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四十三章:风多响易沉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紧张惶恐间,李重山并不着急进宫。

    他去了只会被外人认为他心虚有鬼,生怕秦海在皇上面前自请罪责,然后在三言两语间把徐郴勾结鞑子推到他身上。

    然而李重山虽真有这一层担忧,却按捺住了一时急性,趁史张弼张罗小吏给讼师们准备茶水,漫无边际地闲谈时,吩咐家里的轿子在后门蹲守。

    及至下值时分,六部值房院里的讼师散得差不多了,李重山才从暖阁里出来,借口如厕,拐到后门一头扎进了轿子,气喘吁吁招呼轿夫回府。

    刚进门,管事上前道“徐大人从后门来了,已经安排他在书房等候了。”

    徐郴通敌之事传得人尽皆知,旧日里媚眼好言语的此时一个不见,倒是素日不被待见的,从事发到此刻,来了五六个。管事心想此刻不管来的是谁,李重山都是要见的。

    回来路上轿夫赶得急,好几次遇到颠簸险些把李重山摔出来,他一头青白杂乱的发丝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脑后,腰后的衣角皱巴巴。

    “我先换身衣裳洗漱一番。”李重山皱着眉走向卧房,问道“公子回家没有?”

    管事跟上来道“半个时辰前就回了,说是在翰林院听到徐郴……担心大人您一人应付不来,跟上官告了假,那上官倒是个知冷热的,特意租了一顶轿子送公子回来。”

    李重山道“回来了就好,你去跟他说,他前一阵看上的字画我买回来挂在书房里了,他一直有心请好友过来鉴赏,就今天罢。我这里没甚大碍,往日如何,今天照常。”

    说罢进门换衣裳,家仆打来热水给李重山镜面,又有丫鬟进来梳头束发。

    李重山见进来的不是李夫人,而是寻常伺候李夫人梳头的丫鬟,便问道“这个时候夫人到哪里去了?”

    丫鬟一边梳头,一边坦然应答“昨儿个神医说城外有个庙问命解签很灵,夫人想着公子的仕途暂且稳定了,老爷您的事业却不见出头,便想去拜一拜。今天一早便请了神医同去,因要心诚才灵,得在庙里住三五日才回。”

    李重山只听李夫人斥资把神医东方亮留在府中,但事多繁忙,至今没见到神医真面目。且家中朝廷并无什么人患重疾,他一时也用不上东方亮,陪夫人打发时日也不无不可。

    不多时管事从李博章那边回来,道“公子说陈公子答应了曹家小姐今日回家切磋棋艺,不得空。虽听徐修撰得闲,只是担心唐突去请,扰了徐修撰清净,坏了两人君子之交的情谊。”

    “你只管去同公子说,徐大人在我这里喝酒,恐他贪杯在路上跌足,须得有人来接。徐修撰若是来了,两人鉴赏名画促进君子之交也不错。”

    管事在中间做人跑腿,话听完了又得跑到另一边传话,回来对李重山说公子已经派人去请了。

    管事想李重山这下该去书房了,正准备到厨房吩咐家仆热酒。

    哪知李重山让他到账房支十两银子,到街上走一趟。“今儿司礼监的林连会去至暖居替皇上和诸位娘娘采买糕点,你拿上银子,说与林公公作茶钱,等今年的好茶烹好了,我会亲自送几包新鲜茶叶过去拜访。”

    管事不敢多问,心里嘀咕大人为何一直不去见徐大人,反倒关心起徐修撰和林公公来。

    到了二更,李重山在房里吃了碗细粥,配了碟榨菜,书房里徐掩吃的同样是这两样食物,两人各在不同房间吃完了,管事披着月光脚步轻快进来。

    “小的原想着到了这个节骨眼,大人怎的只晓得给林公公送茶钱,等见了林公公,又听了那些话,才知是小的头脑愚钝。”

    见李重山两颊紧绷,管事不再说闲话,把见了林公公的一言一行都说了出来。

    原来今日秦海大都督进宫以后,先去见了与秦家九公子秦璨有同衾姻缘的公主,未来公公开了口,公主哪有不相帮的道理,便到皇上面前说了一番好话,这才见到了圣颜。

    “林公公让大人放宽心,人已经死了,任凭他人说三道四也不会活过来。人是好是坏,有没有叛国,凭的是各家的嘴皮本事。眼下京城不还有许多讼师么,大人可择选一二人为自己所用,只是在义利上不可怠慢了他们。”

    李重山心下已有了计较,不等徐元是否到,先去书房见徐掩。

    “大人可还好?”

    徐掩见李重山推门进来,忙起身迎过来,两手情不自禁拉住了李重山的衣袖。

    见李重山垂眸盯着他两只手发愣,徐掩立刻意识到自己僭越,忙缩了手,转身把准备的礼物递过来。

    “来就来,带这些不怕落人口舌?”

    徐掩不知道李重山指的是送礼表关心,还是送礼求人,讪讪把礼物搁在一旁,神情沮丧道“这原是为大人补身子用的,早在三五天就准备好了,怎知今日得知舍弟噩耗,下官一时惊慌没了分寸,脑子不清晰,不晓得该准备什么来求大人……”

    李重山问道“你准备求本官什么,为徐郴伸冤,还是保你徐家平安?”

    徐掩连连拱手作揖道“都有,都有!下官也知道自己贪心,可这也是人之常情,下官实属无可奈何。”

    “你怎知徐郴是真的有冤,万一他真的勾结鞑子,意欲谋反?”李重山抿了口温水,看徐掩神情恍惚,知晓他心中没底,不再问下去。

    两人坐着有一搭没一搭说几句话,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管事在门外禀道“徐修撰到了,大人可要与徐修撰见一面?”

    徐掩闻言瞪了眼。

    李大人把徐元请来,莫非打算将徐元招入麾下?他这般想,心里不免有些发堵,李大人做事绝不会如此突然,肯定事先谋划好了,想来也和徐元交涉过几次,可他却从没在徐元嘴里听到半个字。

    徐掩期待又忐忑地一下看李重山,一下看向门口。

    李大人会让徐元进来吗?

    李重山道“徐修撰是公子请来赏画的,到我这里作甚,让公子好生招待就是了。”

    徐掩暗暗松了口气。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