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六十五章:惊鸿忽一瞥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周家的林妈妈呼仆唤婢带着不少礼品来古宅赔礼,巷口还没走到,就听见馄饨摊往里的一条巷传来震天的欢呼。

    林妈妈紧走几步问馄饨摊摊主“施老伯,里面发生什么事这样热闹?”

    眼下摊上没有客人,施老伯坐在锅灶后施施然笑道“古家的小姐和孩子们玩呢,林妈妈又去良二嫂子家串门啊,你们关系可真好!”

    林妈妈没说好也不好,往巷子里看了眼“哪能天天串门啊,我今儿是来给古小姐赔不是,他们来了多久?”

    施老伯道“小一个时辰,孩子们玩起来哪会在意时辰,林妈妈您可有的等。”

    林妈妈有任务在身,周老太太哪儿还等着回话,此时哪能平心静气的等。

    她抻了抻袖筒,心不在焉道“我去把孩子们撵走。”

    施老伯坐着伸出一只手阻拦“林妈妈您可不能去,那些孩子都是混世魔王,惹一个都嫌麻烦,一群您怎么受得了哦。”

    “怎么惹不起?”

    林妈妈拿眼瞧了瞧那些衣裳普通,手中拿着一个不值钱的竹蜻蜓笑得像傻子的孩子们,哪有半点混世魔王的派头。

    “知府大人家的公子在里面,单这一个你我都说不得,更别提那些个乡绅员外家的小千金小员外,一人一句,林妈妈都要被唾沫星子淹没了。”

    施老伯见林妈妈一副“我没念过书你别骗我”的神情,想着林妈妈要是一根筋轴在这事上,一会儿孩子们发脾气雄赳赳冲出来,遭殃的可是他的摊子。

    “林妈妈是见过大世面的。”施老伯先夸道。

    “汝阳城里谁家和谁家交好,您肯定比我清楚。今儿知府家的公子不是单独来的,请了许多学堂的学生,你请我请他,几乎全城的孩子都来了。”

    小孩子认真起来哪有大人们什么事,那吆五喝六的模样简直是他们的父母上身。

    这不,有钱人家的仆人专门在墙边设了几张茶几矮凳,红泥小炉上煮着沸水,茶烟袅袅,只等公子小姐们玩累了吃茶喝点心。

    更过分的竟然在人家门前摆起了炉灶,烤地瓜的色泽香味令人眼馋嘴也馋!

    比他的馄饨还香!

    林妈妈自忖实力,着实不能擅自行事,便在施老伯的摊子便坐下干等。

    “林妈妈给您来碗馄饨?”施老伯推荐道。

    林妈妈往锅里觑了眼,“好吃吗?”

    施老伯笑呵呵起身,手在腰前的布上擦了两下。“八文钱一碗,林妈妈是老熟人了,给七文钱就成!”

    还能这样啊,林妈妈闻见锅里飘出来的香气,串着远处的地瓜味,咽了下口水。

    “来一碗我尝尝。”

    “得嘞!”施老伯干劲十足。

    人少的时候最适合打感情牌拉生意上门了。

    林妈妈若是知道省下的一文钱其实是她大老远赶到这里的路费,兴许连喝馄饨汤的心情也没有,施老伯晃着欢乐的杓子,不多时馄饨出锅。

    “贺明琅你的竹蜻蜓为何与我的不同?”

    没有得到五彩斑斓的竹蜻蜓的男孩子堵在贺明琅面前。

    那男孩子岁,贺明琅在他面前宛如竹笋撞见了竹竿。

    贺明琅护着手里的竹蜻蜓“因为我和三小姐关系好啊,夫子教过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也想要有颜色的竹蜻蜓,你替我要一个,我就替你跑腿半个月!”

    贺明琅瘪嘴“我才不要咧,跑腿的事情奶娘都会替我办,大家见面了都是朋友,我不能欺负你。”

    男孩子仍不死心“到底怎样才能得到有颜色的?”

    “听三小姐的话做一个好孩子,好玩儿的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

    许多好奇的男孩子女孩子闻言围上来,衬得贺明琅如同众星拱月般。

    “明琅哥哥,我们要做什么三小姐才会喜欢呀,你告诉我的话,下月我娘带我去庙里求平安符,我也替你求一个好不好?”

    穿着桃红小袄,眉间点着一颗朱砂的小女孩捏着贺明琅的衣角声音软糯的问。

    贺明琅离开平阳便少了许多玩伴,加上平日要去学堂,认识的全是男孩子。

    今儿难得借着三小姐给的机会结识更多的朋友,且汝阳的女孩子模样漂亮年纪有小,他终于有机会被人唤哥哥,心情大好!

    “你们把小板凳搬过来,我慢慢讲。”

    伺候的仆从狗腿的送上小马扎,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围着贺明琅坐下。

    问儿远远瞧见墙头的绿荫下孩子们乖巧如宠的坐着,眼睛闪闪,盯着手中拿了把比脸大的折扇的贺明琅,噗嗤一笑。

    “小姐,你看贺公子的派头,莫不是跟了单先生磕头学艺,有模有样的!”

    阮妙菱正在给两个小队比赛飞蜻蜓的孩子做裁决“红方胜,去丫鬟那里领奖励吧,输了的小姑娘要过来接受惩罚啊,不能耍赖……下一组准备!”

    抽空和问儿说道“皮小六他们不在,眼下他就是这里的老大,管着这么多小弟小妹,他开心自愿帮我们做事,我也高兴。”

    问儿努努嘴笑。

    看贺小公子自信满满口若悬河,手中的折扇越耍越顺手,应该是要出师了,单先生见了一定很欣慰!

    “我在平阳府学过一首歌呢,平阳每个小孩子都会唱……今儿不行……那首歌不能随便唱……”

    贺明琅咯咯咯笑眯了眼,米粒般大小的白牙很是耀眼。

    巷尾三春茶坊的招幌下坐着两个老人,有一搭没一搭咬着空茶杯,看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

    茶博士路过二人身边问可要添茶,闻到满身的酒气,以为是自己鼻子失灵,惊慌失措掀开布帘跑进后院。

    “师傅啊,这酒是不能再喝了,你看看你把人茶博士吓的。”

    说话的人抬手掩着半张脸,怕被远处的学生认出来,正是贺明琅所在学堂的教书夫子。

    坐在对面的长明先生晃晃腰间空荡的黑陶酒瓶,睁着一只眼像要把瓶底望穿,啧声。

    “那些学生高兴的都快认不出你这当夫子的,挡什么。”

    伸手别开夫子的手掌,“他们在这儿好着呢,有吃有喝,你这是穷担心,陪我喝酒去!”

    夫子干巴巴看向长明先生身后。

    第一次觉得锦衣卫看起来也不那么可怕了。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