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四十四章:露重飞难进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等管事退去后,李重山的话渐次多起来,但聊的多是值房里大家都知道的事。

    徐掩听得头脑昏昏,出神时略有些敷衍点头,至于中间李重山到底说了些什么,他就记不清了。

    到了三更末,徐掩喝了不少酒,两腮通红,说起话来舌头像打了结。

    正巧管事来说公子和徐修撰品鉴名画也倦了,徐修撰打算接父亲回家休息,明日还要上值。

    李重山一直等到徐元来书房,李博章并未跟着,想来管事已经按他的吩咐把李博章拖延住了。

    徐元向李重山鞠躬作揖,再从家仆臂弯里接过醉醺醺说梦话的徐掩,对李重山歉然一笑。“酒原是抒情解闷之物,到家父这里却成了穿肠而过的白水,给大人添了不少麻烦。”

    李重山道“你父亲能在这个时候和本官对坐畅饮,显出了与旁人相比难能可贵的不同之处,本官该感谢他才是。”

    “蒙大人照拂,学生先领家父回家醒酒,不多叨扰。”

    徐掩歪在徐元肩头呵出一股热腾腾的酒气,喷得徐元很是不喜。

    李重山丝毫没有让徐元走的意思,又问道“今日甘州传来你三叔被斩的消息,你有何感想?”

    和李博章赏画的时候,徐元就在揣摩李府此时请他来的用意,此刻听李重山直白地问起,他愈发肯定心中的猜测。

    徐元道“家中亲人逝世,亲者定是满心悲恸,家父之所以饮酒过度,想必也有这层原因。”

    “那你认为你三叔会否真的和鞑子勾结?”李重山穷追不舍问道。

    真真假假,到这个时候徐元已经不想计较了,三叔徐郴从前是何种人物,他亲眼见过亲耳听过,虽不知道他曾有暗中和鞑子往来,但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怀疑。

    “论私,徐元身为晚辈,议论长辈是非,乃是不尊。论公,下官在朝中人微言轻,且刚刚任职,阅历和办事经验都不及大人您,更是不敢论道徐郴大人。”

    李重山从徐元口中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加上担心皇上对此事的态度,没了再追问下去的心思。

    ……

    徐元搀扶徐掩回到家中,有小娘鞍前马后在一旁伺候,徐元没有上手的地方,便退出来到院里小坐。

    小厮从暗处钻出来,廊下映着他瘦小的身影。“既是回了,公子何不回房休息,前人都说天阶夜色凉如水,公子仔细再染上第三次防寒。”

    到时候香巧不在,阮三小姐也不在,他糙手笨脚的,怕是伺候不到家,反倒惹公子不满。

    徐元看小厮伶仃一人,刚要问香巧,才想到她上次去平阳,把谢敏查到的证据送来了,人尚未回来。

    也亏得谢敏千辛万苦找到不少证据,沈岸才能洗刷罪名,走出刑部大牢重见天日。

    徐元问道“香巧打算几时回来?她一个女孩子在平阳做事,身边每个人护着,要是有个闪失,她家小姐定会伤心落泪的。”

    小厮笑道“三小姐哪会落泪,小的自打见了三小姐以后,还未见过呢,连打骂都少见……”笑笑闹闹倒是常有的,从不见哪家闺秀如阮三小姐一般活泼自在,心灵手巧。

    笑过了,小厮才正经道“香巧说在平阳过得很好,谢大人对她关照有加,将她留在府衙暂住,请公子放心。”

    “谢敏谢大人家里可有妻室?”

    徐元突然问起,小厮也是一愣,很快道“没呢,就是开脸的丫鬟都不曾有。听京城的人说,谢大人和公子的先生贺大人都是痴情种,没遇上对眼的人,就是仙女下凡,他们都看不上眼的。但若是遇上了,一心一意,没有二心。”

    “这我就放心了。”徐元喃喃道。

    小厮偷偷笑一阵儿,道“古仁托人带了消息,下月他会到京城述职,但在京中没有空闲地住所,想托公子替他寻一处清幽之所。最好是三进的院子,内院和后罩要置办得雅致温馨,最好能有些花花草草,有女眷住进去。”

    小厮话刚说完,徐元眉眼舒展,天上月在他眼里竟变得和瞳孔一般大小,闪亮柔和。

    “她要回来了!”

    谁要回来了?小厮歪着脑袋盯着徐元的脸看了半晌,这副神情公子唯独想到三小姐时才会有,定是三小姐无疑了!

    “既是三小姐回来,那宝贞公主肯定要随行。公子不如趁此机会好好表现,既能让宝贞公主满意,还能在三小姐心里讨个巧,一箭双雕!”

    徐元推了下小厮脑袋,切了声。

    “这事交给你去办,讨巧的机会本公子可是给你了,若是到时她们有丁点不满意,本公子便把你发卖送进宫去,和小黄门作伴!”

    小厮揉揉脑门,“事情都让小的办了,那公子您怎么讨好宝贞公主啊?”

    “本公子讨好宝贞公主作甚?眼下应该讨好的,是李大人。”

    小厮明白李重山是非要讨好的,但今日公对李大人的态度,全然不似要讨好。

    书里讲的谄媚之臣,皆是嬉皮笑脸,无时无刻不出奸诈主意的,公子的做派怎么更像是正派人物?

    “公子,您是不是曲解了奸臣的意思啊?要不小的今晚给您讲讲历史上有名的奸臣都做了哪些赫赫有名的事?”

    徐元含笑挥着袖子步回自己的房间,“平日让你多读书,打算让你在别人面前说理,怎的反倒在本公子面前说起来了?想是你最近光顾着学习经营之道,疏忽了礼仪之道,从明日起,再把年前让你读的书都翻出来,每本默诵五遍!”

    嗷呜——天呀,话多,叫你话多!小厮懊悔地跟在徐元身后,不断地拍打自己的嘴巴。

    “公子,其实小的近日在研究生财之道呢,您想啊,这生财乃是天大的事情,您每日公务繁忙,定是没有空闲料理这些的……小的没有旁的才能,只能在这些歪歪道道上费心思,您就可怜可怜小的,消了那五遍惩罚吧……”

    徐元不应,自顾自往前走。

    “小的发誓,等三小姐回来了,小的不多嘴,不多事,一应只听公子吩咐!”小厮也不晓得哪里让公子不高兴了,值得碰碰运气,眼睛一闭喊道。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