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七十四章:背后的势力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肝火旺,生气的人不止徐元一个。

    京城里六部的值房内均烧着两盆以上的炭火,若是入了冬,数量比这还要惊人。红中带紫色的火焰笼成一簇放肆的在顶部燃烧,屋内暖如三春催人恹恹欲睡。

    礼部官员忙过一阵儿得了空闲,几人抱着一卷从会通书坊出的策论密题拓本轻声嘀咕,指头从顶端滑倒末尾。因为拓得急,有些字不甚清晰,几个四五十的官员鼻梁上纷纷架着一副单边眼镜,上半身伏贴在桌案上,一手指字一手拿眼镜时不时蹦出几个之乎者也。

    徐掩裹紧漳绒披风掀开门帘进来,冷风顿时窜进来。

    “欸欸欸!”徐掩顾不上脱下披风,扑过去打开那几位官员,抓起策论题丢进抽屉,啪嗒阖上。“你们不做事偷看我的本子作甚!”

    “幕遮兄私藏这等好东西,竟不拿出来与我等分享,真不厚道!”说话的人是礼部右侍郎,位在左侍郎之下,无事的时候闲得身上能长草。

    “哪是好东西……”徐掩转开话题,看他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不常见的单边眼镜,以为这次海运又进贡了不少新奇玩意,遂凑过去问“这眼镜倒有趣,在哪里能买?”

    右侍郎把单边眼镜送到徐掩手中,“有趣吧?我们把一副完整的眼镜折断,再请绣娘将能划伤皮肤的部分用布包裹,如此值房的人都用得上。”

    礼部穷,这是六部皆知的。

    “幕遮兄的长子明年大比,怕是要得魁星高照哦。”礼部员外郎瞄了眼被徐掩藏起来的密题,一脸不言而喻的神情,“苟富贵,勿相忘啊。”

    徐掩忙道一定一定,身后的礼部主事递过来一封书信,看字迹并不是他所熟悉的。

    礼部主事道“平阳府送来的,也许是幕遮兄的夫人。”

    值房内其余几人纷纷侧目,气氛瞬时凝重起来,猜想是不是徐掩的夫人知道他在京城纳了一房妾室,特意来信质问?

    徐掩认得徐夫人的手迹,风平浪静的拆开信封,其余人识趣回到各自的位置喝茶浇花,一室安静,偶尔响起几声闲敲棋子的声音。

    “我出去办点事。”徐掩抓起信封连同信件一并塞入袖中,裹上披风大步出门。

    什么事这样急?右侍郎不再拨弄琵琶弦,目光与主事和员外郎一一交汇,三人飞快搁下各自手中的事情,饿狼猎食般扑向徐掩的桌案。

    “这道题立意很好啊……”

    “但题目过于陈旧了,西北战乱已经过去十多年,皇上喜欢的文章,是要能解决当下的问题……”

    “……你们说如果西北再发生十多年前的战乱,这一次谁能拯救大宋?”

    三人齐齐沉默。

    主事忽然低声道“宝贞公主今年该有三十三了罢,日子过得真快。”

    员外郎托腮。“可不是,一眨眼有的人从兵部员外郎升任兵部右侍郎,咱们却止步不前……这值房的风景十几年如一日,人却个个不同了。”

    右侍郎没了再看题的心情,将密题归于原位,拍拍主事和员外郎,道“尽人事听天命罢,上天亏欠咱们的公道总会还的。”

    ……

    徐掩从礼部值房出去,在冷瑟瑟的秋风里足足等了一刻钟,等兵部值房的几个官员如厕,他趁机溜进兵部,直奔尚书李重山所在的暖阁。

    “李大人……下官徐掩有事请见。”

    “进。”

    兵部的暖阁可比礼部的好上百倍,徐掩刚踏进去扑面而来的除了一阵暖意,还有幽兰的香气。

    李重山头没抬,冷淡问道“礼部值房的人很多,你怎么过来的?”

    言下之意是担心徐掩私下和兵部来往的事情被人发现。

    徐掩忙将信件递到李重山面前,“这件事因为涉及到下官的家事,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李大人示下。”

    李重山一眼扫过纸上“大福寺”“杀手”之类的字眼,问道“信是令公子所写?”

    “乃是长子未过门的妻子,预备等长子大比之后再完婚。”

    “既是好事将近,怎么有闲心管这闲事呢?”手中的笔重重的在宣纸上画出一道重彩,力透纸背,“她今年多大了?是谁家的千金?”

    徐掩躬身回道“虚岁一十五,乃是阮延良将军的三弟阮延哲的长女。”

    李重山蘸饱墨刷刷在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将”字,觉得不好,蘸上朱砂在上面打上一个醒目的大叉。

    徐掩眼观鼻鼻观心站着,直到听见李重山哼了声,他忙伸手把写过的纸张抽出挼成一团丢进火炉。

    “长女……排行第几?”

    徐掩利索答道“第二。”

    “上次不是吩咐你更改和阮家的婚事吗?她怎么还是你长子未过门的妻子?”

    徐掩道“其实长子徐亨只专情阮二小姐,再加上阮三小姐性格蛮横处处刁难二小姐,没有当家主母的风范,这才……”

    李重山哼道“所以他打算享齐人之福?毛没长齐就像先学会飞,我看莽撞的人是他而不是阮家三小姐!”

    被他人当面骂自己的儿子,徐掩肯定不乐意,但骂人的是李重山,他再怎么不乐意也得忍着。

    “他怎样我不想知道,但阮三小姐必须为正室。”李重山阴恻恻的目光射向徐掩,似能杀人,“天下人有眼睛有嘴,宝贞公主的女儿如果下嫁为妾,你如何堵幽幽众口?成事之前我不想多生事端,让你的长子安分点!”

    徐掩点头应下,欲言又止,“……大人允许下官每回可以问一个问题……”

    李重山蹙眉,“这次想知道什么?”

    “大人因何这样憎恨宝贞公主一家?”

    看到李重山执笔的手莫名一紧,徐掩知道自己问到了关键,藏在袖中的手捏了又捏,终于……他也能接近权力中心近一点了么?

    好期待……

    “有些事,知道太多反而死得越快。”李重山拉开抽屉取出一块小金牌丢在桌上,“大比的时候,我会向皇上请旨,让你从旁辅助监考。”

    啊?

    颤巍巍拾起耀眼的小金牌,徐掩仍沉溺在惊喜中无法自拔,他一个礼部郎中也能监考!而且是奉皇上的旨意!

    “多谢大人,谢谢大人!下官必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报答大人的栽培!”

    徐掩领着小金牌欢快跑着跳着回礼部值房,李重山的视线重新落在信件上。

    “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小窗突然被风吹开,桌上的纸刷刷作响扑向盛满朱砂的碟中,一滴,两滴,三滴……鲜艳如血。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