四十……”星儿回眸咬唇望了眼明月小姐所在的马车,小姐还没给她信号……意味着还要再加价。“四十一!”

    人们的视线左一下右一下在徐元和星儿之间徘徊,最终停留在徐元身上,如果没猜错,这次徐二公子该喊价四十五两了。

    左手拨弄着大木箱上的锁片,右手五根指头在箱子上毫无章法敲节奏的问儿急躁地唤了声“小姐!”

    贺小姐和徐元打算演哪出?

    阮妙菱坐在车中,从缝隙中能看见前面停着府衙的马车,一只煞是好看的玉手正挑开车帘,露出一点浓黑的发髻。

    事情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失去了一个可能因素,自然会有另一个潜在的因素出现。阮妙仪失去了和她竞争香巧的机会,不代表其他也这样。

    “五十两。”思考了很久的徐元慎重说道。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星儿无论如何不能再往上添了,夫人每回拨给小姐买东西的银两从不超过五十两,徐二公子已经抢占先机,她们输了。

    “小姐……”星儿灰溜溜回到马车外,不敢掀开帘子看明月小姐的脸色,小姐素来好强,输了本就是不光彩的事情,如果再在他人面前表现出郁闷不乐的样子,被人议论,无异于是雪上加霜伤口上撒盐。

    车内传出明月小姐低低的啜泣,“回府。”

    虽然这桩买卖没有赚到预想中的五十五两银子,牙婆还是很高兴,提裙颠簸行到徐元跟前,侧身行了一礼,陪着笑脸道“徐二公子以五十两买下香巧,从今以后她便跟在您身边伺候了。”

    徐元淡淡一笑,指向阮妙菱所在的方向,“我身边不缺丫鬟,付钱的是阮家三小姐,我不过是帮忙喊价。”

    牙婆见到问儿的时候便知道阮三小姐也在,而且牙行并没哪一条规矩说不能帮人喊价,左右要交付的佣金都是五十两,谁付都一样。

    她扭身,就要往西府的马车去,那厢阮妙菱已经掀开车帘走下马车。

    阮妙菱正处在一十四岁的年纪,脸蛋还没张开,看不出令人为之惊艳的地方,不过肌肤却像刚剥开的鸡蛋一样白嫩,秀长的青丝有几缕轻柔的垂在鬓边,慵懒搭在瘦小却不失美感的肩头。

    牙婆见过东府的几位小姐,唯独不曾见过阮妙菱,在她的预想中三小姐要么生得奇丑无比,不敢以真容面对他们,要么天生一副好皮囊,比阮家二小姐还要美上三分……可独独没想过她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少女的青涩和成熟并存。

    青梅将熟未熟时的味道,好像就是这个味道……令人垂涎又叫人嫉妒!花一样的年纪啊。

    “给三小姐见礼了。”牙婆痴痴的行礼,离得近时眼珠子从阮妙菱脸上狂风般扫过去,猛然惊醒发现,阮三小姐的眉和宝贞公主的极其相似。

    阮妙菱轻轻点头,“我并未请徐二公子帮忙喊价,牙婆你可不能被人哄骗了。”她目光扫过徐元,眉梢一挑。

    牙婆毒针一般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徐元急忙解释道“我见三小姐身边的丫鬟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一口大木箱,以为那是用来买下香巧的银两……我担心三小姐再像上次那样花大价钱办小事,这才出口相助。”

    上次?阮妙菱不解“我几时花大价钱办小事?”

    徐元答道“风筝,三小姐赠我大哥一万两黄金。”

    “噢。”阮妙菱想了想,道“那一万两并未浪费啊,我已经赚回本了。”

    徐亨用那一万两黄金买策论密题,但密题最终落到徐元手中,钱毫发无损的回到她手中,一点也不亏……而且这能帮徐元金榜题名,是天大的事情,怎能说是小事?

    就是不知道这个呆子看了没有。

    问儿命人把大木箱抬过来,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里面是些小孩子爱玩的竹蜻蜓陀螺等玩意,“我家小姐本打算以二十两买下香巧姐姐,谁知道徐二公子您多管闲事扯出这些事情来。”

    徐元颇有些难为情的摸了摸鼻,他还真是多管闲事了,本来只用花二十两的事,被他这一掺和,抬高了三十两。

    “那五十两由我出,三小姐将香巧领回去吧,我实在用不上。”

    祸是他作出来的,只能让小厮割爱忍痛拨出五十两解决了。

    阮妙菱道“我本意并不是买下香巧,如果今日没人选她,看在和姑奶奶往日的情谊上我会出手……但既然徐二公子站了出来,而且身边又缺一个伺候起居的人,香巧懂事善解人意,是上上人选。”

    “什么?”

    徐元惊愕的抬头!

    上辈子她没能及时买下香巧,背地里不知哭了多少回。香巧待在阮妙仪身边郁郁寡欢,没撑过第二年就走了,走得时候是阮妙菱哭得最厉害的一次,烧糊涂了一直说胡话……徐元每次想到她说的那些胡话都自惭形秽。

    因为全都是骂他没用,怎么能这样窝囊之类的话语,七分怒气三分可怜。

    这一次他主动出手,她却不要!

    好气!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