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五十章:也算欢迎吧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在学堂玩了一整日,贺明琅迫不及待跑回府衙,几个婆子追在身后气喘吁吁。

    “姐姐!”贺明琅跑进贺明月的院子,“你猜我今日在学堂知道了什么?”

    贺明月托腮坐着,显然无心和他交谈。

    贺明琅有些恹恹。

    “姐姐你开心点嘛,娘让你学着管家是好事,比我在学堂念书轻松多了。”

    星儿盛了碗红枣汤给贺明琅,低声劝道“小姐可不是在愁管家的事情,这些日子小姐学得很好,被夫人老爷夸赞了呢!”

    贺明琅嘬嘴喝了两口,问道“那是为什么?”

    星儿正要说,贺明月抬手将她打发到耳房剥核桃。

    “琅儿,徐二公子最近有寄信来吗?”贺明月柔声问道,话里带着几分诱哄。

    贺明琅拉着小脸,不高兴姐姐提起徐元。

    上次贺明月在聚玩社出口诬陷阮三小姐,根由就在徐元身上。

    他虽然小,但懂得姐姐偷偷瞧徐元的眼神不一般,和娘看爹的眼神一模一样。

    娘教导他说姐姐因为喜欢徐元,才会被利用做不对的事,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但借着喜欢的名义去伤害另一个人,这是不对的。

    所以他不恨徐元,也不怪那些指责姐姐做错事的人。

    但是,贺明琅不喜欢从姐姐口中听到徐元的事。

    心底不高兴,贺明琅还是答了贺明月的话。

    “爹爹来汝阳的事,徐窝囊他怎么会知道呢,姐姐我们不要讲他了,今儿我在学堂交到很多好友呢!”

    “交到朋友就好!”

    贺明月摸摸贺明琅的小圆包,神色更加担忧,自言自语道“不知道白先生在京城如何了,爹爹说刑部的人很不友好,白先生去了肯定会受苦。”

    原来姐姐问起徐窝囊是想知道白姑娘的事,真是虚惊一场。

    贺明琅摸摸小胸口。

    不过他不懂白姑娘做错了什么事,只知道京城会有很多大官审问白姑娘,就像爹爹审问犯人时一样,不同的是他们的刑罚不是用来吓唬人的。

    ……

    城门口人头攒动,小孩子不懂的事,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从当初知道消息时的震惊,而后变得期待,此刻看见拦在最前方手执兵器的官兵,他们眼里闪烁着愤怒。

    “今生能见到沈公子,此生死而无憾了!”有人感叹流泪,抬手擦去。

    远远传来车轮碾过地面的吱嘎声,一个锦衣卫骑在高头大马上神情严肃,目光警惕的环视四周,仿佛下一刻不知从哪里就会窜出行刺之人,看到他这样,众人心中也谨慎起来,斜着眼盯住身边的人。

    杀手最有可能隐藏在普通人中,这些桥段他们在说书人那儿听过不少。

    想对沈公子不利的人,都是坏人!

    对待坏人不能纵容,一旦发现要往死里打,狠狠地打得他亲娘都认不出!

    “沈公子来了!”

    人们的目光迅速移向城门口,囚车里的人一身男装盘膝端坐,神色清冷。

    只是他披散着及腰的长发,虽然很乱,但发色分明是女子才有的乌黑亮丽。

    “看,说书先生没骗咱们,沈公子就是女子,而且沈公子就是歌姬白霓裳!”

    这年头,说书先生知道的消息可真多,往后要多到茶楼走动才能紧跟大家的脚步,众人如是想。

    议论声叽叽咕咕,外层看不到场面又不知事的女子们只得走上茶楼酒楼,攀在栏杆上挥着帕子嘤嘤呼喊。

    “沈公子,你看我一眼啊!你作的每一首诗词我都喜欢啊!”

    “沈公子拜托你抬头看一眼,我今生一颗心都系在公子身上了……”

    下面有男子喊道“沈公子是女子,鼎鼎有名的歌姬白霓裳就是她,醒醒吧别做梦了!”

    楼上的女子齐齐啐男子一口。

    “沈公子即使变成了沈姑娘,我们也是爱的,你们这些臭男人看重的是美貌,我们看重的是沈公子的诗词,只有我们懂他!”

    男子道“庸脂俗粉,也配谈论沈公子的诗词,还是回去好生待客吧哈哈哈。”

    周遭的众人纷纷瞪向男子。

    男子似刚生下来就受惊的幼崽看着众人,“我就随便说说……”

    囚车内沈岸缓缓抬头,细长枯瘦的手攀住粗木站起身,身形似竹柔韧难折。

    她对着楼上的女子们拱手作揖。

    “诸位厚爱,汝山铭记于心终生难忘。”

    男声喑哑又饱含深情。

    继而,沈岸缓缓转身看向夹道两边的众人,里面老少皆有,小儿坐在父亲的肩头睁着无暇的双眼好奇的打量她。

    就像她幼时坐在父亲沈清秋肩头那般,街上洋溢着过年的喜气,人也如同今日一样多得让她眼花缭乱。

    他看向方才说话刁难那些女子的男人,眼中满是失落。

    “汝山的第一首词,便是为跌入红尘中的烟花女子所作,当时年少不懂人情险恶只盼着她们能欢笑一日是一日。”

    女子清丽如雨水坠落池塘的声音在人们耳边萦绕。

    有人惊喜道“这是白霓裳的声音!”

    却不同于之前那般淡淡的落不到实处,而是坚定温暖的。

    沈岸接着道“直到家中落魄,亲自身处其间才懂她们的不易。”她看向那个男人,“我以为人人能懂我词中所要表达的情意,今日一看,唉……”

    楼上的女子泪珠滚落。

    “又下雪了么?”楼下的人抹了下脸狐疑道。

    缓慢的女声随着囚车越行越远。

    “世上只要有一人懂汝山足矣,你们今日这般,也算是欢迎汝山了,多谢。”

    扎着圆髻小女孩坐在父亲肩头,摸摸正垂首默默哭泣的父亲的头。

    “爹爹,方才我看见沈公子对我笑了哦,很漂亮很开心的那种笑。可是沈公子为什么要待在小车子里呢,爹爹我们不能把她救出来吗?”

    怎么救呢?

    在小孩子的认知里,会有盖世英雄打败各种各样的坏人将好人救出生天,然后迎来和和美美的团圆结局。

    可真实的结局小孩子只有长大了才知道,原来英雄并不能打败所有的坏人,英雄只有一个,坏人却层出不穷。

    “大人,夫人那边在催了。”挤进人群的仆从道。

    男子将女儿从肩头挪到怀里小心呵护,女儿嚷着还要看沈公子。

    “慧儿不乖,下次你任叔叔过来可不会给你讲大英雄的故事。”

    慧儿闻言勾着爹爹的脖子“那慧儿听话,下次能让任叔叔带慧儿去看沈公子吗?慧儿要当大英雄!”

    “好!”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