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九十一章:拳头交朋友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本是关心之语,徐掩却从郝廷梅和任舒华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嘲弄,胸口发堵,面色也难看了几分。

    徐掩正想反驳几句以证清白,郝廷梅和任舒华两人已经把话题引向了别处,他这一口气便憋着,仿佛能把胀成一个球。

    “皇上今年比往年更看重会试,誊录官对读官阅卷官都翻了倍……若有想徇私舞弊的恐怕很难钻空子,既是皇上亲自颁发的旨意,想必是要严查的,被抓住了要么流放要么杀头……”

    任舒华听郝廷梅说,不时点头,“这样才能彰显朝廷秉持公正的态度,皇上圣明!”对着北面高高拱手。

    “是啊皇上圣明!”郝廷梅亦是拱手,眼角余光里的徐掩愣愣的模样逗得他抿嘴偷笑。

    徐掩灰头土脸沿着墙边飞奔出贡院。

    参与收卷阅卷的人员增多,他若是只买通一人,不免有人眼红到礼部尚书面前参他一本……但他此时想的不是此事,而在琢磨李重山为何没将增配考官的事情跟他讲。

    他这个礼部叛徒到如今都没有曝露在朗朗乾坤下,但也是迟早的事。

    李重山这么做,究竟有没有把他当自己人?

    ……

    贡院外的一条连贯东西的长街沾满了考生。

    衣裳一尘不染的举子徜徉在父母丫鬟仆从的关爱和伺候中,狼吞虎咽吃着家中备的点心瓜果。

    自初二到十六,吃糠咽菜度日的十五日他们受够了,再不想体验第二次。

    “娘,我要回家吃最肥美的肉,要漂亮的丫鬟伺候,喝上等的茶水,贡院的茶太劣质呛得我嗓子疼……”

    富贵公子在父母的连声哦哦答应中坐上铺软垫的马车,重归温柔富贵乡。

    长街东侧的一棵大柿子树下,登科书社的举子自力更生拎着提盒闲散肩靠肩,脸上有几分疲态却很轻松自然,闭着眼享受清风吹拂。

    相比那些一出贡院就扔笔墨纸砚高声狂欢的年轻举子,他们多了几分心有定数的稳重。

    真正的狂欢,要等待龙虎榜揭晓那一刻。

    “李同窗、陈同窗还有徐同窗一起出来了!”

    并靠的肩忽然散开簇拥上前,将李博章、陈冕和徐元围在中央。

    未等陈冕发问,齐虎笑咧咧道“地方我都顶好了,只等咱们去,饭菜立马上桌!”

    陈冕道“方才收拾笔墨时无意中脏了手腕,经徐元提醒我才发觉,费了些时辰,真是对不住。”

    齐虎低头才看见陈冕的右边衣袖有一片水渍。

    “不妨碍,酒楼就在左近,咱们慢慢走过去也来得及。”齐虎高举拳头兴奋喊道“同窗们,出发!”

    “出发!出发!哦哦哦!”朗朗声音与读书时一样悦耳动听。

    登科书社的举子衣袍相连,一排或三人或五人错落并行,口呼手舞引人驻足。

    小厮屁颠颠接过徐元的提盒,“公子这几日吃的可还好?睡得可还好?”

    他为公子准备的吃食经过精心烘制,既能久存,味道也绝佳,比其他人的糠菜好多了。

    公子盖的棉被里有香巧专门缝制的安神香包,别家的丫鬟绝对想不出这样绝妙的点子。

    “都挺好,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徐元慈爱的摸摸小厮的后脑。

    他在考场上如鱼得水,背后都有他们两个的辛勤付出。

    小厮颇为享受笑道“这是小的的本分,谈不上辛苦……公子,大公子来了!”

    会试一结束,徐亨便早早冲出了贡院,会的都答了,不会的就算想破脑袋也是答不出来的,索性出来找个好地方等徐元。

    “大哥,”徐元看了眼渐渐远去没有回头的登科书社同伴,“考试既已结束,大哥为何不回家?爹一定替大哥准备了好酒好菜。”

    恐怕回家等来的不是酒菜,而是噩耗。

    徐亨皱眉道“你不要总和那些不靠谱的走在一处,尤其是那个齐虎!你都这么大了,做事不可再毛毛躁躁让爹操心!”

    徐元笑道“这话大哥还是少说为好,一竿子不能打死一船人,兵部尚书李大人和首辅大人的公子可都在登科书社!”

    “不说这个了,我问你,考试时你可有在贡院见过爹?”

    徐元摇头。

    小厮站出来道“老爷品级不够,除非特别恩准,否则如何能到贡院做监官,大公子勿要异想天开。”

    徐亨瞪小厮一眼“一个奴才知道个屁,我们哥俩说话轮不到你插嘴,哪儿凉快歇哪去!”

    我知道的可比你多呢,小厮退到徐元身侧,若是他有资格参加会试,会的题肯定比大公子多。

    公子对他的特训可不是嘴上说说的,后劲大着呢!

    举子们走得差不多了,贡院街慢慢冷清只留三三俩俩。

    徐元捻了捻指腹,“大哥,有样东西我一直没有机会给你……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

    徐亨听他说得神神秘秘,以为徐元一直背着自己藏了好东西,不由分说跟在徐元身后进了小巷。

    ……

    “前面不能过,你们走别道吧!”小厮挥着手,面露惊恐到“巷里有咬人毒蛇,我家主人正打呢,咦哟你们听听——”

    过路人竖耳朵听,果然巷里传来接连不断的闷响,夹杂着竹竿打在地面的啪啪声,听着情状就十分激烈。

    “替我们多谢你家主人,简直为民除害啊!”

    小厮继续坐在巷口石墩上心情大爽哔哔啵啵嗑瓜子。

    “徐元……你打我不怕爹像小时候那样惩罚你麽!”

    徐亨衣袍沾满泥土,肌肤能目之所及的地方破了皮渗着颗颗血珠,比上回蹴鞠时被徐元殴打的伤势还严重几分。

    徐元单脚踩着徐亨瘫在地上的手臂,蹲下时全身的力道全集中到一只脚上,压得徐亨嗷嗷喊痛。

    “我怕什么?没有长大的人只有你罢了,我却不再是从前的徐元!

    你欺我,害我,从六岁起我便要看着父亲的脸色行事……你邀我蹴鞠,无非想找由头发泄你心中不满,我从前挨的痛不及你今日十分之一。

    这便是我还给你的东西,你且好生受着!”

    “我的手,徐元你敢再打一下,回去我就告诉爹,往后你休想与登科书社的人往来!”徐亨咬牙威胁。

    “你尽管去,只怕你不去!”一道豪迈的声音突然从巷尾传来。

    徐元看去,竟是齐虎!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