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六十一章:眼高对心高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安远侯治家靠的不是文治,举凡有谁多嘴,只要侯府能翻得出的兵器,皆可用来责罚下人,是才里里外外一片整肃。

    黄良能打听到这些,还是走运撞见安远侯夫人的陪房刘妈妈家丈夫在小酒馆吃酒,戒心不全才说走了嘴。

    “旁的属下就不知了,听说皇后娘娘和安远侯夫人尚未出阁前是手帕交,许是皇后娘娘想念安远侯夫人……属下只是无端猜测罢了,反倒让小姐想的更多更细。”

    问儿瞧瞧摆手,黄良退出去,她取出冰鉴内镇了一盏茶的绿豆汤轻轻放在炕几上,“江小姐这次跟着进京,小姐想去见吗?”

    阮妙菱垂了嘴角,修长的十指捧起青瓷碗,饮了一口,遂道“我去见她,就怕她不愿意见我。”

    “奴婢的意思呢,还是劝小姐别去触霉头,都这些年过去了,小姐每年送去的赔礼悉数退回,来的人还摆脸色给咱们看,小姐心里本就愧疚,每回见了都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阵。奴婢不说,看在眼里,心里跟着难受。”

    问儿挨着阮妙菱坐下,手轻轻搭在她肩头,一松一紧的揉捏。

    “咱们和安远侯府并无多大的交情,和好不成就此打住,往后不相往来就是,何苦热脸去贴人家的冷板凳。那些读书人整日摇头晃脑念‘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奴婢虽然瞧不上他们那副呆傻样,可他们的道理都实在——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小姐自那次犯错以后何曾再做过?咱们礼数也做足够了,心也诚,至于原不原谅是江小姐的事,咱们不能强求不是。”

    天知晓,问儿为了在阮妙菱面前完整的拽两句诗文,特意花了五两银子请先生教她,就是不知道小姐听不听得进去。

    阮妙菱垂眸,心中大动,“只这最后一次,她若再不原谅我,我也不强求了。”

    “这才是奴婢识得的小姐!”

    问儿笑着捧绿豆汤给她喝,心下算着这次该挑选什么样的赔礼送给江家小姐。

    ……

    陈冕委实被唬怕了,接连三日没有回陈家,可好友李博章那里收留他似乎不太妥当,他便咬紧了此次婚事风波的元凶——徐元!

    每日下值后再不嚷着去吃酒看画,只黏着徐元寸步不离,唯恐徐元先走一步,将他拒之门外。

    “陈兄当真该娶妻了,不是扯我衣袍就是盯紧了我,翰林院的同僚知晓内情的还好,叫别的御史大人们瞧见,参你我二人一个‘性嗜龙阳’‘淫秽超纲’,让天下人笑话!”

    当真李博章的面,徐元倒不避讳,半当真半玩笑说出内心活动。

    “只需徐兄你赶紧向宝贞公主提亲,陈冕必定乖乖回家,再也不烦你。”

    李博章这次并不偏向徐元,因为觉得他着实不占理。

    皇上给阮妙菱说亲的事传得沸沸扬扬,陈冕不幸成为其中一员,若不是李夫人早替李博章物色好了人家,只怕此时也难逃一劫。

    徐元悻悻道“你们权当笑话看,殊不知真正煎熬的人是愚弟我。”

    学进从外面回来,见李博章和陈冕俱在,想不是回话的时机,转头要走,被徐元叫住“陈兄和李兄不是外人,探到什么只管说来。”

    自从金亭到云南经手矿山生意后,学进诸事办得不错,徐元省了大半心,有事交待一句,不用他细说,学进都能做到和金亭在时别无二致。

    “礼部青睐的是镇海伯府的嫡子顾寰玉,族中排行第六,据说能文能武,前年已经跟随镇海伯下海操练,去岁有倭国贼船偷袭福建沿海,被顾六公子察觉,一举击退。”

    陈冕听罢,才明白学进是去打听这事去了,眉开眼笑,问学进顾寰玉生得怎样。

    学进老实,不惯扯谎,“可惜就是这一点,顾六公子下海时左脸添了一长条疤痕,虽用了祛疤膏药,隔近了还是能看见。”

    徐元轻哼。

    菱菱不喜欢容貌有损的人,这位镇海伯府的嫡子没有机会。

    李博章问道“还有无其他的人选?”

    学进咧嘴笑道“李公子且稍后片刻,这顾六公子的事情还没完呢。”

    “莫不是顾寰玉嫌弃阮三小姐没有父亲养不成?”陈冕斜眼看了下徐元,“不晓得某人是不是这个心思。”

    “阮大将军是大宋的功臣,顾六公子也是功臣之后,岂会有这样的心思。”学进打圆场道,“问题不在顾六公子身上,而是镇海伯夫人看上的另有其人,这人和陈公子您还有干系呢。”

    陈冕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瘪嘴道“我家独有我一个,可没有女孩儿!”

    学进道“是陈公子的表妹曹家小姐。镇海伯夫人原是瞧不上商贾之家的,但那日在庙里遇见一同去上香的陈夫人和曹小姐,镇海伯夫人见曹小姐体貌端庄,举止温柔,心里便记下了。此次因为阮三小姐掀起一股求亲的风潮,镇海伯夫人此刻已经使媒人到府上说媒了。”

    李博章笑道“看来镇海伯府聘媳妇是娶贤不娶贵了。”

    徐元哼着,点醒陈冕“你回去多多打听顾六的事情罢,没的委屈了你表妹,我可听说镇海伯府里莺莺燕燕星罗棋布,兴许顾六公子早养了一屋子通房。”

    陈冕瞪他一眼,斥道“还不是让你们二人闹的,早听我的,哪还有这些糟心事!”

    李博章目光由下而上,看陈冕气呼呼离了桌椅,问道“你上哪去?”

    “回家,亲眼看看顾六公子长什么模样,沁表妹大好的人品,可不能落到污泥里去糟蹋了!”陈冕甩着袖子不请自走。

    学进十分称职,继续道“李大人向皇上提了福州的管榕,是个正五品同知,掌地方盐粮、海防等务。”

    李博章吹着飘在茶水上的茶叶,喝了一口,“听着倒是不错,只是个五品,配官宦家嫡女尚可,宝贞公主之女只怕攀不上,也不知我爹如何想的。”

    徐元无话,示意学进继续说下去。

    “管榕大人的祖父乃是前内阁首辅管胜裁,管氏一族又是江南有名的书香世家,李大人才极力举荐此人。”学进把查到的一一叙述。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