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九十九章:态度不一样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一个白衣词人整日伤春悲秋写出来的东西有那么吸引人?徐掩撑着木桌从对面任大人桌上随手抽来一张抄写的词,清了清嗓子。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

    写景,很普通常见嘛,徐掩抓了颗青枣嘎嘣咬一口,视线越过几行字往下看。

    “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一颗枣吃完,又抓一颗,咔嚓咔嚓,“况有狐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

    哼,谁不能写似的,徐掩目不转睛嘟嘴把枣核吐到小碟里,读到最后一句,腿脚猛一软栽倒趴在桌上打翻了满砚的墨汁。

    任大人早就拎着沈词集闪到一旁挨着郝大人,墨汁沿着桌角淌到地上,任大人哼了声,“写得不错吧,尤其最后一句‘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我等四人无法与之比肩。”

    尚可吧,徐掩慌忙擦摸着墨汁,“不做官清闲自在,不懂咱们为官辛苦劳神劳形,什么未名未禄,根本是他没本事在龙虎榜上挂个名。”

    有闲心写词不如专心致志多念书,等入朝做了官想些多少也没人拦着。

    高脚凳上兰草掩映间悄然绽放一只白里透红的蝴蝶,郝大人啧了声“你莫挨我!”扯开被任大人拽在手里的袖口,踱步到兰草前,把昨夜未喝完的茶水淋进缺水干裂的土壤。

    “瞧瞧瞧,在京城待了几十年,一口川音还改不掉。”任大人摇着指头,舔了舔翻开下页。

    礼部值房暖意融融让人无心办公,史大人抱着本沈词集半躺在圈椅中打呼,偶尔砸吧嘴念念有词“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可惜可惜……”

    魔怔了罢!徐掩甩甩袖子烦躁出了值房,他自己查,到时谁也别想分一杯羹!

    ……

    徐元一如往常到府衙前堂点卯,却被常长随拦在门外。

    “府台正在会客,劳徐二公子在外面等一等。”

    “常大哥不用上街巡视?”徐元敛了衣袍下摆在常长随身边坐下。

    一条板凳坐两个人显得有点拥挤,长随不自在略略往另一边挪动,“年关就要到了,徐二公子既要操心府衙公务又得专心温书,府台怕累着未来的状元郎,特让我替徐二公子分担分担。”

    徐元朝他拱手道“那有劳常大哥多费心,春闱一过不管高中与否,我请常大哥喝酒吃肉……不过常大哥,里边的客人是谁啊?”

    想套话啊?长随得意抱手老神在在闭上眼哼着不成调的曲子。

    前堂光影森森落在贺芳年平常办公的桌案之上,汝阳沈大人的卷宗无声躺在尘埃跃动的光影中。

    贺芳年埋头细数这些年散落民间的沈词,白霓裳垂首立着一言不发像个做错事等着长辈训话的孩子。

    “多少达官显贵想把你攥在手里以此威胁沈岸露面,且不论你是不是沈明鸢,单凭白霓裳这个名字你都不能贸然去聚玩社!”

    “让贺伯父费心,霓裳有愧。”

    连父母赐予的名字都能舍弃吗?贺芳年看了眼面色冷淡眼底无波的白霓裳,心中满是失望,家仇未报,身为儿女焉能安心度日!

    “从今天起你还叫沈明鸢,和明月同吃同住,府衙没人敢把你当下等人!”贺芳年笃定道。

    一直未动的白霓裳终于有了反应,徐徐下跪,“请贺伯父收回心意,霓裳家道中落早已不是昔日的沈家二小姐……霓裳要活下去,以任何身份!”

    活下去很难,却也比任何事都要容易,只要舍去劳什子的尊严就行。

    “你爹泉下……”沉沉叹息吹飞了卷宗上的尘埃,欢欣鼓舞,贺芳年抬手把附有白霓裳名籍的纸张抽出扔进炭盆。

    从今往后世上再无沈明鸢此人。

    跪在地上的人满意一笑,向贺芳年磕头“多谢贺大人的悲悯之心。”

    “去吧,明月还等着你教授琴艺呢,天凉了记得多添件衣裳饿了记得吃饭,女孩子不要总是以瘦为美……”贺芳年摆摆手。

    白霓裳起身默然离去,身影融在青灰色的天地之间愈行愈远。

    “老师该放下诸事出门散散心。”

    徐元掀袍跨门而入,红光满面意气风发。

    ……

    暮色初升,行过城门不管进出的人低头小声交谈,抬起双手成十字任由兵士在他们身上摸摸搜搜,两瓣嘴皮子自始至终没停下。

    “听说了吗,府台大人家的千金冤枉阮三小姐偷东西呢……”

    “府台大人明镜般的人物,教养的女儿怎么会诬陷人,一定是搞错了。”

    “不会错的,茶楼说书的单先生知道不,消息一开始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你们想想,凡是从单先生口中蹦出来的字儿,哪个有假?”

    兵士冷眉喝道“查完了还不过去!”

    几人拉拉扯扯一路说,一个丫鬟拎着精巧的小篮从他们身边经过进了胭脂铺子,胭脂铺的店主正与几位衣着华丽的员外夫人闲聊,猛一见熟悉的身影,拔高声音将员外夫人们往里间引,“几位夫人慢慢瞧,回头客给你折扣!”

    “欸这不是星儿姑娘嘛,好些日子没来了,贺小姐可好啊?”店主笑脸相迎,推了下身后呆愣的店小二。

    星儿亮晶晶的眼睛打量四周,店小二不知在店主身后鼓捣什么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店主不停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店家,最近可有新货啊?”

    “啊真不巧呢,新货昨儿都卖光了……”店家神情为难,搓搓手道“本想着给贺小姐每件留上一盒,不凑巧的是阮家三小姐身边的丫鬟问儿姑娘来过一次,统统包走了。”

    店主侧身一让,星儿见柜上摆的仍是上回所见,真可恶!阮三小姐在聚玩社抢别人的第一还不够,买胭脂也要做第一人。

    “算了,我到别家看看!”

    行人匆匆路过偶尔驻足目光在星儿身上停顿片刻,星儿疑惑看去时他们猛的一缩脖颈扭头跟身旁的人叽里呱啦说着爪哇语,耳根通红。

    每个人都比往日多看了她几眼,莫名其妙的星儿拎着篮子沿街而行,卖包子的摊主见她没有高声问好,街上玩耍的小孩子更没有涌上来管她要糖吃……

    好奇怪!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