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三十九章:铺天盖地来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此人蓄着屈指可数的胡须,眼睛一大一小,脖子像折了一般歪向一面,以古怪瘆人的神情看着阮妙菱,让她想起在街上小摊看过的没有魂灵的木胎泥塑。

    异族男人笑容扭曲,叽叽咕咕扭头对土丘后的人说了一长串,阮妙菱正要拔腿跑,异族男人警觉地回头,这次拔出了他腰间的弯刀。

    远处问儿看见了居高在土丘上的异族人,一个,两个,三个……最后上来的人,样貌和那些异族人不同,蓄着直顺黑色的胡须,两个眼睛瞪得有铜铃大小。

    小姐所处的位置并不在土丘之下,她飞身去营救,或是小姐扭头跑都能有一线生机,但双拳难敌四手,没有仇大千他们,殊死搏斗一盏茶的工夫,仍会成为刀下囚。

    那些人似乎还未发现她也在……小姐没有出声喊她,想是认得那个黑须男人,另外想她偷偷离开,再找人来救小姐。

    嗯,小姐此时此刻能信任的只有她,问儿暗暗紧握拳头,慢慢蹲下身,尽量不触碰地上易碎易响的枯枝枯叶,缓缓往后倒退,盛着惊慌的两眼一刻也不离开远处的土丘,以及土丘前的一抹窈窕身影。

    “我当是谁呢,阮三小姐不在闺房里刺绣学规矩,竟学着跑到山野间厮混,若是让徐元知道你这副德行,只怕将来进了徐府有苦头可吃。”

    最先发现阮妙菱的异族男人言辞激烈地质问徐郴,没等中间传话的人开口,徐郴就说道“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首领不用动怒,打发她走就是了。”

    那个在中间充当调和气氛的传话男子眼神闪烁,对异族男人讲了几句,异族男人问他话,他摇了几次头。

    阮妙菱猜测传话的男子估摸不甚精通官话,只会一些浅显的交谈言辞,方才徐郴和她说的那一堆话,他可能只听懂了一点。

    怪不得徐郴敢当着他们的面喊她阮三小姐,是断定了他们不懂,才直言不讳。

    “徐三叔勾结鞑子,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事若是让你的上官秦大人知道了,三叔当初辞去侍郎,转投五军都督府的一番苦心,可就化成泡影了!”

    和阮妙菱记忆中一样,徐郴此时有李重山在背后指点江山,表面上虽有五军都督府压制着,暗下过得倒也丰润。

    虽有额头上的伤未见痊愈,能在山林中长久地逗留,应该好的七七八八了。徐郴此时虽盛,却也不及六七年后出门豪车贵轿、婢女如云、仆从熙攘的一半风光。

    徐郴呵呵笑,那声三叔对他来说无关痛痒,自不会去剖析其中隐藏的含义。

    阮妙菱能一眼认出他来,他不奇怪。当初她放火烧侍郎府的之后,应该把他大发雷霆的举动深深刻在了心里,过了四五年也忘不了。

    这些年他是没怎么变化,阮妙菱却转变了不少。

    任性少了,多了几分沉稳。遇到难事不再是急得团团转,晓得克制自己的情绪……徐郴瞥了眼阮妙菱紧攥的袖口。

    “回去转告你娘,女儿家还是钻研琴棋书画为好,我朝江山又不是靠女人打下来的,犯不着她来费这片心。徐元高中的事情,我想你也听说了,回平阳安心待嫁,钻营怎么讨好你未来的婆母才是紧要的。”

    徐郴还不知道婚约取消的事。

    消息早就传了出去,想是被徐掩强压下来,才没传到徐郴那里。

    他们这般煞费苦心的四处安排,一点一滴的瓦解阮家,真是难为他们了。

    “告诉你们首领,她适才没有听懂我们的谈话,可以放她走了。”

    阮妙菱看见异族男人一面听传话的人讲,眼神一面在她身上打量,她尽力保持镇定,藏在袖里的手轻微地扭了一下。

    下马休整的时候,她把箭囊和弓箭取下来挂在马背上,现在的她,在这些人眼里是无害的。

    徐郴看她还呆呆的杵在原地,鞑子还未醒觉之前,阮妙菱的身份绝对不能曝露,留在这里越久,对他和她,都是致命的。

    徐郴皱眉威吓道“还不走,等着请你坐下来喝酒吃肉?”

    阮妙菱谨慎地后退一步,即使她很想弄清楚徐郴和鞑子勾结的内容,但眼下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况显然对她不利,没有多想,加大了步伐。

    走到一半,问儿和仇大千黄霸他们赶了过来,明明该安心的,阮妙菱心下却隐隐不安,身后的无数双眼睛均在注视着她,犹如芒刺在背。

    问儿奇了,脚步没停,小姐怎的一个人折回来了?

    仇大千经过问儿的指路,发现了土丘上的异族人,立即向后打了个手势。

    “鞑子!注意掩护小姐!”

    阮妙菱想跑,但她知道不能,鞑子肯定也看见了仇大千他们。

    鞑子到衙下的时日不短,仇大千和黄霸又时常陪宝贞公主上山狩猎,保不准几时见过。若是她跑动,就是心虚,鞑子肯定有所察觉。

    “徐大人,那些人是来保护小姑娘的?”传话的人语气尖锐,他们已经发现不对了!

    异族狩猎哇啦啦喊了两嗓子,阮妙菱听不懂,但感受到了愤怒,接着听到徐郴在阻拦,“不能放箭!伤人性命会被官府察觉,你们就待不下去了!”

    双方在激烈地争吵,徐郴只有一人,敌不过他们的大嗓门,声音淹没其中。

    阮妙菱记得鞑子身后的箭囊里起码插了二十支箭,鞑子首领转身的时候,她看见他背上的弯弓像一条伺机而动的蛇。

    开始练习骑射的时候,娘讲过这种弓韧性极好,一旦箭离弦,眨眼之间就能射中猎物。由于开弓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娘没有为她准备这种弓箭。

    异族首领大喝一声的同时,阮妙菱看见问儿睁大了双眼,一声“小姐当心”和身后是箭的尾羽脱弦在空中晃动的嗡嗡声混合在一起。

    一支……两只……三只……及至数不清的杂音。

    阮妙菱想也未想,拔腿往右手边跑。

    右边是断崖,鞑子定以为她不会往那里去,箭雨只会射向问儿他们赶来的方向,断崖虽险,此刻对于她来说,至少是安全的。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