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四十九章:这运气绝了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徐元擅自解除和阮家婚约的事,不用等他亲自说,他大哥徐亨甫一坐到饭桌上就倒豆子似的讲给徐掩听。

    “反了他!”

    徐掩愤怒拍桌,碗碟被震得一抖,在一旁布菜的小妾吓得双肩猛的缩紧,徐掩恍若未见,怒道“这门亲事是为他结的吗?自作主张!你娘也是蠢到家了,竟然答应这种无理要求!”

    娘可不蠢,精明着呢。

    徐亨撇嘴,哄着徐掩道“爹,儿子已经没了妙仪,若再失去阮妙菱这根高枝儿,往后想高升可就难了。”

    他还不知道阮妙仪的死,就是坐在身旁的亲爹一手促成的。

    眼下徐亨一心想的是如何让徐掩再把阮妙菱拉拢回来。

    他虽然对阮妙菱无情顺带看不顺眼,但又舍不得阮妙菱手上的一副好牌。

    令阳长公主把阮妙菱视作亲孙女疼爱,虽然不在世,但在京城的余威仍在。

    朝廷不少官员初涉世事时因为懵懂没有人指点,犯了错事险些贬谪海南那片化外之地,是令阳长公主向皇上求情,才有他们今日的富贵荣华。

    “知道了,爹会想办法。”徐掩重新执箸,饭都吃了小半个时辰徐元还未到,问管事“图之人呢?”

    管事犹豫片刻道“二公子说要去登科书社念书,往后不在家里住。”

    “家里没他住的地方?妖里妖气,一会儿把他接回来,让人看笑话!”

    徐掩历来对徐元就不好,管事一个下人看了都窝心。

    “老爷,二公子在登科书社专心读书挺好的,凡是在那里读书的人没有一个落榜。”

    也出过状元郎和探花郎,是块风水宝地。

    徐亨听书社名字取得好,又见徐掩在京城住的宅子占地不大,家里还有小娘在,住着肯定憋闷,也想出去住。

    “爹,吃完饭我也搬去登科书社。”

    徐掩哪肯舍得。

    管事连忙道登科书社人员已满,徐掩才松口气。

    “亨儿,外面哪有家里好,而且书社人多眼杂,你先前买的密题万一不小心被他们窃去,状元就不是你了!”

    提起密题,徐亨满心的委屈,滔滔不绝在徐掩面前诉苦。

    “密题被山匪抢去了,儿子的状元之位早就不保了。”抹了两滴眼泪。

    徐掩安慰道“不要紧,爹这里有拓本,明儿爹从礼部拿回来给你。”

    竟有拓本?

    保障有了,但徐亨还是不想待在这里。

    有爹帮扶着固然好,可想做点别的事就容易被拘着。

    “爹您公务繁重,回家了哪能顾及上我呢。”徐亨瞟了眼姿容不错的小娘。

    徐掩会意,呵呵笑了道不要紧。

    儿子和自己的前途比较重要。

    夫子俩用过晚饭,管事派去登科书社的仆从拍着两袖的雪回来了。

    管事站在门边问“二公子怎么说?”

    仆从瞪着眼珠子道“不准!”过了会儿气势软弱回去,“二公子这么说的。”

    “什么不准,他不乐意我这大哥与他同住?”徐亨气呼呼道。

    管事捅了捅仆从,仆从赶紧道“二公子说书社的床太小,睡不下两个人,大公子一看就吃不得苦,住在家里挺好。”

    “他什么意思!嫌弃我胖呗!”

    徐亨气红了眼,素来软弱不敢反抗的徐元竟然敢动手打他,眼下还敢当着爹的面理直气壮的说话了!

    大概是这意思吧,仆从想起徐元说这话时满脸的嫌弃,一副要与猪“同榻而眠”就生不如死的表情,抿抿嘴退下。

    儿子不用住外面,徐掩高兴吩咐管事每人打赏一两银子,拉着徐亨去了书房长谈。

    小妾站在檐下不知所措,觉得自己失宠了。

    ……

    汝阳府衙上下收拾一新,今日是新任知府贺芳年上任的第一天。

    日子如往常一般过着,唯一新鲜的是贺大人家的公子贺明琅今早被一群婆子千哄万骗送去学堂念书。

    在贺明琅的认知里,学堂里一定有个刻板会打人手心儿的夫子,下面坐着年龄不一傻乎乎的学生,歪脖子扭头整日望天背书,无趣的很。

    没有好玩儿的,没有好吃的,跟坐牢没两样。

    “将他!将他啊!哎……”

    贺明琅走进学堂顿时听见唉声一片。

    学堂右手边的草庐下坐着两个学生,各自左右站着两个学生,陈旧的木桌上摆着一盘棋。

    象棋啊,贺明琅悠哉走着,偷偷绕到柱子后面瞧了一眼转身去另一边。

    “原来学堂这么好,不用读书,早知道三岁时就让爹爹送我去了。”

    贺明琅嘀咕着走进学堂,书案上歪歪斜斜摆着书本,却不见夫子。

    廊下几个学生在斗蛐蛐。

    贺明琅过去蹲下看了一会儿,问道“夫子今日不讲学?”

    学生头也不抬,声音似乎很急切喊道

    “黄珏,有新同窗,你帮我招呼招呼,我快输啦!”

    贺明琅嘟嘟嘴,很会玩嘛,都不理会新同伴。

    “硕哥儿你别只顾着玩耍,夫子今日让你领着大家读书,说到就要做到。”

    黄珏惯常念叨完硕哥儿,看向头上扎着两个小圆包的贺明琅。

    “你就是贺明琅?”

    贺明琅点头,“夫子怎么不在啊?”

    上学前爹吩咐了一定要向夫子问声好的。

    黄珏道“夫子被长明先生拉拉着喝酒去了,我们在学堂自学。”

    “夫子讲学还能去喝酒?”学堂和他想得一点都不一样啊。

    贺明琅环顾左右,学生们都在玩耍,“你们这样……夫子不会责罚?”

    “夫子说只要完成每日的课业,劳逸结合是可以的。”

    第一日就被新同窗发现夫子不守师道,黄珏赧然一笑,“至于喝酒,夫子很怕长明先生的,不敢不从命。”

    贺明琅已经是第二次听见长明先生此人了,好奇的问“长明先生很厉害吗?”

    “应该是厉害的……”

    可黄珏说不上长明先生厉害在何处。

    周家请他去给小姐们传授知识,没见那些小姐变得多聪明,嚷嚷自己会医术,却没看到谁家有人患病来找他医治……可能只有和夫子比酒量的时候,稍胜一筹。

    “诶,你竟也有百宝囊!”

    贺明琅指着黄珏腰间。

    黄珏见他撩开外衣,腰际亦是挂着一个赤色百宝囊,神色如同见了知音一般。

    “这个是三小姐送的,你小心些别弄坏了。”

    贺明琅拿着他的百宝囊左右翻看,看得黄珏心直跳。

    “三小姐!”

    贺明琅喜上眉梢,他的运气未免太好了,走到哪里三小姐就在哪里!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