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二十五章:做个小交易(跨年快乐)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三人里郝大人需要养家,任、史两位大人独身,好在郝夫人是位贤妻明白郝大人的良苦用心,大家齐心齐力累积了不少。

    小财也有大用,终于盼来了这一天。

    任大人转头看南天竺,谢敏中等的身量跑过雪路,吱嘎吱嘎,院里又是一片沉闷,户部值房内拨算盘珠子的声音隐约焦急。

    策论题用油纸包裹三五册成一摞放进书箱,郝大人从史大人手里接过,对上眼默默笑了笑。

    盆里熊熊燃烧的炭火烘得三人脸面绯红。

    任大人闲敲桌案道“我明日再走一趟,会通书坊那边,安排徐掩去如何?”

    “咱们三人去会通书坊确实不合适,徐掩常到兵部游走巴不得找到蛛丝马迹邀功,我明日同他聊一聊。”郝大人看了眼南天竺,心情舒畅。

    徐掩桌案上的瓷瓶里只有一株梅枝,不见南天竺。

    三人齐齐收回目光。

    “徐掩最近下值挺早,他家中来信很频繁啊。”史大人眼珠子转了转,藏敛锋芒。

    “家里两位公子参加春闱是得上上心。”

    三人默契的不再提及徐掩,谢敏黑魆魆的身影从兵部值房出来。

    谢敏扭头看了眼灯火昏昏的值房,那株南天竺在夜色中舒展窈窕身体,礼部值房里翻书声哗哗,郝廷梅抱着一沓书册从里间出来,远远瞧见了他。

    谢敏颔首。

    郝廷梅亦是朝他颔首,谢敏不知他是否看见自己进了兵部,再抬眼时,已经不见郝廷梅的人。

    “欸欸,这页弄错啦,啧,你们呐!”

    任大人嘁嘁嚓嚓没完,听声似乎在校对文字,谢敏踩着雪快步走回刑部。

    兵部暖阁的窗边立着一人,他身后的桌案上的乳白瓷瓶中斜插一株颜色亮丽的南天竺,成册奏章堆叠,淡绿的枝叶随意扶在上面。

    一室安然。

    ……

    天气比前几日冷许多,陆堇养伤的房内又添了两盆炭火。

    夫人妾室围在左右伺候他饮水吃点心瓜果,莺莺燕燕欢笑声不绝于耳,其乐融融,管事站在外头终于感觉到了一点暖意。

    一会子若是发脾气,应该不至于动手打人。

    “大人,妾身听说小公子这些日子闷头苦读,小小身子怕是熬不住,大人何不让他出去转转散散心?”

    腔调甜美,是陆堇最后抬进门的一房妾室。

    自从她进门后,陆堇铺天盖地都是忙事儿根本无暇顾及她,今日终于有机会博得关注,她自然得使尽解数。

    陆堇这才想起还有个儿子,贼人偷袭那晚为了救陆钺,他腰上挨了一刀,而后陆钺被送回院子严加看护,不晓得情况如何了。

    妾室见有戏,忙道“妾身方才瞧见小公子在院外的亭子里读书,想是来看望大人的,却又怕大人责骂。”

    天这样冷,他在屋里都需要五六盆炭火取暖,外边得冷成什么样子!

    陆堇两道眉一聚,喊道“还不赶紧让他进来,冻坏了赔得起吗,又不是你们的儿子!”

    管事脸色难看,立刻照办。

    陆钺进门,先是给陆堇见礼,随后从二娘开始依次把他爹娶的纳的正妻和妾室挨个问候,莺莺燕燕们很是高兴满意,夸赞不已。

    当然是夸赞陆堇教导有方。

    陆堇高兴,抬手招陆钺上前,抓着儿子的手上下打量,那晚他没来得及仔细检查陆钺可有受伤。

    “吓着没有?”

    陆钺摇头,“却教父亲吓着,孩儿心中着实难安。”

    咬文嚼字的陆堇听着挺难受,但心里头高兴,这才是神童啊!

    “小娘们心疼你读书累,央求我准许你出去转转,你去吧,我派几个人跟着。”

    陆钺不说好与不好,点头算是答应,出门时屋里粗犷的温柔的尖细的笑声四起,冷冰冰的,像妖怪哭号。

    半个时辰过去,夫人妾室们虽是恋恋不舍,还是乖乖离去。

    陆堇靠在床头脸色红润泛着光泽,心情似乎不错。

    “大人,阮家三小姐好像在暗中调查汝阳前任知府沈清秋的案子,今儿一早白霓裳,就是沈明鸢,被她请去西府……”

    陆堇没敢太生气,以免牵动伤口“理由。”

    “说是要把程金归还沈明鸢。”

    “她还真是敢作敢为啊!”陆堇拳头落在床侧的软凳上,咔嚓,腿凳当即断了一根。

    “李大人让老子不能动她,说啥另有用处,我啐!这不能动那不能动,老子就这么被她抓在手心里搓扁揉圆窝囊够了!”

    沈清秋的案子如果真让那丫头片子查出来,就是李重山都保不住他。陆堇有些怕但也气,李重山,不一定会保他。

    陆堇烦躁地吩咐道“你去,把阮家东府老太太请到府上来,最好以夫人的名义,女人和女人见面不惹人注意些。”

    人在下半晌给请来了。

    阮老太太因为阮妙仪的事消瘦不少,神思略有涣散,陆堇见到她的时候险些惊呼哪里来的乞丐婆子。

    “老身给陆大人见礼了。”

    眉目清冷,不知是因为家中有丧,还是此人本身就是这副姿态,竟让陆堇不敢小看了她去。

    “阮老夫人请坐。”管事热情搬来一张软凳。

    阮老太太看他一眼,眼神怪怪的,无端的让管事心头一颤。

    不过老太太坐下后视线便一直落在陆堇身上,似乎是管事自己多心了。

    “不知陆大人有什么事找老身,竟要通过陆夫人之口?”阮老太太开门见山问道。

    陆堇也不客气,“关于阮二小姐,本官知道害她性命之人是谁,只不过需要老妇人您的协助。”

    “是嘛,还请陆大人告知一二,老身好考虑是否与大人合作。”

    姜还是老的辣,陆堇这一忽悠压根没让老太太上钩,没饵的钩哪条大鱼愿意咬呢。

    “这真凶就是老妇人的身边人,如果老夫人愿意,事成后这真凶自然自投罗网。”

    老太太不着急,道“愿闻其详。”

    麻烦人呐真是……陆堇道“我听说老夫人一直不喜府上的三小姐,本官正巧也不喜欢她,本官有点权势,自信可以帮助老夫人除掉她,怎么样?”

    阮老太太眉头一挑,陆堇以为她会答应,却听她道“此事事关重大,老身若是答应了大人的要求,老身的二房媳妇回来该如何交代?”

    “此事再容老身想一想。”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