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六十二章:接连的打击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徐元上辈子只在五军都督府内打转,仅知道京官的名姓和较为亲近的表亲堂亲,这位管榕虽然是前任首辅之后,在政务上不甚出众,徐元便没听过此人。

    “他人品如何?”

    李博章瞥见徐元在桌下紧攥的拳头,轻笑,到底是着急了,也该让陈冕看看。

    学进摇头,看来这未管榕的生平事迹有些难查。

    “徐兄不用着急,我回家替你问一问!”李博章喝着茶,嘴角一直上扬。

    徐元看李博章一眼,“我哪有着急,不过是好奇罢了。”

    “哦?前儿皇后娘娘召我进宫说话,似乎有意撮合阮三小姐和安远侯世子呢……”李博章扯谎道。

    徐元不上套,别人尚且有戏,安远侯世子江逾白绝对没可能。

    江逾白最是护短,阮妙菱十岁时和江小姐闹僵了,这件事到阮妙菱出阁以后都未扯清,祸害妹妹的人,江逾白哪会动心喜欢?

    “你别不信,安远侯世子也进宫见过皇后娘娘,可巧瞧见了娘娘园子里的一盆倒挂金钩。你和阮三小姐相熟,定是知道那是她养的,请皇上带进宫送与娘娘的。安远侯世子一眼就看上了,央求娘娘送他,娘娘想这也是安远侯世子和阮三小几的缘分,打算过些日子召两人进宫见一面呢。”

    李博章说话时一直盯着徐元,声音四平八稳,眼睛没有向四处看,徐元本不信,但想如果是皇后娘娘撮合,皇上又宠阮妙菱,没准会答应。

    “你不要,自有人上门抢,与其到时候为他人作嫁衣裳,眼下先动手抓住阮三小姐的心要紧。撕毁的婚约算什么,感情有一张纸牢固吗?”

    李博章起身抿嘴笑离去。

    这些全是他瞎编诓徐元的话,皇后娘娘确实有意撮合安远侯世子的姻缘,但对象并非阮妙菱,而是江南王家的小姐王霈然。

    王家祖上曾出过一位太子太师、两位侍郎,虽到这一代不比从前,家风照旧,教养的姑娘公子人品皆是上乘。而安远侯府荣华正盛,安远侯没有结皇亲的意思,天之骄女的公主他们瞧不上,自然选择清贵人家的小姐。

    学进请示徐元“公子还有吩咐?”

    “沈岸如何了?”

    “身上的伤倒养好了,平日默默看书,不说话也不笑,清冷的很。”学进甚至怀疑沈岸不是人,而是一块冰。

    徐元道“明日礼部的郝大人休沐,你去他家中接上郝大人家的千金慧儿去看沈岸,若是郝大人愿意一同去自然好。父亲卧榻,郝大人前来探望就说慧儿十分喜欢沈岸,兴许她去了能陪沈岸解闷。”

    学进应是,思忖一会儿该如何称呼沈岸,才道“沈姑娘父亲的案子定在几时审?昨儿个沈姑娘写字问,小的不知,便说下回去再说。”

    徐元这些日子因为阮妙菱那日的话一直精神不济,和李博章、陈冕喝了几盏茶,没有精神反倒困倦了,靠着椅背阖眸道“只等锦衣卫和五军都督府两边把三叔的案子结了,这事便能提上日程了。”

    “公子方才的话倒点醒小的了,除了镇海伯府和顾家,秦大都督似乎也有意在阮三小姐的婚姻大事上掺和一手。”

    徐元有气无力捏着山根道“秦大都督是为了秦指挥使。”

    学进头摇得似拨浪鼓,“秦大都督放出话了,秦家还未成家的几位公子,不管三小姐瞧上哪一个,择选日子就可以下聘。”

    原来不单单为了秦阶一个啊,秦家个个儿公子都好,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胜过自己,徐元愈发心累。

    “秦指挥使那边有动静没有?”

    学进聪颖,知道徐元一定最先问秦阶,在回来的路上一道打听了。

    “秦指挥使近日忙着处理徐郴的案子,今儿才从锦衣卫回了一趟秦府,想是要歇一歇,不想被秦大都督拎着在门前候着,说是有贵客到。”

    徐元皱眉问道“贵客?”

    学进忙道“小的特意在秦府外面等了一个时辰,秦家的贵客并不是宝贞公主和阮三小姐,公子放心。”

    “那又是什么人?”

    “进京述职的古仁古将军。”学进平静道。

    ……

    古仁进京述职,并没有先到宝贞公主那里,好在古仁没去,因为承平王今日难得没被宫里的皇子们缠着,特意使人来请姐姐宝贞公主和外甥女到承平王府做客。

    阮妙菱一手牵着宝贞公主的衣角,一只手藏在袖中紧紧握着,捏得手心发了大汗。

    “娘——”阮妙菱抬头去看,发现宝贞公主紧紧抿着嘴唇,神思恍惚,她很少见宝贞公主这样。

    宝贞公主由于早年征战沙场,保持警惕已是家常便饭,今日却出奇的怪,阮妙菱想打断她,可又担心她在想重要的事,故而作罢。

    承平王府门前,李卿平立在承平王身侧,搀着父亲颤动不止的胳膊道“爹,姑母来咱们家也不是一两回了,您这样激动,没的让姑母以为您的手得了毛病。”

    承平王剐李卿平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么盼着你爹不好么!”

    李卿平痞痞一笑,“爹糊涂了,狗嘴里只能吐出狗牙来。”

    “你个不孝子哦!”承平王一拳捶在李卿平肩头,好在李卿平常出门游山玩水练就一副好身体,扛得住,被他这一逗,承平王的手颤的不如先前厉害。

    李卿平看着远远而来的马车,喜道“来了!”

    承平王忙整理一件,扶正冠簪,看向李卿平的眼睛,似乎把他的眼睛当了镜面。“爹这样不失礼吧?”

    李卿平道“就算失礼,眼下去换已经来不及了,爹已经这般年纪了,倒像个孩童似的,姑母见了当笑话爹。”

    “你姑母好着呢!”说着,马车已经停到王府前,承平王忙不迭冲下台阶去,乖巧地等候宝贞公主从马车内出来。

    李卿池立在后面笑道“瞧瞧爹爹的模样,比我还没谱呢!”

    承平王妃瞪李卿池一眼,李卿池吐舌,李卿平在一旁轻笑。

    宝贞公主踩着条凳下来,见承平王垂首立在那里,双眼含泪,一时也红了眼。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