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二十六章:盯梢配眼线(感恩2018)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细雪过后,京城的雪落得有些匆忙,扑簌簌抖落在任大人肩头。

    刑部的新人今日告假,谢敏准了,三五个人勾肩搭背跟在任大人身后踩着泥路两边的雪渣,喜上眉梢。

    今年刑部也能摆上红通通的南天竺,映着白雪不比红梅差多少呢,谢大人若是见了定会高兴。

    “离郊外有段距离,前面有间茶铺,咱们前去喝杯茶暖暖身子。”

    任大人挥挥手,一伙年轻人纷纷拱手应是,甩着明快的衣袖蜂拥而上。

    落后一步的任大人嘴角含笑,眼线啊盯梢啊什么的总不过时,关键得派什么样的人来,摇摇头大步往茶铺里走。

    “姑娘你踩到我的鞋面了!”

    刑部的新人喊了一嗓子,破坏了茶铺里的美感,一位面容娇俏的姑娘坐在临窗的位子,伸出的一只脚不巧踩在了年轻人脚上。

    任大人回头,视线落在姑娘面上愣了片刻,扬声道“人家可是姑娘,你们不要惹事,快来喝茶!”

    刑部的新人从江南来的,极少见雪,原是他们打搅了姑娘,自认有亏。虽是被踩了一下但不痛不痒,乖乖到任大人挑选的桌前坐下。

    “姑娘,适才他们多有冒犯,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任大人拎着一壶热茶搁在姑娘的桌上,看了眼窗外的雪粒子。“姑娘在赏雪?”

    “嗯,大叔你也喜欢赏雪?”

    姑娘抬头眯着两眼笑问。

    咳,大叔……

    任大人听见身后一阵儿窃笑,拼命忍住下耷的嘴角。

    “雪挺美,只是这里的不够好看。”

    “那大叔去往何处赏雪?”

    年轻人在后面起哄笑道“我们不去赏雪,去良园摘南天竺!”

    任大人回头瞪他一眼,那年轻人顿时不说话了,其余几个推推搡搡笑红了脸。

    茶铺主人在柜上笑呵呵道“良园的雪景可比京城内的好看,只是良园主人不对外,你们没见着罢了,那可真是天上人间……”

    姑娘起身付了茶钱,对任大人屈膝道谢“两天后我去良园外赏一次雪,当时离开京城前以美景饯行。”

    任大人道不送,回身坐下和年轻人一起喝茶,一行人继续赶路。

    傍晚值房掌灯,谢敏独坐灯烛下,探头看向兵部暖阁若有所思。

    李大人让他去平阳府接任守备一职,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六部有这么多拔尖的人选,偏偏挑到他,不过去平阳府一直在计划之内,贺芳年在那儿啊。

    和兵部侍郎并称的双杰之一,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皇上另眼相看,甚至连李大人都不能动弹他,很让人好奇啊。

    谢敏眼里闪着亮光,手背托着下颌。

    值房大门外响起热闹的喧嚣声。

    “我这株好看,你那个太小还蔫巴……”

    任大人说和的声音在其中起起落落。

    “都好看啊,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你们给谢大人采摘的可不要搞坏了。”

    “任大人放心,好着呢。”

    谢敏看见一个个头不高的新人手里举着一株南天竺,被挤在中间神采飞扬。

    真是的,对这些年轻人说话就是麻烦,说含糊了他们真以为是去采南天竺,说明白了又得问东问西。

    但谁年轻的时候不是如此,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劲,年轻真是让人又爱又烦。

    ……

    “毐姐姐,你瞧我这身行头如何?”

    白云蹿进后院毐大人的房间,毐大人正褪下用来乔装的发饰,回头看了眼,“公子是逃难,不是出门游玩。”

    嫌他花哨啊,白云低头检查一番,自认穿得比往日还简朴怎的还被骂?

    “毐姐姐你说我该穿什么样的衣裳才适合?”

    “乞丐的装束,我已经替你们找来了。”

    毐大人指了指桌上。

    白云过去一瞧,衣服还散发着一股子馊味儿,我们……还有谁啊?

    “毐姐姐的意思是我爹娘也得穿这个!?”

    “你见过哪个逃命的浑身穿金戴银昭告世人的,臭是臭了些,白员外和白夫人只能暂时忍一忍,而且不能坐马车出城。”

    白云原以为出城很简单,听毐大人这么一描述跟上沙场杀敌没两样,心里打鼓。“那白家的家财……”

    “良园两天后会有一场赏花会,里面有我认识的人,他们会负责运送。”

    东西有人负责了,那人怎么办?

    白云怯怯问道“今日徐掩来扯嘴皮子,似乎想打听我离开京城的日子。”

    “这个不必担心,三小姐卖与李员外的火风筝在两日后会送入京城,那时候人山人海进出的人多,不会有人注意几个乞丐。”

    “你们盘算好的吧!”白云捂嘴惊异万分,良园、李员外,怎么什么事情都这么凑巧才同一天发生。

    毐大人轻嗤。

    “对手强大,不盘算就轻举妄动那是找死,李大人一旦咬伤猎物就不会轻易松口,会通书坊盘踞京城多年,谁晓得你们有没有勾结春闱命题的官员。”

    “谁说的,是三小姐对不对?”

    “徐家的二公子说的。”

    担心白云不清楚,毐大人特意在后面加上了徐掩的名字。

    白云吹了声轻快的哨“儿子跟老子斗,有趣有趣!不过他几时和三小姐扯上关系的,我怎的不知道?”

    毐大人懒得再同他唠叨,将他推出房门。

    “白公子还是办正事,别人的家务事少管。”

    家务事?别以为他不知道阮妙菱要和徐元撤销婚事,就她对徐家的态度,傻子都瞧得出来里边有猫腻。

    明明他和三小姐才是家人,宝贞公主当初可都把白家人当一家人对待呢,下次见面得和阮妙菱谈谈。

    ……

    阮老太太出了守备府神情凝重,车夫上前来扶,正是乔装的古仁。

    马车在闹市里摇摇晃晃,古仁听见阮老太太在里边叹了又叹。

    “老夫人何以叹气不止?”

    “古仁啊,就像你说的那样,他果然拿妙仪的事情做条件,妙仪的死……那管事瞧着面露狠色。”

    阮老太太不喜宝贞公主,对阮妙菱态度也寡淡,但古仁是阮延良的亲随,从前她就很信任古仁,但也只是从前……阮家没有能撑住场面的人,眼下她只能依靠古仁。

    古仁道“二小姐的事情知府大人自会彻查,老夫人在家好生休养,过些时日大老爷就要回了,可不能让大老爷见了愧疚。”

    感谢2018大家的给力支持,不管是新书老书,只要喜欢小可爱讲的故事都很开心,2019希望获得更多的支持,小可爱会把故事越讲越好!么么哒哟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