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三十一章:断师徒情分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菊儿胡同里天方大亮就传出了一件大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惊动了刚要吃出门去六部值房点卯的李重山。

    同时,也惊动了住在帽儿胡同和澄清坊的郝廷梅、任舒华两个人。

    李重山已经走到轿子面前,渔夫挑着两个水桶沿街喊“新鲜的活鱼”,李重山刚弯下的腰立刻直起。

    管事的对着渔夫招手,“卖鱼的你过来!”

    只见渔夫脚步轻便三两步就到了李重山跟前,是个约莫二十五出头的男人,和管事之前见过的不一样。

    年轻的渔夫一手搭在前面的扁担上,后面一只手扶吊着木桐的用蓑搓成的粗绳,径直看向李重山问道“老爷可要买鱼?”

    李重山道要买,吩咐管事把轿夫屏退至一旁。

    “老鱼头今天怎么没来?”

    年轻渔夫屈腿把两只木桶搁在地面上,宽厚的手掌没有知觉一般直接伸入有些刺骨的水里,捞起一条鱼给李重山看。

    “老爷您看这条鱼可新鲜?”年轻渔夫笑着压低声音道“俺爷昨儿在六部值房外跌了一跤,摔断了手臂骨头,大夫吩咐不能再出来卖鱼。”

    李重山认真地观察鱼是否新鲜,“老鱼头有功夫底子,至于跌跤?”

    “老爷您不喜欢这条啊,我给您换另外一条!”

    年轻渔夫“噗通”把鱼丢入水桶,弯腰从后面的水桶再捞了一条出来,恭敬地送到李重山面前。

    “俺爷说是遇到那什么打墙了,邪门的很,俺爷的手全好之前,都是我来卖鱼,俺爷让俺告诉老爷只管放心用俺。”

    “你这鱼太小,换条大的!”李重山啧啧两声,负手回头吩咐管事回去准备银两买鱼。

    大人不是急着去点卯麽,这会子怎有空闲买起鱼来?想吃吩咐厨房出门买就是……管事虽是这样想,蹬蹬转身进门。

    “老鱼头除了有急事禀报,一般不会到这里来。”李重山满眼尽是审视盯着年轻渔夫,“老鱼头既然派你一早就来,怕是火烧眉毛了,说。”

    年轻渔夫道“今儿一早菊儿胡同里新来了一批汝阳的讼师,我们的人打听到是汝阳知府贺芳年鼓动他们来的……而且还从汝阳讼师的口中得知,贺芳年决定和新科状元徐元断绝师徒情分!”

    李重山不再看鱼了,“贺芳年是朝廷的一股清流,做事素来有头有尾,他这么做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起先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就着人乔装混进了汝阳讼师的住处打听,才知道前些日子贺芳年其实写过信让徐元帮沈岸求情……您想啊徐元才是刚刚登科的小状元,这修撰的位置还没捂热乎,哪有胆子去碰沈家的案子?”

    李重山道“所以,徐元是拒绝了贺芳年提出的要求,才被威胁断绝师徒情分?”

    在朝廷里,没有恩师在前面指路,等于蒙头的苍蝇乱撞。

    李重山不清楚徐元有没有这个胆量放弃这般难得的机会,但是他知道贺芳年此人甚直,缺根筋,做事才会莽撞不顾及后果。

    皇上就是欣赏贺芳年的刚和直,年年不让他到京城。

    “老爷,这件事眼下已经传到帽儿胡同郝大人和澄清坊任大人那里去了,恐怕再不出半个时辰,整个京城都会知道。俺爷说京城有好几位王爷对今年的新科状元十分满意,打算招他做女婿呢。”

    年轻渔夫走街串巷,知道李家没有女儿,李大人想要靠姻缘拉拢徐元,没可能。

    除非徐元有把柄落在李大人手里。

    但徐元自做了官之后和葱花拌豆腐似的一清二白,不逛花街柳巷,往日里走动的都是登科书社的同窗。他想着往龙阳方面找可以攻坚的孔,却连条缝儿都没落着。

    “俺爷还说,承平王对徐元做的文章赞誉有加,打算把承平王妃的侄女配给徐元做正室!”

    李重山看了眼年轻渔夫手里垂死挣扎的鱼,“它快死了。”

    管事拿了银两出来,李重山已经钻进了轿子,冰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两桶鱼全买了,吩咐厨房炖一锅鱼汤,晚些我给承平王送去!”

    “老爷是什么意思?”管事喃喃道。

    年轻渔夫拍拍肩,笑嘻嘻接过银两道“老爷让您回去告诉夫人,老爷晚些时候要去钓鱼!”

    “鱼竿和钩子都不曾备好,老爷钓哪门子的鱼?”

    而且老爷分明是往六部值房方向去的,下了值天色早就晚了,上哪儿钓去?

    管事摸摸头,水桶里“噗通”跃起一条鱼,吓得“嗝”一声躲开,拍拍干净的衣衫。

    年轻渔夫把鱼全数倒进仆从搬来的大木盆里,轻松吊着两只木桶道“姜太公钓鱼咯,祖师爷都能,你们老爷怎么不成?”

    管事把这话反复嚼了几遍,老爷今年六十二,姜太公钓鱼那会子好像是七十二岁……论年纪,论丰功伟业,老爷和姜太公——

    管事蹙眉,两只手掌向上,一边走一边想,似乎在掂量哪只手更重。

    进了垂花门,管妈妈正收衣裳回来,瞧见了管事问道“夫人方才问你从账上支走那么些银两做什么去,账房方才来向夫人点你的水来了!”

    “老爷说要买鱼……”

    管妈妈推他进去,叽叽咕咕道“你对我说有甚的用处,买鱼也用不着买那么多,夫人正生你的气。老爷买鱼的时候,你也不晓得劝着点!”

    他哪有机会劝啊,管事垂头进了中堂。

    李夫人的问话轻飘飘地贯入管事耳朵里。

    “老爷走的时候,说什么了?”

    管事道“老爷让炖鱼汤,说是要给承平王爷送去……门口卖鱼的还说老爷要去钓鱼。”

    “夫人——”丫鬟打起帘子进来道“打听清楚了,菊儿胡同传出来的消息,徐修撰和他恩师决裂了,眼下家家都备了好东西,准备上徐府去安抚他。”

    李夫人摆摆手,“吩咐厨房炖鱼汤去罢,你们四个那钥匙去库房挑四匹绫罗绸缎,龙井茶一罐,上等文房四宝一套,一包红封,着人送到徐府的小厮金亭手上。”

    管妈妈问道“可是上回来给夫人赔罪的那个嘴儿甜的?”

    李夫人“嗯”了声,又道“送去的时候就说是送给他的,至于他来不来答谢,就看他有没有这份心。”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