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三十五章:各奔东西去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单先生收拾包袱往哪去啊,茶楼缺了您可没了乐子。”

    台下听书的街坊四邻剥花生笑问。

    其中不乏跨越半座城专门到此听单先生说上一段的人,亦是好奇地盯着单先生拎着包袱走下台,准备出去。

    单先生把折扇往后颈一插,挎上包袱道“上京,到天子脚下说书去!”

    众人哄笑。

    “京城的人不会喜欢听您说这个的,平阳府才最适合您。”

    单先生道“你们爱听,京城的人就一定会喜欢,诸位,且等着单某扬名四方!”

    抱拳向听书人告别。

    趴在茶楼外栏杆边上的人闻声,不再去看守备府,越过簇拥的人群,单先生单薄、踌躇满志的背影伴着一匹瘦马逐渐远了。

    ……

    守备府管事催马挥鞭闯过拥挤的人潮,未到守备府门前就翻身下马,有个黑色的影子在门前一闪而过。

    两人一并进了守备府。

    “嘶,怎么炸成这个模样!”

    管事踢开地上的焦尸,问道“大人在何处?”

    有人指向小公子的院子,残垣断壁,有几棵老树杈上仍在冒黑烟,点点火星滋啦滋啦崩裂。

    “小公子呢?没找到吗?”

    管事摇头快步走到院门前,陆堇的尸体烧得最为严重,黑乎乎的像烤过头的肉,外焦里嫩的。

    他扒拉开紧贴着腰腹的手,炭黑的衣料早已烧没了影,手挪开的瞬间嫩红的肉跟屠户砧板上的肉没两样。

    士兵忍不住跑到墙边吐酸水。

    管事若无其事把肉放回去,“小公子暂且不管了,贺大人看过后怎么说?”

    士兵道“这火是沈岸放的,贺大人没说什么直接把人关进大牢,估计是想请示上官再定夺。”

    “你漏了关键的一点没有说。”

    黑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冷不丁说道。

    士兵吓一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人,脸都看不到。

    “沈岸是沈明鸢。”

    管事起身道“看来陆大人还是暴露了,锦衣卫大人您来这儿是……”

    陆堇曾说过,这些黑影隶属锦衣卫,至于究竟听命于何人,不得而知。

    黑影道“宝贞公主逃了。”

    “可陆大人已经……锦衣卫大人们都神通广大,再将宝贞公主抓回去便是。”

    陆大人已经死了。

    管事正琢磨自己该何去何从,上面安排新任的守备大人需要时日,人到平阳赴任也需要时间。

    在这期间,他得培养自己的势力,免得新任守备上任当天就让他卸任归田。

    “陆大人手下的兵暂时由你掌管,我要你找到宝贞公主的下落。”

    说话真是不客气,宝贞公主肯定回阮家了,直接上门抓捕就是,犯得着用兵?

    管事嘀咕着,试探道“锦衣卫大人们如今还剩几人?”

    黑影道“只有我。”

    难怪了,管事嘿嘿发笑抱拳领命。

    随即直起腰板对士兵道“赶紧把守备府清理干净,夫人那边能打发的多花点钱无所谓,死乞白赖不走的就丢到青楼。”

    士兵应是“刘管事,陆大人……”还有小公子。

    管事道“这些我亲自操办。”

    这时有人进来禀道“刘管事,属下等在东大街礼门巷发现一人挟持了小公子。”

    “东大街,礼门巷。”

    黑影问道“三德公公曾在那里住过?”

    刘管事点头,“不过三德公公死后那儿并没有荒废,反倒搭起了戏台,好些孩子常去玩耍。”

    黑影道“立刻带上兵马,去东大街!”

    这么急?

    刘管事一边吩咐士兵整队,一边跟上黑影。

    难不成宝贞公主还能藏那儿不成。

    ……

    “先生,以后您还回来教我念书吗?”陈馬不舍的问道。

    郭先生原来不姓郭,他今日才听到陆小公子喊他东郭先生,陆小公子也是他的学生。

    东郭墨仍旧一身老书生打扮,拍拍陈馬日渐壮硕的肩。

    “这难说,不过你不能因为我不在就不念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捕不到大鱼的。”

    陈馬道“不会的先生,我会认真读书!”

    戏台上阮妙菱听到陈馬的保证,笑了笑,对宝贞公主道“娘,仁叔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暂时不能陪你一起走。”

    宝贞公主在她手心写到“因为他?”

    母女俩同时看向站在门边望风的徐元。

    徐元似有察觉回头,克制着不去看宝贞公主。

    以前没见过宝贞公主的真容,眼下能看了却又不敢,阮延良的死虽然不是他一手促成,但因为是徐家人,不知如何面对。

    阮妙菱道“是,也不是。”

    她在宝贞公主手心一笔一划写着,宝贞公主抽出手温柔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你自己拿主意便是。”宝贞公主写到。

    阮妙菱点头。

    古仁搀扶宝贞公主往地道走去。

    徐元突然上前喊道“娘!”

    阮妙菱一愣。

    宝贞公主回头,对徐元笑了下,进了地道。

    徐元偏头,目光盯着阮妙菱含泪的双眼,抬手轻柔的替她擦了去。

    阮妙菱瞪他“谁让你这么喊了,叫外面的人听了像什么样。”

    “就当是全了我的心意,以前没有机会,肯定要补偿回来。”徐元笑着把她的泪擦到自己的袖上。

    “脏,你总是不带帕子。”

    说着,从袖中取了块帕子塞到徐元手里。

    徐元哈哈笑,擦了手顺手把帕子塞进袖里,追上去。

    “三小姐,我们准备好了。”东郭墨牵着陆钺。

    陈馬轻轻捏东郭墨的衣摆。

    阮妙菱问道“天下之大,东郭先生打算往哪里去?”

    “西北吧,从前没去过。”

    东郭墨摸了摸陆钺的脑袋,“芸妹生前想一睹西北风光,虽然这辈子没机会了,我带这小子去也是一样的。”

    陆钺腰间挂着阮妙菱送的百宝囊,仰着头问她“三小姐往后还会做好玩的东西吗?”

    阮妙菱笑道“不做了,很多人骂我玩物丧志,为了伟大的志向,我决定金盆洗手。”

    陆钺垂头。

    他明白人总要长大的,三小姐也长大了,要去做更伟大、更难完成的事情。就像自己不能一辈子在书房读书,要走出去游历山川大河一样。

    东郭墨向阮妙菱和徐元作揖“东郭在此多谢两位,来日方长,西北再会!”

    阮妙菱和徐元相视一笑。

    “西北再会。”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