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三十四章:风雪夜归人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丫鬟拖着缠绵的步伐把火药粉运到屋内,婆子撑着最后一口气擦亮手中的打火石。

    地动山摇,火光闪烁,烟雾间两人的身影越过颓垣慢慢走远。

    “你先走,送问儿回家。”

    徐元止步,回头看向阮妙菱的腰部,殷红一片,在院子里的时候她身上还是干干净净……

    “刺陆堇那一刀,被反击了。”

    阮妙菱看看左右,树林掩映,靠着一座小山暂时藏在这里不那么容易被发现。

    “可你——”

    问儿伤得很重,可是她身上的血又似止不住似的往外流,徐元想丢下问儿带阮妙菱了走,可真那样做……

    “有我在,徐二公子放心去。”

    宝蓝色的身影窜出来,喘气对徐元道。

    “沈岸?”

    阮妙菱简单包扎好伤口,听到沈岸的名字回头去看。

    沈岸对她一笑,“英雄救美,汝山当如是。”

    说着解下斗篷盖在她身后,细心替她系好绳结。

    徐元脚尖碾了黏长满枯草的泥地,这个人怎么在这里出现?难道一直在监视?可是他喘着气更像是匆匆赶到。

    “贺大人已经带人赶来,徐二公子最好还是收拾一番露一面比较妥当。”沈岸小心翼翼搀扶阮妙菱起身。

    徐元看了眼阮妙菱,见她点头,道“我把问儿送去徐府,大夫是信得过的。”

    加快脚步离去,小山下拴着一匹马吃着草等候主人。

    “街上茶楼还开着,三小姐去坐坐?”

    阮妙菱点头,问道“我在这里的事,是白姑娘告诉沈公子的?”

    沈岸道“算是吧,平阳的百姓都在传白霓裳在、沈岸便在,我知道这事很正常。”

    “沈公子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呢?”阮妙菱看向他,脚下草尖窸窸窣窣滑过鞋面,山下守备府人声吵杂,火光冲天。

    沈岸安静道“原因三小姐很快就能知道。”

    “在茶楼?”

    沈岸点头“还未替沈家谢过三小姐,沈大人的案子让三小姐冒了很大的风险。行正义之事,三小姐的气节令沈某佩服!”

    阮妙菱道“沈公子高看,我做这些多半是为了自己,为了救我娘回家。我爹曾教我行正义之事,可是他英年早逝,反倒是那些坏人长命百岁,可见正义事不一定通过正义的行径才能完成。”

    “心存正义即可,三小姐说过上天是讲公道的,今晚之后,沈某相信公道会站在我们这边!”

    沈岸眼中闪闪,跳动着火光。

    ……

    东方青白,雪停风紧,天地白茫茫。

    “找到了,秦璨公子找到了!”

    顾成铭冲进兵部值房。

    与此同时,出城的亲随后脚赶到六部值房,还未见到秦海,先碰上了出门溜达的郝大人三人。

    “咦!郝大人史大人任大人怎的回来如此之快?”

    秦海和李重山异口同声道“把话讲清楚!”

    亲随道“属下骑马回城的时候,郝大人他们还在雪中步行……莫非良园的不是郝大人?”

    失策了!

    李重山转身。

    秦海却很高兴。

    “既然秦璨已经找到,秦某就先告辞了,李大人您继续批复公文啊。”

    大摇大摆带着亲随离去。

    郝大人、史大人以及任大人拱手相送。

    六部值房的南天竺鲜红可爱,看得三人如痴如醉笑呵呵出门闲逛,被拎着肥鱼趔趔趄趄进来的渔夫撞了肩也不在意。

    ……

    阮家东府,阮老太太的院子天不亮就点了灯火。

    古仁没有惊动大房和三房的人,无暇顾及身上的血污,阮家军各个带伤在暗处守候,院子里弥漫浓厚的血腥味。

    屋内无人侍候,阮老太太歪在罗汉床的大引枕上,没有正眼看跪在软垫上的宝贞公主。

    阮妙菱跪在宝贞公主身后,垂着头脸色苍白。

    屋内亦是弥漫着血腥味,老太太攥着帕子碰了碰鼻子,到底没有堵住。

    “守备府的麻烦怎么解决的?”

    阮妙菱一进来就被宝贞公主拉着跪下,不明就里,此时被宝贞公主戳了戳手背,才道“沈岸公子替我顶罪,被府台大人关入大牢等候审问。”

    “贺大人为什么会相信?”阮老太太侧首看了眼阮妙菱,被她腰间的红刺了眼,扭头。

    阮妙菱道“沈岸就是白霓裳,沈知府的女儿,沈明鸢。”

    当时街上站满了人,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沈岸铁骨铮铮问了句“可要当场验明正身”,贺芳年就把人押走了。

    阮老太太扫了宝贞公主一眼,“沈清秋,沈明鸢,你到底要招惹多少人到平阳才满意?”

    宝贞公主对阮老太太磕头。

    “我不要你磕头,你说话!”阮老太太喝道,抄起引枕丢过来。

    阮妙菱想也不想扑上去挡开。

    “我娘说不了话,她被喂了不能开口的药!”

    “那是她活该!”

    “她害得你爹尸首不存,眼下还要拉着阮家上下陪葬,甚至连朝廷的人都盯着你不放。妙菱,这样的娘要来何用啊?”

    阮妙菱将宝贞公主护在身后“祖母您早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答应徐家的婚事?您以为这样,他们就会放过阮家?不会的,等我没了可利用的价值,阮家会跟着覆灭。”

    阮老太太抹了眼泪,瞪着宝贞公主狠狠道“当初延良求着让我答应你们的婚事,你是未来的公主又怎样,是太子之女又怎样,最后赢了吗?”

    输了。

    先皇驾崩,太子病逝,是太子的兄弟登极治理天下,随之而来的是排除异己。宝贞公主被削权,李明璋被封为承平王,永远活在别人眼皮底下。

    十几年后,阮家的人还要被牵连其中。

    “令阳长公主暴毙前一日,就是因为去见了你,一份先帝遗诏真有那么重要吗?那么多人想要护着它,得到它,大宋的天早变了,江山易主了,你交出去,大家过得和和美美不好吗?”

    阮老太太想起死去的儿子阮延良,又落泪。

    宝贞公主摇头。

    阮妙菱明白母亲的意思,她在说不能。

    “既然逃出来了,就走得远远的,从今以后不准再留在阮家!延良死了,妙仪也死了,拜托你放过我们。”

    阮老太太颤巍巍起身,走下脚踏,跪下。

    “宝贞公主,我求你了!”

    “我只求阮家能后继有人……”

    宝贞公主起身,扶起阮老太太回到罗汉床,再次跪下磕了个头。

    阮老太太冷声道“我儿子的那份,不需要你来磕。”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