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五十六章:铃铃之怪声(1/2)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谢敏当先一步进了书房,里面的摆设还是陆堇在时的样子。

    可见刘管事没在用心打理。

    谢敏此时也顾不上这些,问随后进来的阮延起,他虽才上任几日,也比自己到平阳的时日早,或许知道些线索。

    “贺大人在交接此案时,可有和阮大人你说过诸如困惑之类的话?”

    阮延哲颇为可惜的摇头,实则心下藏着的许多秘密催得他如同一个喝饱了水的种子,随时可能破土而出。

    但阮延起知道这些秘密不可说,一旦出口,阮家上下都要遭殃。

    眼下能挑起阮家大梁的只有他,老太太又是个怕事的,在他没上任之前就把宝贞公主被囚,古仁带了一批人在守备府被烧当晚血战把公主救回来的事情一一讲了。

    他稍稍推理,便猜到杀死陆堇的人,就是他那看似天真贪玩的侄女阮妙菱。

    而非百姓眼下议论最热烈的沈岸。

    沈岸要杀人,还没那个本事。反观他的侄女,要钱有钱,手底下能人志士多得跟星星似的。

    单凭西府一夜间少了许多熟悉的丫鬟婆子的面孔,而阮妙菱又偷偷前往汝阳,阮延起已经足够确定。

    “如果事情就和谢大人猜测的一样,沈岸只是借陆大人被杀制造翻案的噱头,那此案只能成为无头案。”

    谁说不是呢,谢敏至今都没想通李重山派自己来平阳为了什么。

    他并不是拥簇李重山一派,这种事不该派足够信任的人来做才对吗?

    李重山何必和五军都督府的秦大人打商量,拿着鞭子赶着他来当这个两头受气的守备?

    如果再查不到线索,就以无头案呈报上去。

    这是来自一个三品官员愤怒的呐喊,岂能让稳坐京城的他们过着舒坦的小日子!

    “能在杀死人之后想到炸毁案发现场的人,肯定是个老江湖,辛苦阮大人费心查查了。”谢敏拱手道。“我送阮大人出去。”

    阮延起道不必,满怀心事跟着仆从出了守备府。

    “一堆老江湖教出一个小江湖,怎么查哟!”说着钻进轿中。

    ……

    游园会规定在一个时辰之内必须完成,游戏种类繁杂且时间紧迫,但仍有不少人顺利通过了。

    问儿很是低调的领走了属于第三名的奖励。

    拔得头筹的徐冉赢得了一根玛瑙簪子,位居第二的人问儿不认得,得了珍珠一串。

    问儿将盒子打开给阮妙菱瞧,十分高兴“拿到的时候奴婢就猜到小姐肯定喜欢!”

    盒子里放着一套玉制的九连环。

    或许是周家嫌摆在家里占地方,借着游戏的名义送人。

    阮妙菱没有多想,让问儿仔细收着,免得磕碎了可惜。

    “之后就是宴会,不知道周家把咱们安排在哪一桌。”问儿小声嘀咕。

    最好是离徐冉远些,免得吃饭时小姐看见她倒胃口。

    可惜老天爷并未听见问儿的祷告,徐冉施施然拨开围绕在她身边的小姐们,向阮妙菱这边走来。

    问儿转身拧了拧自己的嘴,呸了几口,惯常她都是要打自己手心的。

    惨了惨了,身为小姐的丫鬟她竟然是一个不祥之人,不仅手气臭,连口也……

    徐冉走近了,不明所以觑了眼问儿的动作,对阮妙菱道“一会儿吃饭,古小姐可否能与我同坐一桌?”

    阮妙菱粲然笑了。

    “好啊!”

    徐冉愣了一下,这种情况难道不该说“荣幸之至”以示谦虚吗?

    转念一想,武夫的远房能是什么识大体的,就应该不识大体才能衬托自己的温婉和知书达理。

    徐冉想到这儿释然,伸手准备触碰阮妙菱的手臂,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着痕迹收回手。

    阮妙菱将徐冉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笑着一把抓住她的衣袖。

    就算再怎么催眠自己拉住徐冉的手,身体还是诚实地趋向了衣袖,阮妙菱暗暗笑了笑。再活一次,干嘛要委屈求全去待见不待见自己的人呢?

    身随心动,方得自在啊,那老头虽然话多,道理却一套一套的。

    阮妙菱乌黑晶亮的眼眸看着浑身不自在的徐冉,“徐小姐咱们走吧!”

    远处周家的几位小姐正在贴着脸说话,没有注意到这边,徐冉没有机会唤五小姐,只能任由阮妙菱攥着衣袖。

    可是周身似有千万个小虫子在爬,她怎会让不体面的粗野丫头触碰到了呢,宴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