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五十五章:风波意难平(1/2)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徐冉第一次这样失态。

    好在她精心研修多年,到底没让身旁周家的四妹妹和五妹妹察觉。

    适才那一瞬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都未曾过过脑子,因为那双眼实在太像了。

    这四年将近五年的时间里她一直想忘记,却反而愈发深刻。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这种被父母宠爱而显得纯善无争的眼神!

    重新展开笑颜,徐冉对阮妙菱颔首和四妹妹一起拉着五妹妹离去,心下却像煮沸的水咕噜噜冒泡活动不已。

    方才那位小姐的眼睛也只是相似而已,两人互相对视时她看到的更多是愠怒,以及潜在话里的咄咄逼人。

    真正纯善的人不会操控话语的主导权,而是顺着她的问题乖顺的回答,并作出相应的动作。

    门外站着的人稀稀拉拉散去。

    有小姐相互攀谈夸赞徐小姐处事温柔大方,难怪早早的就能掌管中馈。

    也有人好奇阮妙菱的身份,叽里咕噜一阵咬耳朵,方知她是古将军家的远房,没有艳羡亦没有鄙夷。

    古仁在汝阳的兵力实力堪比从前的阮家军,若说有不同的,似乎只有缺少一个“古家军”的称号而已。

    她们不艳羡,是因为古将军的远房出身和修养肯定不高,与她们站在一处是没法比的。

    但以区区一个远房小姐的身份能参加周家的游园会,说明周老太太看重,自然不能鄙夷她。

    鄙夷她,不就是鄙夷周老太太眼光不好么,她们不蠢笨。

    无人和阮妙菱同路而行,问儿便机智的走在靠近小姐们那一方,竖着耳朵尽可能的接收新讯息。

    这种时候她也不急着给徐冉两记拳头解解气,不给小姐添麻烦才是做丫鬟的第一要义!

    及至小姐们分往不同的方向而去,问儿扶着阮妙菱到就近的亭子坐下。

    “方才可是听到重要的事了?”

    若是没有大事,问儿不会刻意引导她到人少的地方,这丫鬟主意多着呢。

    不过前提都是为她着想,阮妙菱对问儿充满关切的“自作主张”也就不多加指点。

    问儿在阮妙菱耳边低声道“奴婢刚听见大将军的徒弟也来了呢!”

    阮妙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转着眼睛想了片刻。

    问儿熟悉她的动作神情,追加道“小姐,是秦大人啊!”

    那个活在说书人口中英明神武、令人闻风丧胆的、年少时就追随在大将军身边的秦大人,小姐怎么能忘了呢?

    阮妙菱看问儿一眼。

    瞬间被问儿崇拜英雄的狂热精神击败。

    “往后还是尊称他秦大人,指不定人家根本不喜欢被扣上的这顶帽子,万一治你个口出不逊之罪,然后抓你去锦衣卫,小姐我人微言轻救不了你啊,傻姑娘!”

    在兴头上泼冷水这种事虽然不厚道,但阮妙菱觉得有必要让问儿了解秦阶的可怕之处。

    可惜问儿没有眼见为实,仍旧把大英雄奉若第一。

    “小姐哪里人微言轻了,算起来您可是秦大人的小师妹呢!”小丫鬟一边替阮妙菱揉肩,一边给小姐灌输秦大人很好,秦大人天下第一棒的思想。

    顺便用师兄妹的名义,把两个从未见过面的人在关系谱上勾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哪里知晓最讨厌的徐家二公子就是长期在秦阶手下做事,常常惊恐到夜不能寐。

    阮妙菱无奈的摇头。

    对一会儿将要发生的情况,做了点小小的修改。

    ……

    平阳守备府并未因今天是十五而张灯结彩,被炸毁的院子里蹲着两个穿官服的男人。

    刘管事远远躲在后边,新来的守备大人没有出声喊他,他是不能动作一步的。

    阮延起除下布手套,活动了下被冰棺内冷气冻僵的指关节。

    “谢大人不妨歇息片刻,越是着急办案,想法越有可能误入歧途钻进死胡同。”

    阮延起招手,后面的刘管事下意识看了眼谢敏的动作。

    见谢敏除了手套,撑着双膝起身,刘管事飞快地跑至门边接过仆从手中的茶水,狗腿的跑回来。

    他如今仍未找到实缺,或许还是得在守备府做管事。

    刘管事察言观色,阮延起和谢敏都未看他,心下不免失落。

    照这两位大爷目前的举动来看,他们见了守备府的狗都比见了他热切,兴许自己连守备府管事都做不了!

    刘管事由衷觉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