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世宦 第二百七十七章:婚事上作梗

作者:也耳字数:更新时间:

    【完本神站】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wanbentxt.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阮妙菱睁眼空空的望着帐顶,江逾白那想要掐死她,却左右为难的眼神一直在她脑子里绕啊绕。

    她努力拍散了,散了后又会重新拼合,脑袋晕乎乎的,心里像架着一堆烧得很旺的柴火,她烦躁地踢了几脚锦被。

    问儿听见响声,拍了拍伏在桌上写字的丫鬟,“你来。”

    “小姐可是醒了?”问儿打起帐帘,见阮妙菱眼睛下一片青黑,惊了下。

    她也不知昨夜小姐在楼上阁子内和江小姐说了些什么话,又定了什么规矩,最后两边和和气气地散了,安远侯世子和江小姐倒不曾为难小姐。

    被问儿扶起来,阮妙菱瞥见帘外立着一个身姿秀美的丫鬟,不禁好奇,她的屋子平时除了清扫丫鬟,旁人不敢随意进入的。

    “帘外站的什么人?”阮妙菱漱完口问道。

    问儿转身朝那丫鬟招手,“这么久不见,连话都不会讲了不成,还不进来见一见小姐,没良心的小妮子!”

    丫鬟拨开帘子迈过门槛进来,阮妙菱细细盯着她的鞋面看,上面绣了两只粉白兔子,藏在裙下忽隐忽现,走动起来,两只兔子像是活了一般在蹦跳。

    “小姐,兔月回来了!”扑通跪地。

    阮妙菱一惊,连忙下炕趿鞋取扶她,盯着丫鬟的脸打量了好一会儿,从眉眼间依稀认出她是兔月,长得这样高了,小胖手也变得修长了。

    兔月眼角吊着两滴泪珠,倔强地不肯掉下来,阮妙菱笑着替她擦去,“是不是在汝阳学业未进被先生赶出学堂,才跑到我这里哭来了?”

    “才不是呢,小姐真会煞风景,奴婢都哭不出来了……”

    兔月嘟嘴抹了抹眼睛,扶阮妙菱到炕上坐下,自己则占了炕沿的一小块地方,也不像从前那样没规没矩的随意坐。

    “看来学堂老先生不但教你识字做学问,就连规矩也一并教了,可喜可贺,小姐这银子没白花。”问儿挑了衣裳给阮妙菱穿上,跪坐在炕上给阮妙菱梳头。

    兔月憨憨笑了笑,即使她长大了些,心里也一直敬着问儿姐姐的,便没有回嘴,拉着阮妙菱说道“学堂先生哪里知道咱们府里的规矩,这些都是香巧姐姐教我的!”

    阮妙菱回头从问儿捧着的盒中随意点了支簪子,喝了口茶才问道“香巧在平阳,你怎么会遇上她?”

    “是香巧姐姐特意来汝阳,我才知道她如今已经成了平阳守备谢大人的夫人,这事还是徐二公子允的。不过,香巧姐姐嘱咐暂时不要声张,她去看我是瞒着谢大人的。”

    阮妙菱瞥了眼垂头不说话的问儿,“你知道,却瞒了下来?”

    “奴婢本要和小姐说的,可是徐二公子不准,说香巧既然是他买的,何去何从自然由他做主……谁若是想干预,得先看他允不允许……还有,徐二公子也知道了小姐当初让香巧去他身边的用意,不过徐二公子说既往不咎,奴婢这才一直瞒着小姐。”

    问儿抬头看了眼阮妙菱的神色,其实香巧跟了谁,一定是徐元说了算,小姐当真不便插手。

    香巧从令阳长公主府里镀了金出来,要嫁人不至于差到哪里去,而且香巧有心思有胆量,就算徐元为了挣前程把她许给高门户做妾,她一样有法子逃离火坑。

    问儿扪心自问,自己和兔月两个加起来也没有香巧这一份胆量的。

    兔月见问儿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显然是担心因为隐瞒让小姐不高兴,忙打岔道“香巧姐姐托奴婢给小姐捎句话,她在平阳一切都好,谢敏大人明面上是李大人阵营的人,实则和贺芳年一样。”

    阮妙菱并没有责怪问儿知情不报的想法。

    香巧是徐元买去的,他没有给香巧安排一份需要上刀山下火海的差事,阮妙菱就已经心存感激了,怎么会对徐元心存怨怼。

    阮妙菱问兔月在汝阳都学了什么,让人准备笔墨打算考一考她。

    “诗词歌赋这些奴婢不想学,便求先生只教我识字,然后跟着先生的儿子学做账,算是小有所成!”

    三个人在炕上嬉嬉闹闹了一上午,用过午饭,阮妙菱因为晚上没睡安稳,比平时早困,便仰面歪在炕上小憩。

    问儿和兔月两人许久不见,挤在檐下写写画画,润香急急忙忙从门外进来,往屋里看了一眼,低声问道“小姐睡着呢?”

    问儿点头,“昨儿晚上睡不安稳,恐怕要多睡一会儿,哦,这是兔月,去年你们只见过一面,恐怕也不认识了。”

    兔月立即起身朝润香屈了下膝,“润香姐姐好!”

    润香拉着兔月欣赏了一会儿,依稀记得年前见兔月还是个没长个儿的小丫头,转眼就成了标致的姑娘,把腕上的金镯子褪下来塞到她手里。

    “别推辞,这是夫人赏赐的,我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就收着吧。”

    兔月谢过,问儿拉她一齐坐在栏杆上,“你方才急急忙忙跑过来,有急事找小姐?”

    “方才东方先生过来给夫人诊脉,我在旁边伺候,才得知宫里给小姐寻的亲事已经有着落了!”

    兔月还不知道这事,懵懵懂懂看着问儿着急地拉着润香问话,“夫人都还没过目呢,这么快就定下来,小姐要是不喜欢呢,这不是害了小姐嘛!”

    润香叹了口气,“眼下除了家里人,谁还会关心小姐的心意?听东方先生说这是因为崔贵妃频频在皇上跟前提起,皇上又在病中,被念的心烦了就任凭崔贵妃做主了。”

    “皇后娘娘身为后宫之主,崔贵妃闹出这么大的工作,难道没有出面阻拦?”

    “拦是拦了,没成……你们知道崔贵妃拿什么狠话堵了皇后娘娘的嘴吗?”

    问儿想了想,试探问道“无所出?”

    润香无奈点头,“正是这个。”

    兔月道“说到底皇后娘娘也是个悲惨的,李大人在这个时候非但没有站在她那一边,反而跟着崔贵妃一块儿落井下石。早知道有这一天,当初干嘛要费了姥姥劲儿把皇后娘娘往宫里送?”

    。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