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零九章:一扇引新仇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阔别已久活在市井人家口中的沈岸公子,终于找上门了。

    阮妙菱听到问儿报上他的名字时,稍稍愣了片刻,他再不来,那柄折扇可能就要被问儿当作柴火拿去烧饭。

    徐元风寒还未好全仍滞留在西府,正半躺在床上用功,听到消息一个激灵直起身。

    “公子您一直在收集沈公子的词作,今儿难得有机会见到真人。”小厮在一旁撺掇道。

    小厮很想看一看上回在聚玩社无端让三小姐被人指责的人长什么模样,但公子崇拜人家,他不好当着公子的面说沈公子坏话。

    徐元躺回去,拿起书继续看。

    “大概是来取扇子的,你去盯着吧。”

    小厮告退,掩上房门前往花厅,传闻中的沈公子已经和阮妙菱把盏共饮了。

    “三小姐真是机智,我以为当时你会当众将我供出来。”沈岸抿了一小口茶,似乎对今年刚采的好茶不大喜欢。

    阮妙菱注意到这点,淡淡一笑,沈岸常年浪迹坊间,多少达官显贵想见他都未果,喝不上好茶是必然。

    “沈公子的词迷多如牛毛,把你供出来虽然能解一时之困,就怕之后会被群起而攻,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

    “哪有三小姐讲的这么恐怖,他们喜欢的只是沈岸的词,而非沈岸这个人,这世上没了沈岸照样月升日落。”

    阮妙菱抬手,问儿将折扇送到沈岸面前,不满的哼了哼。

    正在检查折扇是否完好无损的时候,听到座上的阮妙菱道“可是这世上没了我不行,对月升日落来说,我可有可无。但我娘、身边的丫鬟需要我去守护,所以我只能存在,不能消亡。”

    沈岸笑得有点凉薄,“人生如浮游草芥不能与天抗衡,百年之后化为尘土,早死晚死有何区别,对待生死要看开些。”

    “我不如沈公子洞明世事,对生死仍有执念,当然我不是怕死,只是怕在活着的时候没有做好该做的事情,死后有遗憾。”阮妙菱道。

    沈公子忽然低声笑了,继而捧腹大笑,“三小姐不觉得两个年纪轻轻的人坐在一起谈论生死,很好笑吗?”

    “都说诗人不畏死,兴许是看见沈公子有感而发。”阮妙菱起身,“折扇既已归还,便不留沈公子久坐了,免得守备大人的铁骑踏平我这座小宅。”

    “沈公子等等!”

    小厮捧一壶清酒进门,“我家公子仰慕沈公子才情,特送美酒一壶,沈公子笑纳。”

    沈岸素来爱酒,嗅了嗅壶口残留的酒香,满意点点头,客气地询问送酒之人的姓名。

    “我家公子姓徐,眼下在府衙当差。”

    “噢,原来是在聚玩社临摹我这扇子的徐二公子,我能成功避开陆大人,多亏徐二公子从中斡旋。”沈岸接过酒壶,不忘请小厮传达自己的谢意。

    人走远了。

    问儿两根手指钳住小厮瘦削的胳膊,猛的一拧。

    “小姐因为他的一把破扇子差点被抓进守备府,你还送他酒!”

    小厮扭眉求饶“公子让我送的,我敢不听嘛……酒是好酒,喝下去有什么效果谁知道啊。”

    沈岸拎着酒壶驾轻就熟走出西府,瞧见守门人在小马扎上瞌睡,打开壶盖在守门人鼻子下面晃了两下。

    守门人睁开眼,迷迷糊糊的,声音却很清晰“公子慢走啊。”

    沈岸仰头饮了一口酒,心满意足哈了一声,问道“守门人,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看你挺眼熟。”

    守门人嗅着空中的酒香,喉间动了动,“小老儿自打老爷夫人住进西府开始便在此处看门了,公子想是认错了人。”

    “哦——”沈岸面色一凝,两道浓淡相宜的眉蹙成两条头粗尾细的小蝌蚪,双唇惨白,空闲的手捂着腹部,脸色很难看。

    “咕——”

    守门人好奇的打量沈岸的腹部,指着对他道“公子的肚子还能叫唤啊。”

    “小人!”

    沈岸回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照壁,不就存了把扇子在三小姐身上嘛,就算徐元不插手帮忙,他也有办法让三小姐脱身……

    “公子,小老儿劝您还是去找大夫瞧一瞧,这汗珠子都跟豆子一般大了。”守门人贴心地扶沈公子出门,脚下一拐。

    街上的人只看见一抹青色的身影从西府飞出来,砰的趴在他们脚下。

    守门人魂不守舍冲上来将沈岸扶起,“诶哟公子莫怪莫怪,小老儿年纪大了眼神儿不好……赶车的还愣着作甚!公子您没摔着吧,左近就有医馆,您去那儿瞧瞧,小老儿还要看门就不奉陪了……”

    “好!”沈岸咬牙切齿看了守门的一眼,小人,都是小人。

    沈岸怒气冲冲钻进马车,喝道“回家!”腹泻需要看什么大夫!

    丢脸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

    阮妙菱进门就听到徐元嘹亮的笑声,中气十足一点不像生病。

    小厮抿嘴低头蹿了出去。

    “往年大比礼部出的考题,你仔细看看,如果得空做一做也成。”阮妙菱将题卷搁在床头的小几上,顺势在软凳上坐下,徐元还在笑。

    “你从前不是最倾慕沈公子写得一手好词么,今日来了你怎的不见见?”

    徐元拿起她带来的题卷翻了几下,是会通书坊整理刊印的,墨还很新。“在衙门早见过了……似乎是犯了法,落在了兵部尚书李大人手里,没能熬过刑部的审讯。”

    “以前没听你提过,以沈岸的名声不应该会无人知晓。”

    徐元抬头道“沈岸是秘密被抓的,兵部和刑部封锁了消息,当时我在五军都督府做事,根本打听不到,而且秦大人没吩咐,我没敢轻举妄动。”

    他偷偷看了看阮妙菱的神色。

    没太大反应,小金牌的事情似乎真是他想多了。

    ……

    府衙后院琴音嘈嘈切切响了一阵戛然而止。

    贺明琅冲进姐姐学琴的小院,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激灵,“姐姐!”

    一个婆子手里举着一根燃着红点的香,只差三寸便要烧到贺小姐柔嫩的手腕,贺明琅扑过去打开婆子,嚷嚷着让你欺负我姐姐,转身把贺小姐扶起来。

    “姐姐,是不是那个坏女人又罚你?”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