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五十八章:重中之重的(1/2)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阮妙菱知徐元已经想通透了,却不打算被他一脸的震惊糊弄过去,直言道“你想的没错,是我心里生了嫌隙,我没法子劝自己。”

    徐元有一瞬觉得今日一切都白忙活了。

    “你还在记恨当初我没有答应去求父亲和三叔,放任他们阮家被灭门对不对?”

    阮妙菱道“刚醒过来时,我当真是恨透了你,恨自己分明教过你许多道理,到了临门一脚你却畏缩了,还是昔日那个性子窝囊的徐元。”

    阮妙菱喝了口凉茶,呼一口气,继续道“后来想了很久,你休了我赶我走,是想保我一命,等我安全离开,你自会到三叔和你父亲跟前死活央求,对你便只剩下一颗凉透了的心,没有恨。”

    徐元追道“心凉了,还能热起来不是么?”

    阮妙菱坚定道“但那个人,不能是你。我能谅解你,却无法谅解徐郴和你父亲!”

    “……我——”

    徐元还欲说,问儿进了院子大嗓子道“小姐,有要客到访,夫人让您赶紧过去!”

    问儿的大嗓门惊醒了果子,反射的跳到地下,蹿到廊下躲了。

    “徐二公子身子不适么,脸色这样差。”问儿过来扶阮妙菱回房换正经衣裳,瞧见徐元脸色不对,心下猜测两人该是吵嘴了。

    但她也不上心,吵嘴了才好呢,这样小姐就能远着徐元,和秦大人多亲近。

    最近一阵,秦大人在锦衣卫和五军都督府之间来回奔忙,徐郴的后事虽然料理完毕,通敌的罪名和经由却还等着定夺,而徐郴空出来的职位需要找人顶补。

    大事小事扰着,秦大人就算有心过来看小姐,也不得空闲。

    “既是不适,徐二公子早些回家歇息,我家小姐还要见客,就不送您了。”

    问儿喊来抱厦里的几个丫鬟搀徐元出去,被徐元推了。

    “干嘛臭着张脸,虽然这宅子是他帮忙找的,可也不能甩脸子给人看呐。”问儿一边翻箱栊找衣裳,一边从妆奁里专挑贵重的首饰,一边叽叽咕咕。

    阮妙菱没有和问儿搭话的心思,兀自坐在软墩上发呆,问儿要梳头插簪钗,任凭她鼓弄。

    临行前瞄了眼镜子,见妆容不至于显得怠慢,心不在焉的由问儿扶着往宝贞公主那边去。

    ……

    她当是何等重要的客人,能有这样大的排面。阮妙菱还未进宝贞公主的院子,就远远看见院门两旁垂首俯身立着两排小黄门,隐隐一股幽香飘来。

    “客人吩咐不准透露身份,夫人也允了,奴婢才没对小姐说。”

    问儿瞧见阮妙菱冷着脸,盯着她越发抽尖的下颌怯生生道。

    “进去吧,没的教客人久等。”声音也是冷冰冰,没有感情在里面。

    院里同样站着两列黄门,不同的是他们都捧着各色大捧盒,各地进贡的绫罗绸缎不计其数,有两个黑漆描金刻凤凰图样的大木箱搁在廊檐下,死死的关着。

    看样子,礼物尚未送出去。

    未等阮妙菱进去,门前的一个黄门尖着嗓子趾高气扬喊道“三小姐到!”

    屋内本有说话声,这时立即停住了,黄门打起临时挂上的珠帘,宝贞公主从不在明堂的门上挂这些。

    “几年不见,菱丫头抽高了不少,平日里改吃的吃了,该睡的也睡了,不错,不错!”

    这道声音雄浑威严,阮妙菱听得肩头微微一颤,咬了下下唇里的肉,立时血水冒出来,腥腥的,有些恶心。

    宝贞公主柔声朝阮妙菱招手,“傻站着做什么,这个人你不认得了么,快过来见过你皇叔祖。”

    她声音刚落,立在那抹黄亮身影身后的一个身着红衣裳的公公道“菱姑娘已经四年没有进京了,当年年纪又小,即便见过皇上,也该忘了。不过也不打紧,往后啊能见的日子多了去,皇上若是想了,随时下旨召菱姑娘进宫见见就是。”

    那道雄浑的声音哈哈笑起来,阮妙菱趁他笑时,偷偷看过去。

    只见他下颌的黑胡子些许已经变白,身子也比四年前瘦削了,好在他的四时衣裳有人操心,变胖了有人会添布料,若是瘦了,也自有人给他量体裁衣,所以黄亮的衣裳穿在他身上仍然合身。

    阮妙菱端着身子,缓缓过去,盈盈一拜,声音甜到她自己也觉得腻歪。“妙菱见过皇叔祖,皇叔祖万岁。”

    “好孩子,快过来给皇叔祖瞧瞧,这些年都长成什么模样了,几年不见,皇叔祖可想你想的紧呢!”

    想什么呢,想她快些死么?

    阮妙菱心下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