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九十章:亲口承认了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受邀前来的人挤满了园子,正真有资格参加比赛的却不多,他们被芳园内的仆从领着进了三间五架的屋子,隔扇门大开,从外面能将里面的一举一动看得分明。

    聚玩社今年赛会的主旨是“仿古”,是以进门之后,阮妙菱被身穿宽衣大袖的婢女领着走进隔间,被要求换上一身新衣,看式样似乎和以前的某个朝代的类似,有诗还曾写过“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诗中女子所穿的便是如此。

    她倒不含糊,在婢女的侍奉下迅速解决完毕,随后婢女才领她入座。

    只是不巧,徐元就在邻座。

    “我与三小姐真是有缘!”徐元仰头对她一笑。

    阮妙菱礼貌一笑,“月老亲自牵的姻缘,自然是有缘。”

    不知是嘲讽还是赞同,徐元等她坐好才道“大家身上穿的衣裳全是我堂弟出的馊主意,他自小就崇尚魏晋风骨,如果三小姐觉得不方便,我去与他说说。”

    徐元的嘘寒问暖倒让阮妙菱有点不适应,和一个闷声不语的人生活七年,猛然间发现在成婚前这个人如此健谈,她需要想想是不是成婚后自己哪里做得不好,生生把徐元吓得几近变成哑巴。

    一道甜美的声音从阮妙菱方才待过的隔间传来,她循声望去,一个衣带飘飘步步生莲的女孩子飘然而来,从她眼前闪过落到徐元身边。

    “元哥哥你为何坐在这里?哥哥分明答应将你我分在一处的!”

    “姝妹妹——”徐元偷偷瞄了眼阮妙菱的神情,推开徐姝的攀缠,“我是来参赛的,你大哥没同你说过吗?”

    徐姝是徐巍一母同胞的妹妹,在玩乐方面没有天赋,能来这儿完全是有徐巍在背后操作才勉强让她以监官身份入场。

    徐姝敏锐的捕捉到徐元看阮妙菱的眼神,扭头瞪着她,“你是哪家千金,怎的我从前没见过你?”

    没礼貌啊,阮妙菱抬手端茶嗅了嗅,慢条斯理喝着。

    “你不说本小姐自然有办法知道!”徐姝招手,在四处忙碌的管事小跑过来,“姝小姐有事?”

    徐姝指着阮妙菱道“她,什么身份?”

    诶哟我的小姐,管事眼睛眉毛都快皱到一处去,宝贞公主的女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手指着鼻子问的。

    “回姝小姐,这位是镇南大将军和宝贞公主之女,阮家的三小姐……”您可快些把手收回来吧。

    徐姝似想到什么,神秘笑了笑,“原来是你,本小姐记住了。”

    管事眨眨眼提醒道“姝小姐,阮三小姐还与徐二公子有婚约呢。”所以您赶紧撤回攥着徐二公子的手吧,让人家正主见了影响多不好。

    可惜徐姝听到一半就被徐巍叫去吩咐哪些事监官该做或不该做。

    阮妙菱不怀好意笑道“徐二公子艳福不浅哦,看得出小姑娘对你有意思。”

    “可我只对三小姐有意思。”徐元一本正经道。

    好吧,诱导无用,阮妙菱扭头看向别处。

    一阵喧哗过后,主考官徐巍入座,屋外三尺之外站着许多围观的人,或站或坐,茶水瓜果皆备。

    屋内的男子大多敞胸露怀,墨发披散以一根细绳系在脑后,面上或笑或凝眉皆是放荡不羁,肆意纯然……魏晋风骨啊,大饱眼福足矣。

    只是……

    阮妙菱看向徐元,他的衣襟紧紧的贴在胸前,只能看见下颌一下的脖颈,一点没有魏晋人士放浪形骸的味道。虽然意外,但在情理之中,她知道的徐元本身不是放得开之人。

    “开始了,开始了!”屋外的人尖叫着,不知从何处寻来两根擀面棍梆梆敲打,以此作为欢呼庆贺。

    “聚玩社威武——聚玩社霸气——”

    “威武聚玩社!霸气聚玩社!”

    徐巍偷偷撞了撞妹妹徐姝,得意道“瞧见没,你哥上场就是不一般,那老头在的时候哪有这种盛况。”

    “咳,比赛开始了。”

    仆从穿行堂中,将第一位参赛的作品抬上来。

    “哇,太湖石,是太湖石!”

    “别嚷嚷!当我们不识货吗?是不是太湖石我们自会判断!”

    屋外吵成一片,丝毫不影响屋内监官们的情绪。

    中年监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问作品的主人“这太湖石是你亲手雕刻?”

    那人负手双腿叉开,极有抱负的答道“正是!就连盛放太湖石的木盘亦出自我手!”

    大言不惭,一会子准叫你哭着喊娘!监官摆手,“上刻刀!”

    男子面色顷刻煞白。

    徐元凑到阮妙菱身边,低声询问“你来参赛可有带东西?”

    “我不知道要带这个。”阮妙菱见那个男子手里执刻刀,手腕发抖,对着聚玩社提供的一块价值不菲的太湖石无从下手。“既然他们会提供,一会儿用他们的。”

    徐元笑道“我也如此想。”没有坐回原位。

    监官竖眉“雕坏了,聚玩社有的是,勿要耽误后边的参赛者!”

    “啊!”男子啪的将刻刀仍到太湖石盘上,“娘,我要回家,不好玩儿,比赛一点也不好玩!”

    “天真呐,聚玩社以玩乐闻名天下,岂是随意拿匠人雕刻的成品就能糊弄的?”屋外有人嗤笑道。

    随之许多人附和,第一位参赛的男子躲在仆从的衣袖下脚底抹油,仓皇而逃。

    “下一位!”监官毫不客气喊道。

    徐巍俯身对徐姝道“他们的气势你能学到一半,哥哥我就不再操心你的婚姻大事。”

    “去你的,若不是你跟爹爹告状,娘亲何至于每日昏定晨省时在我耳边唠叨!”徐姝使劲在徐巍手臂上一拧,忿忿道“还有,我分明让你把我与元哥哥安排在一起,你食言而肥!”

    徐巍颇为不爽道“元哥哥,啧,怎的从未听见唤我一次巍哥哥?不就小时候救过你一次嘛,偏心成这样!”

    话虽这样说,徐巍的眼神不由看向徐元。

    “为了姝妹好,堂弟你这次应该让她担任监官。”徐元见到他之后,说的第二句话便是这样,没头没尾的。

    可偏偏徐巍猜到了他话里的意思。

    “为何?”

    徐元眼神温柔,神情笃定道“我未过门的妻子今日也会到场,不希望她误会。”

    未过门的妻子么?

    徐巍目光转向徐元身边的女子……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