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七十七章:回过味儿来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再一次经历全身里三层外三层的检查,徐元拎着提盒终得跨进贡院。

    贡院之内清一色灰白墙面,照旧是几十排不见头尾的纵深墙体,立在贡院内宛如没有修缮完好的四壁中的一壁。

    李博章、陈冕以及齐虎三人随后到。

    见到如此壮观森严又肃穆的景象,三人轻松欢乐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一些年高的考生比他们三人的神色更为沉重,迈向考场的步伐犹如踏上刑场赴死一般,眉蹙得极深,娴熟的按照号牌寻到自己的小房间,钻进去放下桌板。

    李博章侧首看陈冕,“你有没有瞬间感觉压力甚大?”

    会试考生经由层层考试终于站到天子脚下,无论高龄、低龄,都怀着满腹经纶想要一举成名,竞争如此激烈,说是战场也未为不可啊。

    陈冕虽然平日表现得沉稳,见到如此盛状内心也掀起了不小波澜。

    波澜小也好控制,陈冕微微一定神,断不能叫外力干扰自己,抚慰李博章也是抚慰自己的情绪道“若论压力,那些积年不中的老考生怕是比你我还要着急,考试不只考验考生的学识,亦在测验考生之心理,放平心态为佳!”

    徐元听他二人在身后言语,哑然一笑。

    不愧为大儒陈不候之子,冲着陈冕的这份定力,自己在考场上得使出分的精力,方能对得起对手。

    监官们穿着官服接二连三入场。

    “杵在那边的考生,说的就是你们,转什么脑袋,还不赶紧入座,等着本官给你寻坐处不成!”

    齐虎扇扇手,把脑袋扭回来“监官在说咱们呢,赶快入场罢!”拎提盒提袍角哒哒哒跑去找座位。

    徐元、李博章与陈冕三人拱手,心有灵犀道“吾等可得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是必然,在徐元记忆中,这场会试结果张榜后,许多上榜的考生个个挨肩恸哭,其中便有李博章与陈冕。

    陈冕因家教甚好,哭得比李博章斯文——双泪沾袖,虽只得了榜眼,却因为这一哭在众多进士之中脱颖而出,被许多商贾官宦之家争着做东床快婿。

    摒去闲想,徐元很快便找到自己的小间。

    自今日起到第三场考试结束,他便要再次与第一百八十八号房相伴。

    将笔墨等从提盒中取出一一摆在桌板之上,徐元便开始端坐打量在院里巡视的监官,即是同考官。

    里面并没有徐掩的身影。

    莫非因为诸多小事发生变化,也使得徐掩此次失去了同考官的资格?

    思索间,徐元看见徐亨也在院里东张西望,仿佛在找人一般。

    两只手都拎着提盒,看来徐掩给他准备了不少吃食。

    徐亨的古怪举动引起了监官的注意,将他推推搡搡送去小间,走路踉跄不敢还嘴,只背着身拿白眼斜看监官。

    ……

    “诶呦……”

    贡院一角的茅房内传来痛苦的哀嚎。

    “今儿可是会试头场,这肚子这么不争气是要气死我哟!”徐掩掩鼻,五官因痛苦和腹内的挣扎拧作一团。

    费劲千辛万苦得来同考官资格,就是为了帮亨儿替换题卷,可眼下他寸步难行,只要离了茅房五步远,便会腹痛难忍下泻不止,如何是好!

    小吏立在三尺外捏鼻,“徐大人,郝大人差小的来问一问您可准备好了?”

    “本官……”徐掩捶打僵硬发麻的双脚,丝毫没有一丝力气起身。

    “本官突然身体不适,你去回禀郝大人,请他急调一人来顶替本官的位置,嗯——”

    小吏正要转身,又听茅房内传来声音。

    “烦请将本官的仆人带来,必有重谢!”

    ……

    郝大人踱步至徐元的小间前,小吏急奔而来。

    他先打了佥才道“郝大人,徐大人说他身子不适,请您急调一人前来监考!”

    郝大人啧道“这事岂能由我做主哇,你赶紧去主考的几位翰林学士房间禀报此事!”挥挥手将小吏打发了。

    徐元闻到前方飘来的一股味儿,屏息。

    上辈子徐掩可是亲自在考场之上招摇而过,此次连考场都没有上,许是被人整治了。

    “开始答卷!”

    主考官一声令下,徐元也收起了心思。

    及至见到卷上所写的问题那一刻,徐元心中一息之间掀起不少惊涛骇浪。

    倒不是因为见到一模一样连字迹都未曾改变的卷面而惊骇。

    而是他看到问题的一瞬间想到的答案分明与上辈子所答一模一样!

    这一次有上辈子的经验以及阮妙菱的帮助,按理答案应该不同。

    撇去答错的题他胸中已有绝佳答案外,曾经答对的题的答案,应该有所差距才是。

    想到离开时阮妙菱对他说过的话,加上徐掩上辈子曾在考场上出现,徐元一时得出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他的父亲徐掩在帮助徐亨舞弊科场!

    从中作梗调换了他与徐亨的答卷,徐掩是仿字迹的高手,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会试结束后,他私下找过同行的考生多番对题,发表见解,得到的都是赞誉。可惜张榜之日得到如此结果,他一蹶不振,根本没做他想。

    如今回过味儿来,欣喜之情全无,反而心寒。

    父亲从未高看过他,眼里心里装的从来只有大哥徐亨。他把过错都归结为自己性格懦弱、学识不高而令父亲颜面尽失,可谁知根本是父亲的一颗心长偏了!

    徐元手中的笔在抖,久久没有去蘸墨。

    设法让他娶阮妙菱,并不是因为爱子心切,看他在仕途上一筹莫展才觅此良妇。

    阮家的覆灭,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毫不心痛地将儿子推向火坑的阴谋!

    他不是货物,任由买卖,更不是迂腐不通人事的木头!

    欠他的,欠他妻子阮妙菱的——就用你们最看重的东西来偿还,他该有的,他妻子阮妙菱该有的,都将通过他手中的笔、脸上的嘴,一一讨还!

    “舒华兄,你看此人周身萦绕的戾气,非一般考生所有啊。”郝大人捻须轻声对任大人道。

    任大人道“戾气谁人都有,藏之于心或表露于外,各有所形,浑然不觉时更见真章。若此人入朝,不出十年必为宰辅!”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