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三十章:各有各的难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商队在城内停留了半晌,下半晌就该出城了,乞丐们在酒楼茶楼各处游走,瞧着天色神情眷恋。

    巡街的士兵比上晌多了,不知在做什么,查酒楼查茶楼连在小摊吃饭的客人也查,弄得人人不满。

    白云咬着个还算甜的馒头走在乞丐中间,身上的馊味已经适应。

    白夫人和白员外没有和他一起,但间隔的也不远,如果情况不对要跑他们也能快速走到一起。

    “不要乱跑,跟着商队出城!”

    士兵手里的长矛在人前晃动,借此威慑这些不识趣的乞丐们。

    乞丐们含糊不清骂骂咧咧鸭子似的被驱赶,走到城门时想回头再看一眼,士兵晃晃兵器他们迅速收回目光。

    白云也在其中。

    “不要挤啊,慢走,慢走!”

    是秦将明的声音。

    这小子还在这儿耗着呢。

    “关城门,快关城门!”

    一士兵骑着马飞驰而来。

    秦将明问道“人还没走完呢,谁让关的?”

    “兵部李尚书!”

    秦将明看了眼已经走出去乞丐,“都走了一半,算了算了你们关吧,回头让你们大人表彰一下本公子,这么庞大的队伍被我调度得如此完美!”

    他打马离去。

    衣冠在楼宇间缩成一个点,城门关了。

    “走吧。”

    毐大人驾车在城外等候,白云搀扶白员外和白夫人上车。

    “毐姐姐真是神机妙算!”

    毐大人道“少恭维我,事情还没完呢。”

    ……

    “大人,还没有消息,城内都搜遍了。”

    渔夫在门外道。

    “去城外搜,特别是良园,郝廷梅他们三人偏偏今日去参加赏花会,不对劲。”

    李重山不停笔,又道“我会派人开城门,你见机行事。”

    “是,那大人这鱼……”

    渔夫拎起手里的鱼,一股鱼腥飘进暖阁混着兰花香,味道古怪。

    “给礼部的徐掩送去,让他补补脑子。”

    渔夫在礼部值房外站了一会儿。

    户部值房的帘子突然掀开有官员出来喊道“卖鱼的,一会儿送两条鱼道后厨,我们要煮鱼汤!”

    “好嘞!”

    “今儿值房怎的这么安静啊?”户部官员问道。

    渔夫道“兴许是礼部的几位大人不在吧。”

    户部官员哦了声撩起帘子进去,算盘珠声又响起。

    “快到年关了啊。”

    渔夫听着珠声走出值房大门,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拎着两条鱼送到户部。

    ……

    良园内南天竺颇多,红红绿绿一片甚是可爱。

    秦海的亲随策马赶到的时候,良园的人还不多,没见到郝大人他们的身影。

    亭外站着几个家仆打扮的人,瞧着分明是兵部的人,看样子来得挺早。

    “管事,李员外的商队今夜歇在良园,可备好了厢房?”

    良园的管事颔首,小声和那人交谈了几句,之后忙着迎接前来赏花的宾客,一刻未停。

    亲随拉来一人,问道“你们良园的主人呢?”

    “我家主人不在啊,今日良园借给他人办赏花会。”

    外借?

    “郝大人、任大人、史大人到了!”

    还以为他们不到了呢,亲随隐入亭下,瞥见家仆同样如此,笑了笑。

    ……

    城门再次开启,乞丐们蜂拥而出,滞留的商队得以出城。

    哄闹过后,士兵间三个清瘦的身影慢慢拄着木棍前来。

    “三位大人这么快就回城了啊。”

    史大人道“不早了,我们出城市时天未亮,眼下天都快黑了。”

    不是还有一个时辰嘛,士兵在心里嘀咕。

    郝大人将三人的木棍还给士兵,“多谢你的木棍,路上没有摔倒。”

    “大人客气,这木棍三位大人就算丢了都没事儿。”

    谈话间,一匹骏马飞驰而过,士兵急忙大喊追上去。

    马上之人回头挥鞭喊道“出城有急事,文书随后就到。”

    “什么事这么急啊?”

    士兵道“今儿城门口出了好多事,幸亏三位大人出门早回来晚,赶上人挤人的时候还不知如何呢。”

    “关城门,关城门!秦大都督家的九公子被绑匪劫了,不能让他们出城!”

    郝大人道“秦大都督家公子众多,是非不少啊。”

    士兵低声笑道“可不是嘛,上个月七公子在酒楼与人打架,差点烧了整座酒楼,惊得全城人睡不安稳。”

    秦九公子和八公子乃是孪生兄弟,九公子出事,八公子今夜指不定怎么闹呢,两个人可比一个人闹得凶啊。

    士兵忽然觉着下晌秦七公子在城门口安安静静帮忙挺好的。

    ……

    秦海冲进了兵部值房,险些被一股暖意冲昏。

    “李重山,你让将士巡街是几个意思?”

    李重山道“街上乞丐多,以免他们闹事。”

    “那他们闹了吗?”

    “不曾。”李重山问道“秦大人来这儿就为了质问本官这个?”

    秦海坐下,道“秦璨被人绑了,全都是你的人害的!”

    “什么?”

    秦璨已经是半个皇家女婿,偏偏在今天被绑,李重山看了眼窗外。

    三个人肩并肩走进院里。

    “李大人!”

    郝大人任大人史大人擦了擦袖子对窗内的李重山作揖。

    史大人高声道“李大人,我们在途中听说秦九公子被贼人劫持,您可要快些想法子对付啊!”

    他话音刚落,五部的门窗吱嘎依次打开。

    李重山回头“秦璨几时不见的?”

    “昨儿个。”

    “那你怪我作甚!”

    还想推卸责任?

    秦海拍桌而起,“秦璨昨儿不在府中,今儿一早还在路边吃馄饨,就因为街上巡街的将士搜人,他身份暴露才被贼人盯上,不怪你怪我吗?”

    “那你想怎样?”

    李重山最不想和秦海打交道,两人坐下不到一盏茶准要唇枪舌剑针尖对麦芒。

    “找啊,到时候找不到秦璨,我看你怎么跟皇上交待!”

    “我今日还有要事……”

    秦海的大嗓门传到外边,“什么事比找皇婿重要?”

    “你要点脸,名分还没定呢!”

    总是皇婿皇婿的挂在嘴边,生怕京城的人不晓得秦家攀上了皇亲吗?李重山撇嘴。

    “迟早的事!”

    “成铭,即刻派人去办!”李重山对暖阁外的兵部侍郎道。

    兵部侍郎顾成铭匆匆披上斗篷,院里的郝大人三个人已经进了值房,谢大人在廊檐下扫雪。

    李重山道“秦大人可以走了。”

    秦海道“我就在这儿等着,看到了秦璨再走!”

    “随你。”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