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三十章:夜半捣药声(1/2)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宝贞公主虽然也给她专门做了一把她能使用的弓,却没有秦阶送的这把使得趁手,送来弦的那一瞬间发出“嗡”的一阵颤音都显出非同凡响。

    秦阶看阮妙菱一直低头不住地抚摸他送的弓,瞧不见她脸上的神色,心下却觉得她是喜欢的。

    “你若是觉得弓箭不适合随身带着,这个袖箭也是十分称你的。”

    秦阶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只袖箭。

    “这是梅花袖箭,一次能装下六只箭,你藏在袖里,遇到危险可以防身。”

    问儿抱着一盆花回来了。

    “小姐您瞧,这盆令箭荷花竟有一朵先开了呢!不过很快又得闭合了……”

    阮妙菱特意让问儿去拿的是令箭荷花?

    秦阶闻声看去,暗绿的茎叶间开着一朵半开半合的粉色“荷花”,粉面含羞,羞答答地垂头,应是有花匠施了水,花瓣上缀了几滴甘露,更加垂垂动人。

    阮妙菱用指尖轻轻碰了一下花瓣,水珠一下子黏在她手上,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一下子笑了,秦阶只瞧见她右边的几粒米白的牙齿,不自觉跟着她笑。

    “令箭荷花有活血止痛的功效,秦大哥的伤若是时常疼痛,可以用些。寻常无事的时候,摆在阴凉的窗前观赏也能赏心悦目。”

    初五满脸是笑上前从问儿手里接过,“难为三小姐如此记挂我们大人的伤势,初五回去一定好生照看着,让大人每日都能赏心悦目!”

    阮妙菱谈笑自若,“秦大哥待我好,我便也待他好,他受伤就像是我受了伤一样,我既是受了伤,定会想尽办法让伤口痊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院里虽然凉意阵阵,秦阶却觉得周身暖洋洋的,仿佛吹在他身上的不是风,而是浸染了蜜的糖水,几乎要淹没了他,而他自甘沉溺。

    他送她弓箭和箭囊的时候,她也在想着送他令箭荷花,这种被人记挂在心上的感觉使得他快疯狂了。

    他已经记不得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一辈子,还是两辈子?

    “谢谢你。”

    千言万语汇到嘴边,秦阶忽然发现自己能说的只有这一句,她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梦,不知道她在梦里是怎样的凄苦,所以他只有对她好,不让她有机会错嫁良人。

    阮妙菱不知道秦阶此刻在想什么,把制作精良的弓箭还给秦阶,转而拿了袖箭。

    “这弓对秦大哥来说是珍贵之物,应该好生收藏。虽然我喜欢弓箭,但觉得袖箭更适合我一些。”

    回了枣林的邸宅,秦阶将阮妙菱的话翻来覆去想了许多遍,忽然从榻上惊起。

    窗前的长案上摆着阮妙菱送他的令箭荷花,煌煌烛火下合成了一个花骨朵,紧紧地包裹着花蕊,此时全然没了娇羞之态,反而有一种刚强之美。

    秦阶想到阮妙菱送他令箭荷花时的神态,以及她所说的那些话,心噗通噗通一阵狂跳,任凭他怎么按,怎么尝试深呼吸都无法平静下来。

    弓箭和袖箭,妙菱选了更适合她的袖箭,是在暗示他,徐元才是适合她的人?

    初五在外头听见响动,推门进来就瞧见秦阶一脸痛色,以为是旧疾发作,翻箱倒柜找药丸。

    “不用找,我没事。”秦阶靠在床棂上盘腿而坐。

    初五过来紧张地问道“这屋里没有哪盏烛火熄了,大人为何这个样子?”

    秦阶让初五自己搬凳子坐,问道“今天她说的那句喜欢弓箭,但觉得袖箭更适合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没希望了?”

    初五一愣,大人这么晚不睡,光顾着想三小姐的话去了?

    那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也是为了三小姐?

    初五道“大人您多心了,这弓箭和袖箭都是您送给三小姐的,三小姐既然挑了袖箭,证明大人是有希望的。”

    秦阶指着令箭荷花道“可她送了我这个,却只挑走了袖箭,既然喜欢,她何不两个都收下?”

    送一个挑一个,就像是礼尚往来似的。

    “三小姐说那是大人家里的珍贵之物……”

    秦阶摇头,不会这么简单,她话里肯定还有别的含义。“喜欢的和合适的,她选了合适的……”

    大人今晚是怎么了,多愁善感哪里还有平日威风凛凛的气概?

    “大人您方才都说了喜欢和合适,若按照大人的想法推测,三小姐就是对您有心的,大人岂会没有机会?”

    人一旦陷入感情的漩涡,理智时常被抛到脑后,初五无奈地摇摇头,他家大人虽然二十有二,办案跟吃家常便饭似的,遇到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