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三十六章:送君终有别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守备府兵马赶到的时候,礼门巷挤满了人,人头攒动围在三德府门外。

    “守备府被炸,三德公公住过的宅子也被炸了,天意啊……”

    “什么天意?”

    “三德公公害死了令阳长公主,而陆大人害了汝阳知府沈清秋,两个都是大坏人,他们住的地方被炸,不是天意吗?”

    刘管事勒马,“锦衣卫大人,看样子咱们来晚一步,人已经跑了。”

    泱泱兵马潮退般离去。

    寒十四在巷子另一头呸了声,翻身上马。

    “锦衣卫里边竟然有这种老鼠屎,秦大人可有的忙咯!”

    ……

    “府台,秦指挥使的信。”

    “念!”

    “陆堇谋害前任汝阳知府沈清秋之事,本官已查明原委,贺知府可将沈岸、即沈明鸢押送京城。”

    “没了?”贺芳年抬头。

    长随赶忙念下面的话“信送到贺知府手中之时,若陆堇活着,解职一并押送京城,若死,吏部自会派人接任守备一职。”

    “府台,秦指挥使怎会预料到陆大人会……”长随抬手,作抹脖子状。

    贺芳年丢开沈清秋的卷宗,扶额道“本官哪里知晓。”

    沈清秋一案,查来查去一旦查到关键的地方就没了头绪,就好像有人故意抹去了线索。沈明鸢不肯说,一直坚持进京。

    可进了京城,案情就一定柳暗花明吗?

    长随支支吾吾,似乎面上还有泪痕“府台,秦指挥使信上还漏了口风,下一任平阳知府……是阮家大老爷,阮延起。”

    似水流年啊,贺芳年并未过度纠结调任的事,道“快过年了,徐元也该启程了。”

    ……

    徐府外堵满了人,其中有和徐亨、徐元一同入京参加会试的考生,有送别的亲人,最多的是前来看热闹的人。

    “徐二公子去京城考试,阮三小姐竟然亲自相送啊!我押中啦,押中啦!”

    有人疯狂挤出人群,奔向赌坊。

    “徐大公子怎么被抬了出来,这个样子还要去参加会试啊。”

    人们哄笑。

    徐亨躺在担架上被抬上了马车,后面指指点点议论声纷纷。

    “笑!很好笑吗!”徐亨甩开青桐,顾及外面还有人,踢出一半的腿顿在半空。

    青桐劝道“公子您消消气,其实没必要非得和二公子比蹴鞠,二公子不精通这个,只能跟您胡搅蛮缠……”

    “他不精通?从前他可是样样不如我,现在都敢骑到我头上撒野了,不精通?”徐亨躺在马车上盯着车顶,磨牙道“等着瞧,到了京城我看爹护着谁!”

    青桐放下车帘,外面闹哄哄的免得再惹恼了大公子。

    “徐二公子要努力啊,中状元娶三小姐!”

    勉励之言此起彼伏。

    徐元拱手道谢,白衣上绣着红梅,衣领上一圈白毛随风拂动,外面披着一身漳绒斗篷,皮肤白皙眉眼神采奕奕,仿佛已经是榜上有名的状元郎。

    “徐元此去定当努力,诸位与我同去的考生定不辜负大家的心意!”

    掌声雷鸣。

    “呿!”

    徐亨撇嘴不屑,这些不相干的人也要讨好,理他们作甚。

    “徐二公子快去和阮三小姐道别吧,人家已经等了半个时辰啦!”

    又是一阵哄笑,比对徐亨的多了几分真心实意。

    徐元道“今日借此机会,徐元有事相告。”

    他从袖中取出两张婚约,撕破。

    “我与阮家三小姐的婚事,自今日起作废。”

    沉默。

    哗然!

    最不解的是与徐元同去参考的考生,本朝可没有榜下捉婿的美谈,家中都是早早替他们定好了亲事,不管会试成功与否,都要回乡完婚。

    徐元竟然不要这桩婚,莫非是读书读傻了?

    “你想要的,在离开之前我办到了。”

    徐元把碎纸递到阮妙菱面前。

    阮妙菱本以为这件事要等到春闱结束之后才能解决,徐元却先她一步做了决定。

    “不会后悔吗?”阮妙菱笑着接过。

    徐元亦笑“后悔了,再娶就是,你心甘情愿的那种。”

    围观的人齐齐嗨了声,可吓着他们了,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拿婚约当儿戏呢!难得两家的长辈愿意让他们闹腾。

    徐亨忍无可忍,掀开车帘道“再不走,可就误了吉时!”

    “又不是娶媳妇,紧赶慢赶总会到京城的,徐大公子是吃不到眼馋……”

    “呿!谁眼馋!”徐亨躺回去。

    撕了婚约又能怎样,阮妙菱最终还是他的。

    阮妙菱看向香巧和金亭,叮嘱道“照顾好徐二公子,我们静候佳音!”

    徐元小声道“万事小心,这一去再见面就是明年,你的生辰……不能陪你一起过了。”

    她的生辰在二月初,豆蔻初上梢头的时节。

    “难为你还记着。”阮妙菱把小盒子塞到徐元手中,“保命用,诸事小心,这一次一定金榜题名。”

    两人说着话,送别的人渐渐散去,同去的考生也都坐上了徐府准备的马车。

    徐元余光扫了扫左右,上前一步拥住阮妙菱。

    心口咚咚咚碰撞的声响在耳边不断冲击,四肢百骸的血液流窜不止,怀中的人,他第一次切切实实拥住了。

    “菱菱……”

    “嗯。”未动。

    “放手去做,如今没有什么能束缚住你了。”徐元低低道,最大的束缚,方才我已经替你解开,往后天高任你飞,海阔凭你跃。

    “徐元……”

    徐元点头“我在。”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不要偷懒。”

    徐元失笑,松开她。

    这种事还需要提醒吗?

    小厮亦在马车后偷偷痴笑,三小姐真是破坏气氛的能手,面前忽然多了道阴影……抬头,问儿鼓着大眼睛瞪着他!

    “有件事忘记同你说。”

    徐元踏上马车,忽而回头,鼻尖擦过阮妙菱光洁的额头。

    徐亨实在等得不耐烦,催着马夫扬长而去。

    徐元道“这一次,我要当奸佞!”

    他的笑第一次这般灿烂如艳阳,恍若能驱散过往的阴霾,往昔懦弱不敢言的徐元似乎一去不复返。

    “很好啊,那我在这儿先预祝徐大人马到功成,前程似锦?”

    徐元哈哈哈笑道“甚好,甚好!”

    同行的考生在催了,徐元踏上马车钻进车内,嘴角仍然挂着笑。

    “公子,三小姐同您说了什么,您这般高兴?”小厮笑问。

    马车摇晃,徐元道“她喊我徐大人。”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徐元食指在唇边摩挲,“你不懂的。”

    最近收藏掉得心慌慌,自知写得不好,在努力改进,还是忍不住时而的心情低落,但是在码字的时候全然忘记了这些,这就是讲故事的魅力吧。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