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一百九十五章:你吐了罢!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曹沁给的东西,是为沈清秋翻案的重要证据,亦在山重水复中给阮妙菱重新铺出了一条路。

    斗茶会一结束,阮妙菱急忙赶去秦宅,这事非如今兼管锦衣卫的秦阶帮忙不可。

    初五乍一见阮妙菱拜访,看了眼门后,顿时口干舌燥下意识吞咽。

    “秦大人此时不方便见客,三小姐有事可先道与卑职,待秦大人空了卑职再禀报。”此时正值金乌西沉,霞光铺天,以秦大人夜里的状况,委实不方便与三小姐相见。

    话刚落,一锦衣卫从影壁后飞奔出来。

    “五哥,大人请三小姐进来!”

    初五愣了,他尚未禀报,秦大人如何得知阮三小姐到了?莫不是这些小鸡贼担心押错宝,为了省酒钱偷偷告诉了秦大人?

    及至阮妙菱进了书房,初五才退到院里,揪着方才着急忙慌赶来的锦衣卫下属耳朵。

    “行啊你小子,为了几两酒钱把赌桌上的规矩都忘得一干二净,是不是你小子一见到三小姐进了这条街就去告诉大人?”

    “五哥,小弟冤啊,是大人神机妙算……上回骆家出事儿的时候,大人跟着江小侯爷摸搜着去了一趟骆家,回来后吩咐的!”

    初五问“大人都吩咐了什么内容,说得仔细些!”这帮鸡崽子,搜肠刮肚也套不出一句实话来。

    秦大人要真神机妙算,怎么不给自己测一测姻缘,什么时候能娶房媳妇?

    自从见了长明先生后,秦大人就没闲过,整天吩咐他们查这查那,十七八年前的老账也得拿出来翻一翻,他们是锦衣卫,不是账房的算账先生!

    锦衣卫道“大人只说曹家小姐的斗茶会结束后,若是三小姐上门,就请她进来。”

    秦大人当时说得十分笃定,就像料定了阮三小姐一定会上门似的,外头撑着竹竿挂幌子招摇过市的算命瞎子都没如此灵验过。

    “嘿嘿,照这样发展下去,输酒钱的可是五哥你哦!”锦衣卫笑眯了眼。

    秦大人对阮三小姐如此上心,保不齐就是日后的秦夫人。他们此时对阮三小姐和颜悦色,往后的日子便舒舒服服,让五哥羡慕去!

    ……

    书房门窗紧闭,昏昏光线挡在桑皮纸外微微可见丁点光亮,灯影下秦阶手中的纸张哗哗响。

    帘外,阮妙菱慢慢喝茶,看小窗上人影摇晃,品着秦阶心无旁骛的神貌,竟与徐元曾经的描述别无二致。

    茶烟描摹着他的鼻梁,他的眉。梁上悬下来一根雪亮银丝,末端吊着一只极小的蜘蛛,哔啵摔进了灯油溅起油花。

    细微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再小也刺耳,秦阶一怔,几乎是抬眼的瞬间对上阮妙菱安静的眼眸。

    “秦大哥忙完了?”

    不知是因为他府里的茶水有润喉清嗓的功效,还是书房过分安静,阮妙菱的声音落在秦阶耳中,犹如一颗小石子坠进古井叮咚悦耳。

    收整卷宗,秦阶掀开珠帘的同时取走摆放在博古架上瓷瓶中的一株糖葫芦。

    “让你久等,”剥去糖葫芦外衣,秦阶用小刀剔出一颗到小碟上,完好无损。“吃一串太腻,尝一颗看看!”

    之前秦阶也送过糖葫芦,都被问儿收在瓷瓶里插着当摆设。

    阮妙菱不明他何以这般执着,她如今不爱甜食,却也可尝一尝,接过秦阶递来的银筷子夹起红红的糖葫芦。

    见她吃了,秦阶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笑着咔嚓咬去竹签上的第二颗糖葫芦。

    酸!秦阶没绷住皱了眉。

    “酸——”半颗糖葫芦含在右腮,嚼也不是,吐也不是,酸得阮妙菱背过身着急的找帕子。

    找了半晌才想起,帕子在斗茶会上用来包曹沁给她的东西了。

    秦阶硬着头皮把整颗吃下去,想起上回为她准备的帕子还有余留的,疾步去打开衣橱取来,心下悔得很。

    这糖葫芦自做出来后就没人尝过味道,谁想会酸倒牙,敢情教他做糖葫芦的小贩压根没倾囊相授。

    “你吐了罢!”秦阶手忙脚乱拿着帕子,奈何阮妙菱的手捂着嘴,没给帕子用武之地。

    酸意在口腔内四处蔓延,阮妙菱两道眉几乎重叠到一处,摇头死命忍着。

    任哪个女孩子遇上这等事,都不愿当着男子的面口吐污秽,眼下她只想快些把糖葫芦嚼碎了吞下去,再喝一口茶!

    “你吐了罢,我不该叫你吃的,这东西做好了我都不曾吃过……”秦阶想自己帮不上忙,索性把帕子塞进阮妙菱攥紧的手心里。

    背过身去给阮妙菱添茶水,趁他不注意时,她应该能趁机吐出来。

    “茶——”

    等了片刻,秦阶才听到身后的人说话,乖巧地奉上茶水,决心往后不让阮妙菱再吃这劳什子。

    他做这个,也不是为了让她吃,何苦让她受苦。只要她能看着,总有一日会想起来。

    咕噜噜喝了三杯茶,阮妙菱才从酸味中缓过劲,紧蹙的蛾眉平展如初。

    她此时才信了徐元的话,秦阶整人的手段当真是与生俱来,寻常人学不来的!

    徐元捐官后初到五军都督府做事,秦阶便派给他许多冗杂的事务,美名其曰“勤能补拙”,单纯的徐元深以为然,一月下来不得回家不说,弄得形同枯槁。

    此后一年,徐元诸事渐渐上道,才恍然大悟秦阶所说的勤能补拙全是忽悠他一人的。

    但她几时招惹秦阶不高兴了?

    “秦大哥,我从前可做过什么对不住你的事?”阮妙菱试探道。

    秦阶一愣,“没,我不是故意戏弄你,这糖葫芦我也第一次尝!”

    “你方才说这糖葫芦做出来后没尝过,是秦大哥你做的?”

    阮妙菱觉得自己发现了了不得秘密!

    徐元若是知道秦阶不会做糖葫芦,应该能在这儿赢回几分。

    秦阶点头“之前送的你可别再吃,摆着欣赏便好。”虽然口味不佳,秦阶自信糖葫芦的卖相绝对入得了眼。

    吃糖葫芦这段插曲总算在两人一言一语中翻篇,秦阶才问起阮妙菱的来意。

    “秦大哥身在锦衣卫,想是知道不少事情,有一个人我想跟秦大哥打听——”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