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七十六章:造化弄人 下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绿意接过江小姐递过来的字条,眉头轻轻一蹙,问道“阮小姐适才是故意将身边的丫鬟支开?”

    “她护主心切,见不得我在人前下跪,将她支走也是为了给江小姐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绿意又问“区区一个丫鬟还能自作主张动手打人?”

    “她不仅是丫鬟,还是我从小的玩伴,她待我的情分与一般的丫鬟不同,冲动时真会做出一些蠢事。”阮妙菱凝视绣屏,江小姐的轮廓依然像一团雾似的,对着这团雾,她忽然有了倾诉的冲动。

    “因为母亲身份特殊,祖母几次劝父亲不要娶她,可我父亲执意不听,与祖母闹了一场,虽然将母亲迎娶过门了,一家子却因此事不睦。我生下来以后就随父母一起单独住在西府,一年只有在过年时才能见东府的兄弟姊妹一面,有时候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上……那年我和母亲回京省亲,难得在徐府的宴会上遇到那样多的女孩子,便生出想要亲近的心思,可是不凑巧,我第一个找上的竟是徐冉。”

    绣屏后陡然传来绿意的惊呼,“小姐烫着手没有?茶水滚沸,起泡可就不好了,奴婢去找烫伤膏来!”

    “不必。”声音沙哑,静如死水。

    绿意复又跪坐,江小姐提笔刷刷写了几个字递过来。

    “我们小姐问阮小姐,当年徐冉对你说了些什么,竟能劳动阮小姐亲自开口指证我家小姐窃取东西?”

    阮妙菱低下头,徐冉对她说的话,尤其是那张笑靥如花对着她和蔼和亲的脸,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那时江小姐因为写得一手好字,写了几个斗方献给徐夫人后,不少人都赞江小姐秀外慧中,往后必成大器。徐冉也写了斗方,只是不如江小姐的好,借东风送给我舅母时反而只得到我舅母一人的道谢,这才生了妒忌之心。

    我第一次去京城,徐冉是东道主之女,我瞧她对身边的好友嘘寒问暖,便主动想去结交,谁知她指着江小姐对我说,‘那个人偷了我一只十分贵重的钗子,我向她要她却死活不给,你若是能当着大家的面拆穿她,我就答应和你一起玩’。我那时被能有新伙伴的欣喜冲昏了头脑,哪里顾得上找江小姐确认,便一头扎上去,丝毫不知自己被人当枪使,真是可笑。”

    绣屏那边再次响起刷刷的书写声,绿意扫了眼,“小姐,真,真的要说?”

    江小姐重重地往茶几上拍了两下,阮妙菱觉得那两掌怒气十足,更像是掴在她的脸上。

    绿意捏着宣纸犹豫了半晌,深吸一口气,突然换了张脸,语气冰冷。

    “你非但可笑,而且蠢笨、无知、无耻!脑子这东西你配拥有吗?当日若你只是三岁不知事的小童,尚可谅解,可阮小姐十岁啊,有谁这般年岁了还像你一样懵懂?枉费你母亲是宝贞公主,也枉费你父亲是有名的良将,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却教养出你这等蠢笨之人,可怜可悲!”

    “江小姐!”阮妙菱出声打断,紧捏着裙角的十指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她是做错了,可绝对不是因为宝贞公主和阮延良教导无方,江采芙可以骂可以打,但绝不能把过错算在她的父母身上。

    “生养了孩子不加以教导,那才是父母的过错,但这事当真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请不要将他们牵连进来……一切错在我,我愿意承担,认打认罚不会有半句怨言!”

    “这些年你知道我过得有多难受吗?”

    阁子外突然传来一道哀怨沉痛的声音。

    绿意立即起身,拉开房门惊讶喊道“小姐您怎的知道这里?”

    门外的才是江采芙,那绣屏后面坐的人是谁?阮妙菱惊讶地看着江采芙瘦削的侧脸从眼前一闪而过,宠辱不惊的在绣屏后坐下。

    “二哥哥何苦来呢?”

    江采芙垂眸将盛有烫伤膏药的瓷瓶搁在茶几上,取出竹片少少蘸了些涂抹在江逾白发红的手背上。

    黄良在外面轻声禀道“小姐,问儿上来了。”

    阮妙菱直接说道“把她架到马车上去,若是反抗就把她绑了,酒记得端上来,再多备一个酒杯。”

    木梯吱吱嘎嘎响了一阵儿,问儿在下面吵闹一阵,声音陡然消失,阮妙菱在心底叹了一声。

    仇大千把酒壶和酒杯端进来,老妪颤巍巍捧上一座多枝烛灯,灯盘上的蜜蜡一支一支慢慢燃起来,多枝烛灯的全貌渐渐清晰,竟然是阮妙菱在平阳做的“百花温酒盏”!

    江采芙缓缓说道“把绣屏扯了罢,既是要道歉,总要当面说才有诚意。”

    她的声音就像古井里的水,风吹不进去,千万年都翻不起一点涟漪,阮妙菱没由来的心里一阵抽痛。

    她阮妙菱真是罪孽深重,不可原谅!

    老妪和绿意两人气力不足,黄霸和仇大千便进来将绣屏移出去,屋内霎时宽敞不少,烛火依旧昏黄,却足以把两边人的样貌照得清楚明白。

    “当年我不分青红皂白污蔑江小姐,使得江小姐在京城难以立足,举家远迁至聊城,我不求你原谅我这愚蠢的过错,但希望你能给我弥补的机会。”

    江采芙眼里有了点神采,“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打算怎样弥补?”

    阮妙菱抬起头,直视江采芙的眼睛,没有从那双眼睛里瞧出任何情绪……她真是该死,如果那件事从未发生过,兴许江采芙会和卿池一样无忧无虑的活在父母的娇宠下,嫁一位温柔体贴才干不错的丈夫,生儿育女,和丈夫白头偕老,子孙绕膝。

    这一切都是她打破的,理应由她圆回来。

    “我会替江小姐澄清一切莫须有的罪名,让徐冉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我,江小姐想怎么处置,悉听尊意。”

    江采芙看向江逾白,有意询问他的意见,却发现他目光凝滞,震惊地盯着对面的阮妙菱。

    “二哥哥?”

    阮妙菱膝盖下传来刺痛,咬牙忍住,看向江逾白面色不变。

    “呵,是你!”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